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郝娜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郝娜娜 > 正文

郝娜娜 /

雪化了

作者:郝娜娜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当巨大的铁怪兽张开钢牙将村头的那片庄稼席卷,北方的寒风正氤氲而来,没多久,当黑色的幕布为小村装点丝丝神秘的无人夜间,无人的夜里,大雪静悄悄地漫盖了整座山头。太阳在天空撕开一道口子,附着在乡亲们房前屋后的小冰晶开始折射五彩的光;人们开始谋划新的一天,他们套上厚外套,把双手钻在两只厚实的袖子里,嘴边还不停地冒着热气儿······

雪接连下了两三天,人们每次出行,大雪就追着跑来将每只破坏“雪白”的深深浅浅的脚印抹平,它妄图遮掩雪下的生灵,然而它盖住了生命吗?不,它从来都盖不住雪下的呼吸。雪花不服输地在夜间偷袭,雪司令派遣出千军万马,村庄在夜间无法探清敌情的情况下,采取“按兵不动”的机智战略,然而每个清晨,村里都会有一场激烈的反击战。每家的烟囱都是炮口,深藏不露的炮手在根据地将火苗点燃,以高热的生活态度为根本动力。正是这抹对生活、对生命的狂热才让村庄有了“呼吸”!

太阳按时上班,让人们在寒冷充斥着的生活里更有底气。小学门口,包子馒头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各类粥在锅里不停地咕噜作响。爸爸步行将妹妹送至校园,然后目送她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进教室。按姨妈的话讲,爸爸是一位“贤夫良父”,了解爸爸的人一直都以“三好丈夫”为他作颁奖词。按理说,爸爸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我应该感到骄傲才是,然而在短暂得意后,我发觉自己已陷入困局。为什么呢?

因为我喜欢和别人比爸爸,作为爸爸的经纪人,我为他的角色定位过于牢固而担忧,他很难实现“跨界”。很长一段时间,我眼中爸爸的闪光点,都离不开“丈夫和父亲”这两个角色,终于有一天,爸爸转型成功了,我为爸爸的大善而骄傲!他在冰雪占领的路上脱下了厚外套,打造了新的“铁汉”形象。

厚厚的雪漫天无缝地盖着大地,宿在路边的老奶奶肯定很希望它能变成棉被吧。爸爸将她从煤堆旁边抱回来,回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几近僵硬,爸爸的厚外套裹着的身体竟像一块干木头。爸爸的拌汤几乎在冬日里的每个清晨都会上桌,在这碗拌汤让老奶奶的身体苏醒过来之前,我已经和爸爸谈判过很多次——换个早餐款式。醒来的老太太让全家人实打实地捏了一把汗,老奶奶患有精神失常,她不记得自己的家,也忘了自己的儿女,这可怎么办呢?接下来的几天里,邻居们纷纷自发地来我们家,记录关于老奶奶的线索,发动了几乎整个村庄的“传媒力量”帮老太太寻找家人,我们家的小院一度成为妇女爷们饭后的集结点。

几天后,还是没能为老奶奶找到家人,有的人开始“追本溯源”,他怎么敢抱几乎快冻死的老奶奶回家,就不担心万一出了问题会遇到讹诈?好吧,这确实是个比较恐怖的问题,因为和生命相关。我终于忍不住问爸爸,爸爸丝毫没有迟疑就回答了我,难道就让她在路边的寒冷里告别一生吗?我顿时对爸爸更肃然起敬了。幸运的是,老奶奶在爸爸和妈妈的精心照料下可以下床走动了。三天后,我对村里的传媒力量感动叹服,村民们帮老奶奶找到了家人,她可以回家了。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太阳慢慢消融着路边的积雪,小院进来一辆车把老奶奶接走了。老奶奶的儿女提着一堆礼品,爸爸和妈妈果断地谢绝了,妈妈还说了一句让我终身受用的话:邻里间,谁有难,互相帮衬再自然不过。我想,这就是我们不种地却经常不用买蔬菜的缘由。

雪就要消融尽了,燕子又重新光顾我们家的屋檐,比起冬天走的时候,他们的家族明显更兴旺了些,您之前帮他们搭的窝略小了些,后来,我和弟弟妹妹开始学着为他们添置一间新房。

雪化了,燕子在村里的营地多了起来,因为燕子窝很多很温馨,爱用最简单的方式传承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