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娉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娉 > 正文

王娉 /

​唱给女性的悲歌

作者:发表时间:2020-04-07浏览次数:

“那自以为幸福永久可靠而狂喜的凡人真是愚蠢啊!那厄运就像一个疯子东跳西跳的,谁也不能永远走远,全然不转变。”
很容易想到,战争从来不只是战士们的冲锋陷阵,每一个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悲哀。战争后失去父亲、丈夫、儿子、兄弟等亲人的女眷们,遑论幸福,而沦为俘虏的战败方女性更没有丝毫幸福的可能性,尤其在那妇女不过是男性附庸的社会,等待她们的只有命运的无情裁决。

故事正发生在遥远的荷马时代,在《特洛亚妇女》中,欧里庇得斯将悲剧的对象瞄准了女性群体,通过展现战争后特洛亚妇女们的命运来呈现悲情。作品围绕王室成员集中描述了她们的命运,无论是被献祭还是做奴隶抑或是“改嫁”,女性从来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作为王室成员尚且如比,那些连姓名也不曾留下的普通妇女的命运我们可想而知。


在剧中,欧里庇得斯刻画了个性鲜明迥异的妇女形象:严守自尊不愿为奴的波吕克塞娜,在海伦劝她换嫁衣时她横眉冷对,得知自己要被献祭,反而高声欢叹“我宁愿起也不总作奴隶”;容貌过人的海伦在此剧中被改编得有些不同,她的出场仿佛更加放荡,更无羞耻心,急于推卸自己的责任;而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答应嫁给皮洛斯安德洛玛克仍在自怨自哀;稳重坚强的赫卡柏在面对失去至亲的痛苦之时也始终难以接受,但她仍需带领家人继续面对生活……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性格。

在众多人物当中,最值得关注的还是海伦。诚然,海伦是自私的,这无可辩驳,但事实在于:难道海伦不自私就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从头到尾,海伦也不过是一个牺牲品罢了,无论她如何选择,该发生的也总会发生。赫卡柏把海伦当作自己作为受害者的加害者,可她有没有想过,那带走海伦引发战乱的帕里斯呢?美貌无罪,贪心有过,当她们指责海伦时可曾指责帕里斯的半分不是?那么在这场悲剧,根源人物难道如此轻易被忽视,而将莫大的罪名加诸一个弱女子身上?何其可笑,何其悲哀!当她们将矛头指向同为女性的海伦身上时,她们忽视了海伦本身也是一个受害者,包括她们,一起构成了男权社会的受害群体。女性被物化,成为权力、金钱一般可以被随易置换的物品,没有自主权,甚至她们自己也不曾想过争取自主权,而是沦为新的加害者。

没有人意识到悲剧的根源,也没有人的成为她们的依靠。在国破家亡之际,她们对于生与死,也无可选择。似乎不能更好,也不能更坏了。最终,只有妇女们的悲哀呻吟弥散在海风中,一直飘向那通往未知他乡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