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娉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娉 > 正文

王娉 /

西厢记

作者:王娉发表时间:2020-02-20浏览次数:

王娉《西厢记》续写

崔莺莺醒时,日头早已落了晌午,渐渐西沉,倒似带着些寒温,懒懒地挂在天边。

日光斜斜穿过一纸红纱窗,珠帘的影子打在漆木桌面上,不甚均匀。香炉里香料还未燃尽,氤氲了一室半明半暗。

耳边仍是鸟啼声,她紧了紧眉头,欲伸手扶额,复又缓缓张开眼帘,张量眼前软红床帏。脑子不甚清明,似魇在梦中还未清醒。

刚才的画面还在脑子里盘旋着,似真似假。她依稀记得那梦里,前半段是高堂红烛,喜气洋洋,自己与张生拜堂成亲,永结为好。后半段却急转直下,她随张生赶赴长安就任,原以为夫妻二人情投意合,一段佳缘,谁成想未过几年那张生竟嫌她年老色衰,生了二心……

她正想着,不知到底是在梦中还是梦外,一声“吱呀”,门徐徐推开。崔莺莺回过神,原是红娘走了进来。

房外梧桐叶铺了一地,普救寺秋景一日胜过一日,岁岁如常。

树影绰绰间,忽停了只鸟在梢头。只见这鸟扑棱了几下,一边叫唤着一边到处张望,复径直落了下来,在窗台边立住了,似被这房中话语声吸引,正凝神屏息听着。

“当年全凭着你一番机智勇识,从中撮合,才成全了我二人一对佳偶,自是承你恩情,感激不尽。想我二人自月底联诗句,心意相通,此后经历艰险幸得圆满,我与他结成夫妻,实在是诸般不易。约为白首之际,张郎曾叹‘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可惜天不遂人愿,想如今倒为了那几日相守,折煞了他一生命数。”

崔莺莺说着,正触到伤心处,面容上染上几许哀色:“算眼前,不过世事一场大梦,难抵曾经沧海。”顿了顿,她转过头去,“我心意如此,你看在眼里,从今以后何必再劝?”

红娘一时无话,静了半晌,只长叹了声,道是去回禀老夫人,好辞了此事,行过礼便退了出去。

自张生去后,崔莺莺大受打击,忧思成疾,好生消瘦了些。待料理了后事,身体将将见好,便打点了行装回到这普救寺中,仍是收拾了西厢住下。虽是旧地重游,但好歹睹物思人,平日里在佛前诵经求愿,心里好存着点寄托。

红娘方走出来,便在门外立了一会,心里头念着:“当日那张生与姐姐喜结连理,一位乃相爷之女才貌双全,一位是新科状元前途无限,一时传为佳话,教人好生艳羡。谁料我家姐姐好不容易托付了后半生,张生却无福消受,一场风寒从此阴阳两隔。哎呀呀!只叹是有缘无分……”

回头望琐窗朱户深闭,抬眼间西厢院落,墙里墙外疏疏落落,寒山远目,落了一派秋色。“我知他二人情深,但不想姐姐……罢了罢了,老夫人爱女心切,我且先去。”片刻后,一袭裙边消失在回廊尽头,晃过了檐下一盏灯笼。

这厢,崔莺莺独自坐在房中思量,适才与红娘一番说辞,这会儿脑子里纷纷乱乱,从前种种缠上心头,如丝丝缕缕,正待捋将。

近来多梦,常得相逢,此番频频入梦,或梦得他离情别恋,或梦得他赶考未归,到底是不能相守,倒不知是好是坏。她定了定神,惟觉心中颇不平静,一抬眼瞥见柜上瑶琴,正欲付万般心事,转念想到如今已无人堪听,便拾起笔墨,寻思着续上原未抄完的佛经。

正是桂子落尽时节,不觉已是黄昏,西风一阵紧着一阵儿,无端送来几许愁绪。不知何时红娘来点上了灯,往炉鼎里添了些香,又悄声退了出去。

崔莺莺眼看着那烛火滴下两行泪,放下了手中的活儿。原来抄了不久,字却越发乱了,恐对佛祖不诚,只好搁笔,拾掇起针线。那绣帕上花样还未成型,只星星点点溅了些暗红色的斑子。

“倒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当年他担忧寒窗再守十年寡,如今却是我一人独守青灯古佛,惦念着片刻温存,当真是恍如隔世。倒怪我之前羞见人,存心试探,枉教他误解一场,受了寒又添一场怨气,白白留下病根。”

思及此,她顾自翻出自己的诗稿信件来,在灯下一一阅过,点点烛火跃动,将人影照在纱窗上,无端又想起昔日共此烛光,西窗夜语,往事桩桩件件浮上心头。正感伤时,几滴清泪打下来,在那泛黄纸上晕开来,一时新痕旧痕绞在一块,倒像是心底那些情绪,深深浅浅化不开,三言两语更说不尽。细看时,那字迹竟不像糊了淡了,反是教人一笔一画刻在心底了,无一字句不熟。

那年溶溶月色,寂寂花阴,相逢春院情之所起,惺惺相惜。现下里却两处相隔,秋夜昏昏,只影孤灯作伴。崔莺莺不由得忆起那日长亭送别,碧云天,黄叶地,互诉衷情。张生兀自忧文齐福不齐,她却患张生停妻再娶妻,只怨山高水重,不知何日团圆,弹指间又该是何光景。可堪如今,鱼雁有心也再难传情。当年不忍生离,如今却成死别,世事如此弄人……此情此景,教人如何不泪垂?

“谁道是浓情成痴,无关风月,我看这情到浓时,见山见水都只落得那人的影子在眼底,倒恨这风月不解人情,怎忍心看人分别仍兀自欢喜,煞是刺人。”崔莺莺一封封翻阅过来,想当年结为同心后,京城同游,那紫陌青门,人面桃花,无处不快活。从前种种,或是画眉下棋,赌书泼茶,或是花前月下,把酒和诗,夫妻间愈是琴瑟和鸣,此刻愈感哀痛。

“世人道那白堕春醪‘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不知何处可寻得,好教我不必再嗟只影系人间,问如何同生不同死?只恨逝者如斯,往昔恩爱皆化为泡影。近来只是颇好眠,倒盼着梦中相见。”

怔了片刻,崔莺莺忽拣出一张笺,看了半晌,缓缓念着“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渐渐泣不成声,只余满室伤情。

窗内烛影憧憧,窗外花影摇动。琴声不再,玉人何处,依旧月明如水。

只听得鸟啼声喑哑,恁恐惊了梦中相会,却听得张生唤道“莺莺,醒醒……”崔莺莺一惊,只觉泪湿透枕……

香炉里静静燃着香,烟气缭绕着,轻云薄雾,不知梦里梦外?


崔莺莺醒时,日头早已落了晌午,渐渐西沉,倒似带着些寒温,懒懒地挂在天边。

日光斜斜穿过一纸红纱窗,珠帘的影子打在漆木桌面上,不甚均匀。香炉里香料还未燃尽,氤氲了一室半明半暗。

耳边仍是鸟啼声,她紧了紧眉头,欲伸手扶额,复又缓缓张开眼帘,张量眼前软红床帏。脑子不甚清明,似魇在梦中还未清醒。

刚才的画面还在脑子里盘旋着,似真似假。她依稀记得那梦里,前半段是高堂红烛,喜气洋洋,自己与张生拜堂成亲,永结为好。后半段却急转直下,她随张生赶赴长安就任,原以为夫妻二人情投意合,一段佳缘,谁成想未过几年那张生竟嫌她年老色衰,生了二心……

她正想着,不知到底是在梦中还是梦外,一声“吱呀”,门徐徐推开。崔莺莺回过神,原是红娘走了进来。

房外梧桐叶铺了一地,普救寺秋景一日胜过一日,岁岁如常。

树影绰绰间,忽停了只鸟在梢头。只见这鸟扑棱了几下,一边叫唤着一边到处张望,复径直落了下来,在窗台边立住了,似被这房中话语声吸引,正凝神屏息听着。

“当年全凭着你一番机智勇识,从中撮合,才成全了我二人一对佳偶,自是承你恩情,感激不尽。想我二人自月底联诗句,心意相通,此后经历艰险幸得圆满,我与他结成夫妻,实在是诸般不易。约为白首之际,张郎曾叹‘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可惜天不遂人愿,想如今倒为了那几日相守,折煞了他一生命数。”

崔莺莺说着,正触到伤心处,面容上染上几许哀色:“算眼前,不过世事一场大梦,难抵曾经沧海。”顿了顿,她转过头去,“我心意如此,你看在眼里,从今以后何必再劝?”

红娘一时无话,静了半晌,只长叹了声,道是去回禀老夫人,好辞了此事,行过礼便退了出去。

自张生去后,崔莺莺大受打击,忧思成疾,好生消瘦了些。待料理了后事,身体将将见好,便打点了行装回到这普救寺中,仍是收拾了西厢住下。虽是旧地重游,但好歹睹物思人,平日里在佛前诵经求愿,心里好存着点寄托。

红娘方走出来,便在门外立了一会,心里头念着:“当日那张生与姐姐喜结连理,一位乃相爷之女才貌双全,一位是新科状元前途无限,一时传为佳话,教人好生艳羡。谁料我家姐姐好不容易托付了后半生,张生却无福消受,一场风寒从此阴阳两隔。哎呀呀!只叹是有缘无分……”

回头望琐窗朱户深闭,抬眼间西厢院落,墙里墙外疏疏落落,寒山远目,落了一派秋色。“我知他二人情深,但不想姐姐……罢了罢了,老夫人爱女心切,我且先去。”片刻后,一袭裙边消失在回廊尽头,晃过了檐下一盏灯笼。

这厢,崔莺莺独自坐在房中思量,适才与红娘一番说辞,这会儿脑子里纷纷乱乱,从前种种缠上心头,如丝丝缕缕,正待捋将。

近来多梦,常得相逢,此番频频入梦,或梦得他离情别恋,或梦得他赶考未归,到底是不能相守,倒不知是好是坏。她定了定神,惟觉心中颇不平静,一抬眼瞥见柜上瑶琴,正欲付万般心事,转念想到如今已无人堪听,便拾起笔墨,寻思着续上原未抄完的佛经。

正是桂子落尽时节,不觉已是黄昏,西风一阵紧着一阵儿,无端送来几许愁绪。不知何时红娘来点上了灯,往炉鼎里添了些香,又悄声退了出去。

崔莺莺眼看着那烛火滴下两行泪,放下了手中的活儿。原来抄了不久,字却越发乱了,恐对佛祖不诚,只好搁笔,拾掇起针线。那绣帕上花样还未成型,只星星点点溅了些暗红色的斑子。

“倒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当年他担忧寒窗再守十年寡,如今却是我一人独守青灯古佛,惦念着片刻温存,当真是恍如隔世。倒怪我之前羞见人,存心试探,枉教他误解一场,受了寒又添一场怨气,白白留下病根。”

思及此,她顾自翻出自己的诗稿信件来,在灯下一一阅过,点点烛火跃动,将人影照在纱窗上,无端又想起昔日共此烛光,西窗夜语,往事桩桩件件浮上心头。正感伤时,几滴清泪打下来,在那泛黄纸上晕开来,一时新痕旧痕绞在一块,倒像是心底那些情绪,深深浅浅化不开,三言两语更说不尽。细看时,那字迹竟不像糊了淡了,反是教人一笔一画刻在心底了,无一字句不熟。

那年溶溶月色,寂寂花阴,相逢春院情之所起,惺惺相惜。现下里却两处相隔,秋夜昏昏,只影孤灯作伴。崔莺莺不由得忆起那日长亭送别,碧云天,黄叶地,互诉衷情。张生兀自忧文齐福不齐,她却患张生停妻再娶妻,只怨山高水重,不知何日团圆,弹指间又该是何光景。可堪如今,鱼雁有心也再难传情。当年不忍生离,如今却成死别,世事如此弄人……此情此景,教人如何不泪垂?

“谁道是浓情成痴,无关风月,我看这情到浓时,见山见水都只落得那人的影子在眼底,倒恨这风月不解人情,怎忍心看人分别仍兀自欢喜,煞是刺人。”崔莺莺一封封翻阅过来,想当年结为同心后,京城同游,那紫陌青门,人面桃花,无处不快活。从前种种,或是画眉下棋,赌书泼茶,或是花前月下,把酒和诗,夫妻间愈是琴瑟和鸣,此刻愈感哀痛。

“世人道那白堕春醪‘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不知何处可寻得,好教我不必再嗟只影系人间,问如何同生不同死?只恨逝者如斯,往昔恩爱皆化为泡影。近来只是颇好眠,倒盼着梦中相见。”

怔了片刻,崔莺莺忽拣出一张笺,看了半晌,缓缓念着“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渐渐泣不成声,只余满室伤情。

窗内烛影憧憧,窗外花影摇动。琴声不再,玉人何处,依旧月明如水。

只听得鸟啼声喑哑,恁恐惊了梦中相会,却听得张生唤道“莺莺,醒醒……”崔莺莺一惊,只觉泪湿透枕……

香炉里静静燃着香,烟气缭绕着,轻云薄雾,不知梦里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