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经纬 > 正文

团学经纬 /

“哪吒”过誉了么

作者:陈琦文发表时间:2019-10-31浏览次数:

“哪吒”过誉了么?

(历文院 陈琦文)暑假,一部动画电影刷屏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到处都是关于这部影片的吹捧,而那个搞怪的哪吒形象也随处可见。目前,热度的余波还在蔓延,而《哪吒》的票房已超过五十亿,位列中国电影史票房榜第二。那么,《哪吒》过誉了么?它是否真的代表着“国漫崛起”?

这部电影的优点很明显。它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完整地讲完了一个关于“善”与“恶”、关于“偏见”、关于“命运”的故事,剧情峰回路转,一波三折,兼顾了故事的完整性和剧情的丰富性。同时,影片在不违背文化内核的前提下创新性地进行改编,人物性格、形象都有了较大变动,哪吒的烟熏妆更是让人耳目一新。精美的画质、纯属的特效运用更是展现了国产动画高超的工业制作水平。超过五十亿的票房、良好的口碑都从侧面说明了它在国产动画电影中的地位。

与此同时,它的缺点也不容忽视。首先,在剧情、人物上,影片存在很多硬伤。本该德高望重的元始天尊却表现得毫无情商,像是为了故意引起嫉妒一般当着申公豹的面授予太乙真人升职的机会。太乙真人轻佻、玩忽职守却得到重用,一罐酒的诱惑就足以让他上当而导致灵珠失窃。其他的神仙,也轻佻、搞怪。别说作为神仙,甚至作为人间的普通员工都失职。这些“神仙”的塑造,为了搞笑、推动剧情而背离了传统文化内涵,显得因小失大。作为主人公之一的熬丙一直在家族利益和百姓性命间纠结,犹豫后选择为了家族利益而作恶,到最后却不顾家族命运选择帮助哪吒扛下天劫,赚来了观众廉价的感动和喝彩,却让人物形象彻底崩坏。

影片借用了哪吒的传说,所以用哪吒作为主角合情合理,而站在故事的角度上看,哪吒作为主角是失格的——看看他的行为,影片前三分之二他所做的无非是在听从天性任性、胡闹,不顾长辈的管教。直到最后,猪的一个喷嚏展现了父亲想用自己的性命保下哪吒的场景,才让他体会到父母的深情而幡然醒悟,选择为了保护陈塘关而和敖丙战斗,并接受自己的命运而扛下天劫。一直到最后,他才作为主角迎来高光时刻。对比《哪吒闹海》里不畏强权、善良勇敢的形象,这样的哪吒没有担当和责任,显然缺少个人魅力。反观敖丙,他背负着龙族的命运,也同样和哪吒一样遭受偏见,但他会承担起责任,会为了龙族而违背自己的内心。而在哪吒遭受天劫时,他会主动站出来陪哪吒承受。只有在敖丙身上,才能看到那种担当,还有作为群体的一员所要面临的抉择。只能说,这部影片毕竟还是以孩子为主要受众的,以哪吒这样一个相对轻松活泼的形象作为主角,而不是敖丙这样悲情的人物,更符合国内动画市场的需求。

通观下来,整部影片充满了刻意,多的是为了推动剧情、煽动情绪而摆下的人为设置,少的是故事随着矛盾冲突自然推进的流畅性。

而在立意上,不能说它没有立意,但显然诠释得不够深入。故事的前半段在讲偏见是座大山,结尾又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纯热血来,然而这两者其实都没诠释到位。对于前者,影片选择了避重就轻,只把人们的偏见当作故事矛盾点,最后用一次大闹来让人们对哪吒改观,问题轻松地得到解决。

可实际上,偏见没那么容易消除,如若要探讨偏见,还得再深入探讨偏见产生的原因、可行的解决办法、人物面对偏见时的心境变化等等。而对于我命由我不由天,作品的表现形式略显幼稚。哪吒的反抗精神在影片中其实很少体现,他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被推着走的角色——顺着作为“魔丸”的天性而调皮、作恶,又顺应人们对他“妖怪”的偏见而彻底堕落成魔,想要干脆杀掉所有人。他并没有对自己的天性作出反抗,也没有对他人的偏见进行深入反思。而他最关键的转变产生的原因,则是他意识到父母的深情,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有误解,这种转变,也是由外而内的,正因为有父母爱他的环境,他才有改变的契机,在这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时刻,他也只是被环境推动着,而没有一种由内而外出于自我意识的反抗。将“我命由我不由天”作为影片口号,实属生硬。

以上都是站在影片本身的角度。而和日美动画的差距,不只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问题,而是国产动画普遍存在的问题。

先是表现力不足。诚然,国内的动画制作技术在飞快进步,画质的提升、特效的更纯熟运用也有目共睹,但是,画质、特效只是载体,画质、特效为画面服务,而画面为表现力服务。近年国产动画画质、特效进步很快,表现力却没有进步多少,所以我们在国产动画里看不到汤浅政明那样夸张而极具个人风格的动画表达,看不到《乒乓》里通过两个人夸张的身型、位置对比来反映能力差距的画面张力,看不到今敏《红辣椒》那样流畅的运镜、转场。国内的动画电影画面还局限在把故事呈现出来,缺少日美那种将动画画面当做电影镜头,通过镜头语言来表现内涵的意识。动画与其他形式相比的最大优势就是它是视觉想象力的最佳载体。《哪吒》的画中世界有不少充满想象力的画面,但是还不够。还没有宫崎骏龙猫、无脸人那样超脱常识的神奇想象,没有今敏那样将手机与人体融合的大胆拼接,因而做不到对动画魅力的最佳表现。

再是独创性的缺失。国产电影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1964年的《大闹天宫》代表着国产动画的辉煌,脸谱式的人物面部展现着传统文化魅力,而柔软生动的人物动作则表现着动画的生动。《小蝌蚪找妈妈》等水墨动画更是让国内外观众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自文革的停滞以后,国产动画便一蹶不振,始终处在模仿、追赶的被动地位。拿《哪吒之魔童降世》举例,它的画面风格是美式的,剧本是好莱坞式的,只有神仙体系还算作中国传统文化的体现,然而也已经出于商业目的被扭曲得面目全非。为什么《哪吒》在海外市场票房惨淡?因为他们已经看过太多这类作品,甚至比这还优秀得多。而在这部代表“中国文化”的影片里,他们鲜少能看到中国文化的痕迹。独创性的缺乏,必然是阻碍国产动画走向世界的重要元素。

最后是立意过浅。哪怕是《哪吒》这样被国内观众认为“立意深入”的主题,其实受众还是以孩子为主的,让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来看,其实很少能有体会、收获。其实《哪吒》有很好的矛盾冲突点:哪吒是魔丸,百姓对他有偏见,而他想证明自己,摆脱偏见;熬丙肩负家族的未来,但不忍心对百姓痛下杀手。如果要追求深度,那么哪吒就应该去思考偏见产生的原因,尝试用合理的行为去化解人们的偏见,熬丙则应该体现更多的内心纠葛,理清家族和陈塘关百姓间的“大小”之别,剖析家国情怀的内在含义。国产动画电影很少会像日美那样通过动画来影射或是直接反映现实,从动画中得到的感悟也难以作用到现实。换言之,国产动画电影缺少现实层面的考量,多是带来一段两小时左右的视听体验,却难以在影片结束后继续产生影响。

《哪吒之魔童降世》过誉了么?客观评价,它已经可以代表国产动画电影的顶尖工业水平,但国漫要崛起、走向世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