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郝娜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郝娜娜 > 正文

郝娜娜 /

一滴泪的约定

作者:郝娜娜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泰戈尔说,泰姬陵是“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一滴泪铸成永恒,将爱永远珍藏。

我是阿姬曼,你叫沙贾汗。

花落半城殇,相爱念过往。又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傍晚,夕阳映衬下的血色弥漫,你我同骑一匹战马,你许诺,“一生只爱我一人。”我多想再在你怀里停留片刻,看着我们的膝下儿女成群,尽享天伦。但是,我得走了。

埋葬后的千年里,回忆尚无休止,它早已浸透每寸肌肤,由不得心来做主。

如果还有一次邂逅,多希望,你还是那位懵懂的少年,我还是那位羞涩的少女,我们再次许下相守白头的誓言。

时光将你卷入战火,我心甘情愿时刻陪伴着你。你羡慕尘埃的平凡,渺小却有着自己的欢乐。你停下了错乱的脚步,站在原点回望着走过的战马纷飞,你没有哭也没有笑,你只是呆呆地喃了句,你是我的幸福。

山有木兮情何依,红袖起舞独自忆;绮丽江水东自起,发绡尚有余灵犀;风花雪月痛淋漓,烛残血泪绣帕祁;落花散尽任飘离,流亡天涯怎寻觅?

多想牵着你的手,告别夕阳下的血泊;择一城,与你白首;任流水东去,静看月散云舒。

然,我还是得走了,躯体还是在你的怀里冷却了。尽管你的胸怀是温暖的,但是当血液不再流动时,躯体还是不由地慢慢冰冷。人走的时候,总是不舍的,我只是流下一滴泪,与你告别。

轻轻地,你拭去我脸上的泪滴;缓缓地,你为我合上衣襟;静静地,我为你守候每一晚的星辰。我去了另一个地方,但是从没忘记爱你。

向时光祈愿,给予你我再相遇的缘分。

时光漫长里,你只是呆呆地望着我的陵寝,就在对面,你在阿格拉堡,那个城堡窗口上的影子,是你吧?肯定是的。

那是一个温和的晚上,我们相约,在梦里相遇,窗外的风叨念着我的思念,羞月终归还是怜悯我的似水情长。

后来,我们的棺木被放在一起,它们紧紧相依。我知道,你极喜对称之美,我的陵寝,小到壁雕,大到整个陵墓建筑群,唯有棺木这一处,不是半半相对,我们相守着,震撼了所有爱情;你用无尽不可数的白色大理石为陵墓装点,你知道的,那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从此,我们共度每个琉璃梦。梦里,我不再是莫卧儿王朝的王后,只是你的妻子,你最爱的女人,而你也不是国王,只是我的丈夫,我的一生挚爱。

我听到了,你在呼喊我的名字,诺大的草原,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赛着马,奔向远方,你时不时回头望着我。等夕阳落下余晖,我们策马而归,回到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柴米油盐。最简单地,不过是一间房,两个人。

碎月花殇情犹长,惊魂千丝空惆怅;无奈怎堪梦一场,舒卷散去自思量;自思量,亦难忘!

思慕清泪鬓如霜,书目万卷沁入肠;红尘辗转心如狂,竟看世事皆无常;皆无常,难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