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潘心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潘心婷 > 正文

潘心婷 /

一根上海的青竹

作者:潘心婷发表时间:2020-02-20浏览次数:

一根上海的青竹

——浅析王安忆《长恨歌》的叙事策略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长恨歌》是王安忆的代表作之一,小说讲述是王琦瑶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孩儿跌宕起伏、命途多舛的一生。她年少时被评为“上海小姐”后来被国民党大员李主任包养,在李主任遇难后她又沦落为一个普通的弄堂女孩,接着又先后与康明逊和程先生在一起,甚至在天命之年发生一段畸形恋,直至最终被杀害,碧落黄泉。王琪瑶这跌宕坎坷的一生,作者是以空间叙事手法来表现小说的时间性,以具象化的空间,单线串珠的版块结构,展示了一个上海女人的史诗。王安忆细腻婉转的笔法,悲怜同情的情怀娓娓叙说着一个上海女人令人感慨的命运与灵魂,亦是上海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与动荡。

从平凡而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开始,奠定老上海的气息。王安忆在《长恨歌》中不注重以时间为序,而是以空间来体现时间,采用空间叙事手法来安排小说的情节发展。在小说《长恨歌》的目录中可以很明晰的了解,作者将“弄堂”、“闺阁”这些上海经典建筑列为单独章节,从对环境细致的描写逐步引入主人公,由此可见,王安忆从小说的开头便打破了常规的线性叙事模式,通过对这些板块的描写,能够让读者从整体上了解故事发生的社会背景,主人公的生活环境,增强读者的代入感。“上海的弄堂是形形种种,声色各异的。”“上海的弄堂是性感的,有一股肌肤之余似的。”“上海弄堂的感动来自于最为日常的情景,这感动不是云水激荡的,而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而上海的闺阁更是雅致神秘,“总是背阴的窗,拉着花窗帘”“月光在花窗帘上的影,总是温存美丽的。” 这些在上海寻常可见的事物,在王安忆的笔下都变得生动起来了,细致而又典雅,由此塑造出王琦瑶这个典型的上海女人的形象。所有的建筑和景致版块在刚读时看起来可能会有些松散,就像是散落的珍珠,但当王琦瑶登场时,这些分散的珍珠都被王琦瑶这根主线联系在一起,串出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串出一位了坚韧的上海女人的形象,同时也是作者对上海情感的一种表达。这种独特的叙事模式,更能激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从新奇而神秘的片厂开始,改变王琦瑶的命运。在小说《长恨歌》中,片厂是王琦瑶的好朋友吴佩珍带她去玩的,她因为出众的相貌,被导演拉去试镜,但从此也与吴佩珍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她认识了新朋友,被推荐成为“上海小姐”,认识了李主任,这开启了她的悲剧命运,此时的空间描写被赋予了双重意义,一是推动叙事,二是暗示人物命运。在片厂,王琦瑶还看见了在床上扮演死亡的女人,“不知是自杀还是他杀,奇怪的是,这情形并非明惨可怖,反而是起腻的熟”这个场景与最后王琦瑶死时的场景相呼应,解释了为何当初看到那场景时并非觉得可怖,而是起腻的熟,这种叙事手法前后呼应,将空间延续,给了读者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体现出小说的完整性和作者高超的逻辑性,使观众在阅读完之后也有回味无穷的感觉。

王安忆以王琦瑶“锦绣烟尘”式的传奇一生,表达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发展状况,这是一个女人的故事,亦是一座城市的故事。小说运用了独特的空间叙事技巧和空间的叙事功能,使空间的同时性打破时间的顺序性,以空间来表现时间,这独具匠心的叙事设计,突显出强大的艺术性,再借用王琦瑶的人生串联各个空间,把握空间叙事节奏和方向,这就像一根青竹,王琦瑶是竹竿,支撑竹子的生长,各个空间便是青竹的叶子,依附在竹竿上,伴它度过一生,成为一根上海的青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