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娉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娉 > 正文

王娉 /

石头的重量

作者:王娉发表时间:2020-04-09浏览次数:

电影《寄生虫》中,充满了各种象征式的隐喻,石头作为其中一项重要道具,每次出现都处于情节发展的关键时刻,正如一条线索,将故事串联得恰到好处。

电影开始时,主人公一家生活在阴暗破旧的半地下室里,生活贫困,没有工作,只能靠为披萨店折纸盒挣取微薄的收入。在暗淡的生活中,儿子基宇的朋友敏赫突然到访,送来了一块装帧高档的山水石,说是可以带来财运和考运,这无疑给了一家人希望。随后,敏赫为基宇介绍了一份为富人家庭做家教的工作,这是主人公一家命运转变的开始,也是寄生的开始。

石头本没有意义,也没有什么不同,信或不信,都在于人本身。正如麦克白面对女巫的预言,也是在信与不信间走向了既定的命运。他内心的欲望被放大,成为一把匕首,指引他最终将其刺入国王的胸膛。石头也成为了基宇的欲望,他渴望财富,渴望过上上流阶级的生活,于是在欲望催使下,他选择了信。从他端详着石头,说道“这真的很有象征意义”开始,故事缓缓张开序幕。
正是借由做家教的机会,基宇一家打开了一扇接触上层生活的窗户,然后一个接着一个,排挤掉原本的司机和佣人,让自己一家成功寄生于富人——朴社长家。石头似乎真的为他们带来了财运,故事却在此时悄悄发生转折。

在雨夜,一家人围在富人家的客厅里纵情享受,感叹自己一家的幸运。对于自己的寄生行为,他们完全视为理所应当。正当他们沉浸在生活在这座房子中的美梦时,突然响起的门铃声似乎要将一切击碎。随着隐藏在这座房子的秘密被揭露,另一户寄生家庭浮出水面。寄生虫之间完全忽略共生,而是为了竞争相互争夺。基宇一家竭力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而在朴社长一家的突然返回面前,他们如同开灯时四处藏匿的虫子,灰溜溜地在大雨倾盆中返回那个将气味深刻烙印在他们身上的半地下室。家里因下雨早已被水淹没,在忙着抢救物品时,忽明忽暗的闪烁灯光下,那块代表财运的石头却浮了起来,出现在了基宇眼前。很难猜测此刻基宇的心情,但在洪水中,他最终抱紧了那块石头。当他们和其他人一起躺在体育馆临时避难时,当父亲和妹妹对他抱着石头的行为表示不解时,他却说:“是它在黏着我。”

石头的重量不过是欲望的重量,当欲望膨胀,人心也被吞噬。石头本是有重量的,却在洪水中浮出水面,如同在深夜匆忙奔逃的他们,所有的伪装在一场大雨冲刷下展露无遗,命运也暴露出它的本来面目。从基宇在雨中抱紧石头的那一刻起,他已被拉入欲望的洪水之中,再也无法回头。故事自此直转急下。

狼狈的雨夜与没有计划的计划,基宇最终带上那块石头,来到了生日会。看着庭院里其乐融融的和谐画面,他的内心充满了迷茫与无所适从。他渴望融入,但内心却怀疑自己与这样的生活格格不入。决定做出一个解决的他下楼走向了那个隐藏着秘密的地下室,却最终倒在了石头下,也因此错过了庭院里即将发生的一切。妹妹被杀,妈妈将烧烤刀刺向了行凶者,而爸爸在看到朴社长对气味的嫌弃之时,一直以来压抑在内心的对气味的敏感与自尊让他挥刀刺向了社长。两户寄生虫倒下了,宿主也倒下了,一切都发生了,倒下的石头也是他们一家无可挽回的财运与无法继续的寄生生活。

大结局时,一切尘埃落定,在看到父亲用摩斯密码写下的信后,基宇终于坦然放下了那块石头,放回水中的山水石和其他水底的石头似乎并无不同,就像回到了它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基宇也回到了自己正常的生活中,抛弃掉不切实际的欲望,决心通过个人的努力获得财富并买下那座房子,让父亲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出来。

欲望正如寄生于人体的虫,一步步将人逼向毁灭,最终自己也走向灭亡。当石头成为他内心的欲望,是放下还是放大,就在于个人选择的改变命运的方式。我们没有办法预测未来,但在最后一刻,石头成为了石头,基宇也成为了基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