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邱妤婕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且以永日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20-02-20浏览次数:

且以永日

坚持写作到今天,你一定很辛苦吧。

忘记了对写作的执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在这个无时无刻不充斥着焦虑和嘈杂的城市里,写作似乎是不多的能让人看平静的方式。

我会在雨天因为阳台上不干的衣服和溅在裤腿上的泥渍而写作,也会因为一个失眠夜晚的意识流动而写作。有些时候,写作就像是与生俱来,大脑像是一个装入各种不同的词汇和想法的容器一样。

而更多的时候,写作似乎是一种逼迫,逼迫自己生产出不同的人物和故事,逼迫自己在没有灵感的日子里让文字开花结果。

曾经看过一本书,作者在书中将那些没有灵感的日子比作种子还未突破土壤而埋藏于地下的那段幽暗岁月,那其中的无助和煎熬只有写作者本身才懂得。而读者看到的却只有种子破土而出鲜花绽放时的绚烂,而除却那些可以称之为经典的文字外,更多的作品就像空中爆炸开的烟花,在天空化作彩色星辰般的碎光,再在一片寂静中缓缓落下。侥幸会有读者将其拿出来反复阅读,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多数的文字都会在时间的洪流中消逝仅存于作者孤寂的灵魂里。

每一个写作者一定会经历的,就是那样一段灵感缺失,“写不出来”的岁月。把自己关在宿舍的床帘里希望能够被灵感稍稍眷顾却在一个下午过去后删掉了自己写的仅有的几百字,在失眠的夜里打开word 却发现自己连标题也想不出。交稿的日期在不断地逼近,自己却铆足了劲也无法写出满意的文字,有时花一个晚上写出了几千字又不得不删掉重来。

可是当一篇花费了自己极大的心血写出的满意作品诞生时的那种充实和满足是任何肉体上的欢愉都无可比拟的。因此我将写作称作我的“且以永日”。

“且以永日”这一句话出自《诗经•山有枢》,大意是且用它来寻求欢喜。

也许对于大多数的写作者来说文字都是“且以永日”的一种方式。

于我而言,比起塑造人物和故事,我更爱写散文,写散文写的最多的便是有关我的生活。有关旅行,家人,阅读,爱情,意识与人生观等等等等。把这些文字写给自己,以此作为一种思省,记录,整理,清洗。当这篇文章完成后,它就会藏在电脑文件夹深处,我会开始写下一篇文章。或许在某个特殊的时刻,我会丝毫不差地回忆起这篇文章的若干细节,他们是一些被打包起来的行李,搁置在某个角落。

我更愿意相信每一个写作者都是怀着一颗赤诚且火热的心去对待眼前这一些词语字句的。因为每一个人的写作或多或少都存在和来源于生活。欧阳江河老师曾在一场讲座中谈到写作与生活,他说“所有的文字都来自于你内心的黑暗处,疼痛处,别扭处,转折处,被蚊子咬得奇痒处,就在你的生活里,你的当下。”写作最珍贵的便是深埋,浸润在文字内里的某些有关生活的态度,我经常会在一些作者的文字里似乎找到自己的影子,读她的故事就像读到了自己,好像此刻的我正存在于她的文字之中。因此我认为用心写出来的文字都是带有灵性和生机的。

作为一个普通的热爱文字的大学生,我的写作经验好像是慢慢积累和成长的,我并非是天赋不凡的人,因此总会用一些挑剔的眼光去审视曾经的某些作品而它们却是我一路走来的铺路石。

世间的事物总是在变化,包括我对文字。曾经总喜欢把写的东西给很多人看,想听见那些略带些虚伪的夸赞。现如今,我不奢求别人对我作品的理解,也不渴望听见礼貌性的夸赞,写作成了对自己的慰藉。庆山曾在书中写过:“通常,一个写作者的作品,如果被大量广泛地推动,就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人,才会真正去试图了解它们说了什么。作品被读者以各种方式各种层面去解读,是一种孤独。被剧烈地夸赞,剧烈地攻击,也是一种孤独。跟风的人很多,对他人口唇刻毒的人很多。写作者会被当作大众娱乐对象,当作大众心目中被幻化出来的偶像。但人们所夸赞的,不过是一个幻象。所攻击的,也不过是一个幻象。”因此我的文字便都是写给我自己看的,我不愿被“指手画脚”“评头论足”也不愿自己的文字被当作阅读理解,那是我所有情绪的聚集,是我一切悲喜的缩影,它只有我懂,也只懂得我。

坚持写作到今天,我依旧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