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郝娜娜

当前位置: 首页 > 郝娜娜 > 正文

郝娜娜 /

读《岛上书店》有感

作者:郝娜娜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乘坐睡梦号的大船,在潜意识的海里冲浪,辽阔海面,传来美人鱼的乐声,正如很多影片里那样,我跳船了……
     书海遨游,遇见同俗日不一般的美轮美奂。比起曾经会在海里呛水(看俗不可耐的固化模板小说),现在已经是水性相对不错的优良水手(在优秀文学里吸食营养)。
 海是那样辽阔,在我跳入的一瞬,美人鱼向我亲近,然后她在我怀里变成了“泡沫”,她不能与人类身体碰触,我问她,为什么以永生为代价换一个拥抱,值得吗?她说,比起温暖的怀抱,永生又算得了什么!我在海里哭泣,海水残酷地夺取我所有泪水,滋养着它的辽阔,实在没有力气游泳了,就随水面漂浮吧!我的身体在一座小岛登陆了,热情的居民告诉我,这里是“艾丽丝岛”!
      大自然帮我选的岛屿,果然是最好的,就在这里定居吧。为了让这片海臣服于我,我选择做一位船夫,告诉来往的乘客,不要落泪,不要让海水抢走你的泪水,如果它越来越宽,它会阻碍情人会面!
 为了生计,在旅游旺季,我会做一名导游,接对岸的游客登上艾丽丝岛,与他们一同欣赏这座偏僻神秘的小岛。岛上只有一家书店,名为“岛上书店”,挤在街道夹缝里的它,是一处重要景点。“小岛书店;1999年迄今艾丽丝岛唯一一家优质文学内容提供者;无人为孤岛,一书一世界。”招牌挂在一幢维多利亚风格的紫色小屋的前廊上,已经褪色,不留意还真找不到。喜欢看书的我,是店里的常客,与其说我是一个书虫,不如说我是一个侦探迷,根据人们的只言片语与自身的敏锐观察,我推导出了书店老板与貌美妻子的整个故事。

A.J的古怪是从妻子车祸意外离世开始的,他爱上了宿醉,在虚幻里遇见鬼妻。爱书的他开始怀疑自己不想继续书店老板的行业,他反感一切。他以无礼的方式对待前来洽谈的出版社销售代表阿米莉娅,却在她走后,用体力活和酒麻痹自己。他拿着割纸箱的刀,把装书的箱子折叠起来,不停地重复“用刀割,压平,摞起来”,又去烧牛肉,边上烫嘴,中间未熟,他干脆将盘扔去墙上,在错乱中打开保险玻璃箱,丢失了他想着未来倚靠的“老本”——《帖木儿》。

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不管弄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不得不自己清理。不,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没人在乎你是否心烦意乱。所有的一切变得杂乱无章,他没必要锁门,因为没有值得偷的藏品,确实,他什么都没有丢,还多了一个可爱聪明的女儿——玛雅。

玛雅的母亲生活困窘,只想在自杀前为女儿寻得世界上最好的去处,便将她丢弃在书店。A.J对突发情况出于本能的抗拒,朝警察局走去,却在平静后决定只带两天,等周一解决这件麻烦事。他没有喜欢过孩子,也没有照顾过孩子,他在谷歌上搜素“育儿”,如何为女童洗澡不算变态等等,他变成了细致的父亲角色,玛雅感受到了温暖,她不停地叫着“爱你、爱你”。或许是触到A.J心底的柔软,但尽管如此,他仍然不断强调,我没法养小孩。

星期一,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来了,A.J变得多舌,他担心玛雅不能找到好人家,他把玛雅抱的更紧了,心更近,冰就融化了。就这样,玛雅在书店长大,A.J为他培养了一个妙不可言的书呆子而感到开心。A.J活过来了,带着一颗年轻的怦怦跳的心。

他的心焕发生机,随之来的是爱情,他羞涩地触碰爱情,与第一次见面就造成尴尬的销售代表阿米莉娅,开始嬉笑调侃。他的阅读类目也充满了甜蜜浪漫的色彩。

A.J和阿米莉娅的住处隔着这片海,就是我当差的这片海,他们让我领略了爱。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赶路。有一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我们不是我们所收集的、得到的、所读的东西,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是爱,我们所爱的事物,我们所爱的人。

我在苏醒号的客船醒来,想起来原来我是大自然邀请来参加宴席的,只是在旅途打了个盹。

一书一世界,一木一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