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朱欣怡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欣怡 > 正文

朱欣怡 /

逝去的“朋友”

作者:朱欣怡发表时间:2020-05-10浏览次数:


阳春三月,天空逐渐开始放晴,驱散了冬日残留着的阴霾,预兆着光明的慢慢来临......

年前新买的小摩托还未派上用处,仍终日尘封在阴暗的仓库中。这日,久未露面的太阳公公正式“复工”,唤醒了我蠢蠢欲动的心。我随即将小摩托从仓库中解放出来,仔细清洗一遍,便又感受到了刚买时的那种悸动。佩戴好口罩,便骑上心爱的小摩托,迎着微风,跟随心底,奔向了那片我魂牵梦萦的油菜花海。

离她越来越近,思绪却越飞越远......

记忆中的花海,是绿油油的,也是黄橙橙的。花瓣上经常残留着早晨的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点一点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2016年,是我第一次见她。

那年,是我初次来到这座陌生的南方小城,而这片花海,与我的新学校仅隔着一条马路。新同学总是让人充满好奇的,但我却不喜他人过分的关注,只能远离人群,独自一人坐在围栏旁,望着栏外那片闪烁着金黄色光芒的花海。她摇曳着婀娜的身姿,似乎在向我招手,欢迎着初来乍到的我。于是,她成为了我来到这后的第一个朋友。

我的生活因为这片花海慢慢变得明朗、幸福起来,也逐渐遗忘掉了初来时的不安与难堪。我习惯了靠窗而坐,朝着花海的方向,诉说着懵懂的心事。那一件件无人言说的心事,有关学习、有关亲情、有关爱情的,她都静静地倾听着......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高三时,家人为了方便我学习,在校外租住了一间小屋。我离花海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不再只是远远的望着,而是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她,我依偎在她身旁,迎着阳光,幻想着未来。我在想,我一定不要报很远的学校,我在想,如果我离开了,她怎么办......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是我怎么都没预料到的。

事实证明,就算我没离开,我也保护不了她。高考结束后,学校周围开始大兴土木,扬言要新建一批学区房。我无法去争斗,亦没有能力去阻止,只能远远地望着她,望着她被高大威猛的机器连根拔起。一切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模样,只有我知道,我还是我,而花海却要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崭新的楼房......

我们常常在倡导要和大自然做“朋友”,可是我们如今所得的这一切,何尝不是牺牲“朋友”而换来的?我们从“朋友”那获得着数不尽的资源,接受着“朋友”的滋养,可是却做着伤害他们的事。如果可以,我们的脚步是否可以慢些,等等那些饱经蹉跎的“朋友”?

2018年盛夏,她走了,而我也离开了。

来到大城市后,我依旧认生、依旧孤独、依旧喜欢靠窗坐,但却没了远望的习惯。如今的窗外和远方,存在着的只是一座座耸立的高楼。我还是会不时地想起那位“朋友”,想起她的枝叶在春风中摇曳的模样,想起她对我招的手,想起花瓣上晶莹露珠散发出的光芒......大学中的朋友也喜欢在清闲时,跑到郊外,欣赏一片片花海,然而,我却对此了无兴趣。顾城在诗中写道:“你说你不爱种花,因为害怕看见花一片片凋落,所以为了避免一切的结束,你拒绝了所有的开始”。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因为害怕再次失去,所以避免了再次拥有......

2020年初春,我回来了,她却再也回不来。

学校周围拔地而起的高楼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回到了这片土地,以一位老友的姿态,走进了新建成的小区,各处栽种着名贵的花草,被人们精心照耀着,却没人记得曾经生长在徜徉土地的油菜花海,所见之处皆是“爱护花草,从我做起”的标语,却没人在乎油菜花海所受的伤害。我曾经深深爱着的“朋友”,如今却再也回不来了。我想她会化作精灵,默默地守护着这片人类和自然的共存之地,她会铭记这片土地的养育之恩,也会守护新生存在这的兄弟姐妹......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大工业化时代已然逝去,人类更需要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不管是对待动物还是植物,只要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就请少一些伤害,多一些关爱,不要让欲望蒙蔽我们的双眼,不要让我们的眼里只剩下杀戮,不要让我们的“朋友”拥有的只是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