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潘心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心婷 > 正文

潘心婷 /

黄河一岸的悲歌

作者:潘心婷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黄河一岸的悲歌

擅于表达人性情的导演滕文骥在1989年再次创作了一部讲述人性情感的电影《黄河谣》,此部影片一如既往的将环境置于陕北黄土高原,讲述的是男主人公当归结识并守寡的乌梅相好,两人不想待在小心翼翼的黄河这岸,乌梅不幸在私奔途中被抓回,当归被吊示众被救。后来当归在跋涉中又遇到了柳兰母女,当归和柳兰的日子慢慢走向正轨,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但没过多久柳兰又落入黑骨头手中。当归把柳兰女儿养大成人,将她送过黄河成亲,于是当归继续过着独自跋涉的生活,在黄河古道上唱着哀婉久绝的陕北民调。围绕“黄河”导演选用了黄色的色调、黄土古道、黄河之谣、黄河之界等多方面,全面立体的展现出反封建、反压迫,还原本土,蕴含黄河之情的电影主题,表达导演对黄河、对黄河的土地、对黄河子民的深厚感情和眷恋。

在电影《黄河谣》中,黄河被赋予了具象化的表现。黄河仿佛是一道“天堂”和“地狱”之间的界限,电影中的人们是生活在“地域”一岸,这里有压迫,有被封建思想和制度束缚着的生活,所以他们迫切的想到黄河对岸,在影片中便出现了三次这样的情节:一是在乌梅唱出《黄河谣》表达渴望度过黄河的内心,二是在当归和乌梅决定私奔渡过黄河,三是在当归把长大成人的柳兰的女儿嫁到河对岸而渡黄河。前两次的结局都失败了,乌梅的歌被婆婆听到挨了一顿毒打,乌梅和当归的私奔被人捉了回来,第三次嫁女儿的成功代表着下一代渡过黄河的美好希望。因此,在这部电影中,“渡黄河”成为了一道坎,能否成功渡过成为剧情一个个小高潮,推动故事的发展。“渡黄河”也成为了一种塑造人物形象的方法,表达了以当归为代表的对旧社会,旧制度的一种逃脱,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追求。“渡黄河”成为了导演情感表达和主题显现的物质载体,影片以黄河为中心发生的故事都是导演对黄河感情的寄托,是导演对这部影片态度的体现,黄河谣意在渡黄河,所以片中人们渡黄河的行为便是对主题最直接的体现。

影片《黄河谣》中,导演大胆的运用了大量的黄色色调和黄色元素,导演赋予其多重含义。黄色表现淳朴,寓意着这里生活着一群淳朴的人,生活在黄河一岸的小小片区里,简单而朴素,这里也没有绝对的坏人,例如影片中的黑骨头,在刚开始时扮演的是反派角色,当归和柳兰的不幸也是黑骨头插手造成的,最后他成为了囚犯,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但是内心里已经改过自新,愿意敞开心与当归交谈,最后仍然被带走,为当年犯下的罪恶付出了代价,所以在影片中的人物都是圆形的,这也是黄色的色调一直在暗喻的。除此之外,一些黄色的土地、村庄、劳动号子,也表现着当地人的淳朴和乡韵。黄色代表着复古,生活在黄河一岸小小区域的人们,被黄河的界限限制的了他们的眼界,他们有人无知愚昧,保留着封建守旧的思想,固执的遵循着封建的制度,造就成封建的社会风气,导致当归孤独一生的悲惨命运。黄色的色调搭配黄土古道的黄色元素,黄土地、黄土房、枯黄是稻草等等,渲染出浓浓的陕北风情,甚至过度的黄色有些夸张,和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中的红有些相似,同样是说黄土高原发生的事,一位导演用了红色,一位导演用了黄色,这种超高饱和度的暖色调都会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冲击,体现这片黄土地的独特,同时也映衬着片名,再次点题。

《黄河谣》作为一部经典的陕北民族特色的电影,其中必然少不了陕北民歌“信天游”。这是一部用老镢镌刻在西北黄土高原上的传世巨著,这是黄坡黄水之间的一朵奇葩,它的声音高亢响亮,荡气回肠,在影片中常用来抒发唱歌人的心情或是夯实情感基调,例如影片的开头便响起了一阵凄凉哀婉的信天游,奠定影片主人公路途不幸的情感基调,在影片的结尾处,依然是以主人公唱着信天游作为结束,主人公的高亢明亮的歌声在黄土沟壑之间回荡,表现主人公历经的沧桑。电影的开头和结尾都选用了信天游,让电影有始有终,结构完整。

电影《黄河谣》是陕北地区的代表性作品,从它对“黄河”的定义可以看出,导演对黄河的眷恋和态度,从它夸张的黄色色调中可以看出,这是导演滕文骥的一次大胆并成功的尝试,,从它的首位呼应,有始有终可以看出导演缜密的拍摄思维。这样一部细心的作品,不愧成为黄河之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