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吴梦缘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梦缘 > 正文

吴梦缘 /

大冰《孩子》

作者:吴梦缘发表时间:2020-02-20浏览次数:

大冰《小孩》

故事简介:瓶罐小时辍学,后来与朋友一起喜欢上了音乐,姻缘巧合下与大冰认识,并且遇上了一个老教授,去南方艺术学院学音乐。学完之后却放弃了座椅了音乐人,回到了家乡种茶叶。

在大冰的这个小故事中我想到了:

刚开始从“就是因为遥远才要说啊,就是因为陌生才不说不行,趁着瘴气未起,趁着戾气未生,趁着尚未固化,尚未封闭,趁着尚有尚可平视的眼睛”让我想到时光匆匆,韶华易逝,我们的脚步、我们的目标要及时做,我们的人生要牢牢掌握。我在这个故事里面看到的是瓶罐的一生,不是那种前半生苦中做甜,但是却是勤勤恳恳,为家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在没有看到后面剧情时,我以为他因家庭辍学后会很努力,甚至到后面能做到富富贵贵;但是我看到的他任然走了很多的其他偏路,他也曾想过他的朋友看到他贫穷的家庭会帮助他,他想过他可以做一个音乐人,后来他却放下了这些的执念,回到家乡,守护家乡那一寸土地,带领家乡人向前走。

我们平凡人也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就像人生一样,永远不可能复制粘贴,别人的路再怎么光亮繁华,那条路都不会是合适我的,我们不可能走出与某一个人一模一样的路。瓶罐的朋友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艺人”,在他当时看来,他的朋友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人生,他们一起在音乐的路上行走,一起玩耍。只是后来他的朋友似乎已经完成了自己想要的或者说做不到了,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离开”了。他们之前一起说过“要一起去南方艺术学校”,后来只剩瓶罐一人,但是这个执念瓶罐一直记着。我们每个人都是群居动物,我们都会有朋友,或多或少,可能有人比你优秀;有人比你有钱;有人既优秀又有钱。可是只要我们向完美的自己努力,我们就不会停留。

再说瓶罐,后来他遇到了贵人,得到了去南方艺术学校上学的机会,完成了所有课程,完成了他和他朋友当初的执念。他完全可以从此做一个音乐人,但是他选择了回家。回去陪伴着家乡的“朋友”,去看家乡的云,家乡的寸寸土地。他在高山上种了茶树,虽然茶树可能要经历低温,要经历流淌的雪水,但是这样的茶才最美味,不是吗?正如他人一样,沉淀着人生中的每一丝苦痛,得到的是茶香中的每一寸净土。高山上的茶树,不比松柏,但每一年的清明时茶,均是生机的代表。它用一年的四分之三苦涩沉淀,四分之一的雪水香甜,构成了独特的茶。一方水土一方茶,一份茶香一地人。

也许我以后再也记不住瓶罐这个名字,但我却懂他的人生;

也许我不在记得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但是每一个善意的人都有他在我心中的灵魂;

也许以后的以后我不在记得这个故事、这本书,但我记住了他的信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每一个故事都有它的故事性,生活中的真实人真实事是故事性的一部分,亦是故事中的一部分。

别人与我眼中的大冰:

作家很多,野生作家只有一个。写书人很多,以说书的方式写书的只有一个。有故事的人,会讲故事的人,他能把故事讲得让人含笑流泪的人。

他在讲好小孩、坏小孩、倔小孩、傻小孩、疯小孩、老小孩、穷小孩、苦小孩……赤子之心的小孩,自度度人的小孩。他也像个小孩,就像一个只知道自己世界的小孩。掘阅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在普普通通的一生中发出那些普普通通的微光。掘阅并记录那些曾经路过我生命的,五光十色的小孩。

若你读了,也读懂了的话,就会明白那些嬉笑怒骂、狂放不羁的故事背后,伏藏着多么金贵的东西。披沙沥金,只为捧给你看人世间足赤的善意与真情。

拿起话筒当过主持人,拿起手鼓是个鼓手,拿起酒瓶便是个酒吧老板,拿起笔便成了作者。他的素材多,他的故事多,因为他有生活。他像个孩子一样拥抱着生活、体验着人世间,边体验边平衡,边平衡边平视,身体力行着他所倡导的“平行世界,多元生活”。他做到了他想要去做的一些事,他有着说走就走的决心与勇气,而我做不到,也不敢做。我能做的只是看着那些畅想我与“他”能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