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娉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娉 > 正文

王娉 /

有关和解

作者:王娜发表时间:2020-02-20浏览次数:

有关“和解”

——读史铁生《我与地坛》

去北京旅行的日子里,曾在夜色里游访地坛,那时心里便记着这部作品。那天晚上的地坛让人感觉很肃穆,我一边随意走着一边想着等阅读这本书时回顾感受。

读罢此书,是在一个秋日。史铁生的文字异常具有画面感和想象力,他以超乎常人的洞察与细腻描绘某个微小的动作或画面,把许多模糊擦拭得具象化。声、色、形、态,解构了对这世界的原本认知,又重塑了一个新的观照模型。或许,这就是一个“闲人”对世界的全然的没有杂念的感知。

年轻人,天之骄子,在最张扬的年纪被世界抛弃,所幸又被给予一线生机。然而让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失去了行走的能力,比起死亡,哪个更令人感到残酷?心理上的挣扎之外,也因之获得了一次与自己心灵对话的机会。在生死面前,真正感受到何为身外之物,可以在弥散的时间中,不计较结果的投入,感官之间所有感受被打开,交互,穿梭在记忆中,寻找过往,感知当下,构想未来。在绵延中找到个人的定位,审视那些曾经被自己忽略的不可名状的东西。

大概在遭遇如此人生的不幸之后,人便无意间撞开了一扇与世界和解的门,你选择开或关,便是你的结果。种种态度,是一个人生命的关照。我想了很久不知如何形容,才突然浮现这二字“和解”。于是我又想起曾读过的一篇文章,想起《活着》,想起《没有人写信给他的上校》,想起《老人与海》,想起那些提及生命与苦难本身的作品。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是过程大于结果的,因为我们的每时每刻都在奔向结果。拉丁语里有Memento mori 一语,可翻译成记住你终有一死,也因此成为了无数西方经典的表现主题。恰如史铁生所写: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人生期待的幸运无法被设计,一如你我在既定的命运面前,如何写出不一样的答案。

朝暮相继、四季流转、地坛岁岁如常,遇见的人来来往往,一波换了一波。几百年风雨,它不需迎来送往,只以沉默昭示自己的态度。几十年,沉默的地坛给了一个逆境中的年轻人无声的陪伴与对生死的回答。那些推着轮椅在地坛的日子,笔下的文字沿着那条重复的道路,不断积累,脚步或许迈不开,脑海里思绪却从未停下。从不解到和解,终于走出那条出路。到最后,和解,对象不是世界、命运抑或是人生,而是自己。

如果有机会重访北京,这一次,想在地坛静静待上一个下午。在某个角落里,看同一轮红日在天际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