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潘心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心婷 > 正文

潘心婷 /

狂欢背后的“失落” ――浅析电影《羞羞的铁拳》叙事模式

作者:潘心婷发表时间:2020-04-09浏览次数:


  电影《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继《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之后由同名舞台剧改编的第三部喜剧电影。影片由开心麻花影业出品,讲述的是靠打假拳混日子的爱迪生与体育记者马小因为一场意外的电击,两人身体互换后引发的一系列搞笑的故事。导演通过反常规的叙事模式为观众带来一场捧腹大笑的视觉盛宴。

电影《羞羞的铁拳》沿用了《夏洛特烦恼》的“屌丝逆袭”的叙事模式,这种叙事模式也是近几年国产中小成本电影探索出来的较有市场保障乃至累试不爽的叙事模式。在“屌丝逆袭”的叙事构架中,往往存在着失败者,底层社会与成功者,上层社会两种二元对立的社会阶层。这些草根在影片开始往往都是物质和精神双重意义上的"屌丝”,但是通过特定的情景设置如《夏洛特烦恼》中的“南柯一梦”、《煎饼侠》中的众多大明星的扶持以及《羞羞的铁拳》中“身体互换”在这类非常规的情景中,处于社会底层的草根们挑战上层社会,最终成功逆袭,实现了自我认知与社会认同,个体的英雄梦想得以实现,同时这种模式也符合当下主流观影青年亚文化群体的审美心理。

电影《羞羞的铁拳》在后现代主义语境下,戏仿、拼贴、解构成为能够引起观众共鸣的狂欢化语言,文本在消解经典中带给观众蔑视权威的快感,观众也在互文本中找到嘲讽的刺激从而获得一种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正是喜剧喜感的重要原因,也是喜剧能够抚慰观众补偿观众重要的审美心理基础。在《羞羞的铁拳》中,艾迪生、马小和马东上山学艺这一段落处处在解构着经典武侠片的范式,由已经获得观众认可的谐星沈腾所饰演的副掌门,出场方式像是经典武侠片中的武林高手的亮相,高高在上、玉树临风,从高处一跃而下,正当观众期待一个侠客山场时,副掌门却在下一秒跪在前来学艺的艾迪生、马小面前。观众在忍俊不禁同时,获得了临驾于武林高手之上的阅读快感;这种近似于无厘头风格的戏谑被反复利用,公路上大币兄在慢镜头、特写镜头下跃入公路中间,何等威猛,下一秒却是大师兄的遗像。而这种蒙太奇的处理方式也显示出开心麻花在舞台剧改编电影,力图电影化的努力。

相比开心麻花出品的前两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与《驴得水》,《夏洛特烦恼》中经典的“一剪梅”段落,直接有追光打下,这种舞台剧的打光方式使得电影画面转变成舞台场景; 《驴得水》则是高度“话剧化”的,几乎不具备一部电影所需要的”视听语言。
相比之下,《羞羞的铁拳》是三部影片程度化最高的影片。

一部好的喜剧影片应该是“含泪的笑”,观众在观影之后能重新感悟生活,反思现实,但是在电影《羞羞的铁拳》中缺乏了对现实反思与批判,无法与现实形成共振,从而使观众陷入一种新的虚无主义,在密集的爆笑过后体验到一种“失重感”,一种难以避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