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邱妤婕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国人魂灵的唤醒者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国人魂灵的唤醒者


中华民族的近代,是一个蒙尘的时代。然而正是在这个蒙了尘的时代,诞生了中华民族无数令人骄傲的英雄。鲁迅就出生在一个这样的时代。

他于1881年9月25日诞生在浙江绍兴。这时上距鸦片战争爆发四十一年,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十七年。而自从他来到人间,就跟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一起,过早的承担着时代的忧患。

鲁迅的生涯是充满着波折的,从旧学而新学,从海军,陆矿而东渡日本学医,紧接着认为压住国家强大的并不是国人的体魄而是国人内心深处的劣根性,转而弃医从文,翻译小说不售,回国担任教师、督学,到投身教育部做公务员。

鲁迅学新学是认为旧学不足以救国,学医是觉得实业不足以救国,从文则是想用笔唤醒国人麻痹的神经,做老师是觉得可以通过教育救国。在现实面前屡战屡败地鲁迅有所灰心了,他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到以为对得起他们么?”钱玄同却对他说:“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就在这节骨眼上,钱玄同唤醒了鲁迅,唤醒了鲁迅继续唤醒中国人的希望。

阿Q这个不朽的人物形象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阿Q的形象在鲁迅的心中酝酿了长达两年,一个打杂的短工,赤背,赤脚,黄辫子,厚嘴唇,头戴一顶黑色的半圆形的毡帽,那帽边翻起一寸多高。他有农民的质朴,愚蠢,但也沾了些游手之徒的狡猾。他对一切新鲜事物都看不惯,甚至看到学生穿黑色袜子都火冒三丈,认为一定是“新党”。他爱小偷小摸,并且将偷来的东西变卖。他也有过恋爱,而他的恋爱却是在讥讽与悲剧中很快结束。他爱跟人打架,但总是吃亏,虽然脸上一块青一块肿却不以为意,还骂的起劲。

Q性格的核心便是“精神胜利法”。他喜欢炫耀“先前我比你们都阔多了”,到处宣扬自己和赵太爷是本家,却落得个被揍得下场。明明被人揪住了黄辫子在墙上碰了几个响头,却又总说是被儿子打了来自宽自解。他被人抢走了偶尔赌赢的钱还挨了一顿乱打,于是抽自己两个耳光似乎打人的是自己,挨打的是别人。这样的自我分裂自我催眠在他看来是一种精神的宽慰,自轻自贱便是阿Q精神胜利的武器使他久久陶醉。

革命中的阿Q,所承袭的道德人格丝毫未被摧毁。赵太爷称他为‘老Q’他毫无反应直至叫他‘阿Q’他才站起来,这说明无论怎样在他的骨子里他仍旧是一个奴隶。而他所谓的革命从投降到盘起辫子到投靠革命党人“假洋鬼子”,都丝毫没有自我的觉醒。他的自我意识远未形成,精神优胜仍旧主宰着他。就算是在行刑路上,他还“无师自通”的说出半句:“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时,人丛中发出的是“豺狼嗥叫”一般的喝彩声。就算革命,也丝毫没有改变阿Q的灵魂,唤醒阿Q的意识。

Q究竟是谁?

他大概就是国人沉默的魂灵罢。

那个时代的国人的魂灵在混乱以及战火纷飞中默默地生长,萎黄,枯死,就像压在大石底下地小草一般。阿Q的形象既是对中国民众病态性格的深广概括也是现代中国革命的真实写照。

鲁迅想要勾画出这样的魂灵,目的,更是要重铸国人的魂灵。

鲁迅先生口中那铁屋也终究在阿Q的出世现了更多些的裂缝。他也始终在为着唤醒国人的魂灵而创造着一系列诸如阿Q的人物形象。

大抵他就是这样的鲁迅,为摧毁钳制国人的铁屋而奉献终身的国人魂灵的唤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