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娉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娉 > 正文

王娉 /

花枝春野

作者:王娉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花枝春野

还未入春时,寒风凄雨,因为疫情的原因,形势也不容乐观,只好日日围着火炉。开春后,日子一天比一天明朗,百无聊赖,只待春花烂漫,便可出门踏青,想来一路俱是看花人。

二月伊始,天气时晴,下过几场雨,草色一日胜过一日,等到三月里,田野里草结上了穗子,春花便先后赶趟了。

徒步几里,去镇上看油菜花,花田一片连着一片,连成一片花海。金黄色是乡下人民最喜欢的色彩,是喜悦,是丰收。远山凝翠,春烟似锦,静静漂浮在这一方水土。这时候是十字花科的天下,白菜开黄花,萝卜开白花或紫花,蜂飞蝶舞。远处依稀有三五绵羊低头吃草,偶尔传来一二黄牛的浅浅哞声,想来田野里夹杂着的紫云英已成为它们的囊中之物。

紫叶李一开,家家户户门前亦是一树一树的花开。若无桃李怎知春风,而梨花依旧寂寞地落成一树雪。月底樱花开时,正是少年出游时节。白色、粉色,单瓣、复瓣,密密缀了满树。等叶子渐渐覆盖枝干,便是花期将尽了。花瓣一片片飘落,零落一地心愿。此时木兰花泛粉,傲立枝头,清香弥漫。抬眼望去,背后是碧蓝天空,花朵在阳光下纯洁得近乎透明了。而鸢尾花含着紫色的花瓣,朦胧得像是一场梦,在细长的叶片中亭亭玉立。四月初,万花俱寂时,杜鹃开了,漫山遍野,一丛一丛,点燃苍山。布谷鸟仍在声声叫唤,千年前的故事仍在流传。

到了花朝节,是吃“地菜煮鸡蛋”的时候了,长大之后才分外感受到民俗里传承下来的美好心愿,似乎比小时候更期待这天了。地菜即荠菜,抽一长茎,顶白色花,乡间野地随处可见。“春在溪头荠菜花”,稼轩一阕词,无从揣摩他的心情,但折一枝花,春日读书却也是不负了。

谷雨已过,连绵的雨后终于放晴。金银花藤一天天蔓延开来,不知不觉中攒满了青涩花蕾。待覆盆子熟透时,一簇簇次第盛开,今天开过的慢慢凋谢,昨日还泛青的小小花苞明日便绽开瓣来,吐出嫩黄的花芯。清晨时纯白的花,暮色时染成浅金,摘上一篮饱满的花苞,夜里却悄悄开放,一室清香。采过花的手黏糊糊、甜蜜蜜的,心里的花香也绵绵软软。

“一生春色来不及都看遍”,趁春花未谢,去收藏下一整个春天。一个人也可以不负春光,不必和谁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