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经纬 > 正文

团学经纬 /

用温柔反击世界,用善良拥抱利刃

作者:张宇畅发表时间:2019-10-31浏览次数:

用温柔反击世界,用善良拥抱利刃

教育科学学院应用心理学

张宇畅

这部电影的主角太像我们每一个人,她的梦想和恐惧,我们都有过。《疯狂动物城》的主人公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Judy——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她从小梦想着成为一名警察,但是所有人都告诉她:“你!不!行!”

听到这儿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我相信大家都曾像Judy一样,有过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梦想,被人否定过,甚至阻止过。所以当我们看到Judy终于从警校毕业,坐上前往动物城的列车时,那种感觉就像是手里紧紧攥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迈上离家火车的那一刻。那时候火车再拥挤,临床大叔的鼾声再大,都觉得世界真美呀。窗外的风景从熟悉变得陌生,年轻的我们却不觉得恐惧,因为一切都是新鲜的。所以《疯狂动物城》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让观众深深地跌进了这个故事里。因为这个相信“Anyone could be anything”的主人公,它不是别人,它就是那个懵懂的,刚刚看到自己人生模糊边缘的,你自己。

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这才是疲惫生活中的温柔梦想。Judy在警校学习,她的同学都是大型的食肉动物,对任何训练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教官每天跟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YOU DIE!”但体积小的Judy比别人更灵活,她慢慢学会了利用自己的弱点,最终以警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了业。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我们太需要这样的鼓励。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虽然这看起来可能只能在电影里发生,但它确实安慰到了我们。

以卵击石并不可怕,可怜的是我们怪自己生来弱小。不仅在警校,终于来到动物城的Judy,又和一帮体积庞大的动物共事。她不仅仅是个子最小的,还是警队里唯一的女生。这让我想起了TVB以前的一些警匪片,观众都喜欢《陀枪师姐》的飒爽英姿,但在男性主导的工作领域,她们还是付出了超乎想象的努力。其实这部《疯狂动物城》本来的主角是狐狸,后来才改成了兔子。我觉得这个改动是非常成功的,也许以狐狸为主角,表达的是一种反歧视的种族主义,但用一只看上去更具有弱势群体属性的兔子作为主角,更摆正了反性别歧视的立场。

能反击这个世界的,从来不是语言。也许如果不是拥有移民背景和多元文化的美国来拍,不会诞生这样一部片子。因为它对种族、派系、公平、歧视等问题的思考,都如此诚实而明显地揉进了这部“成人动画”里,让人忽视不了。当然孩子也会喜欢这部片子,因为一部告诉你Try Everything,并且世界会更好的片子,这正能量爆棚的电影几乎没有人能拒绝。但是就像电影中Judy的成长一样,我们对周遭世界的了解,也会从冰山一角,蔓延到一整片汪洋。我们会渐渐明白了,知道的越多,并不会让我们更快乐,反而因为目睹了太多不公和残忍,让我们变成了冷漠的“大人”。不过幸好,我们还有种叫“希望”的安慰剂。不放弃地一直去做,世界才不会变得更坏。

带上放大镜,换个角度看,每个人都闪闪发光。除了主要人物,《疯狂动物城》里出彩的配角也不少,警局前台就是一个。和凶猛的豹子、严肃的警察给人的印象不同,他是一只爱吃甜食的、每天乐呵呵的警员。这些精心的人物设计,都为这部电影增加了笑点和隐喻。
电影里每一个人物都有了三重属性,一种是他们作为动物所具有的本性,一种是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本身带给别人的印象,一种是他们拟人化后所拥有的性格特征。正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面都被放大呈现了,我们才能这么轻易地看到他们的与众不同。所以我在想,如果带上放大镜,换个角度看,会不会更容易发现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特点?

生活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反差,所以才可爱啊。着急的Judy正忙着查案,却在车管所寻找线索时,遇到了动作缓慢得足以让人挠墙的树懒。这可能是全剧最让人捧腹大笑的一段。当你看着这些树懒都慢半拍地工作着,等着他们的却是疲于奔命的飞毛腿们,这鲜明的反差制造了足够的笑料。《疯狂动物城》里的每个动物都被赋予了多种属性,导演一边扩大着每个个体的差异性,一边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这个城市的平衡。其实,只要无伤大雅,这些个体之间的不同与反差,还是基本可以被认为是“存在即合理”的。

我们也曾幻想过这样的世界,人人平等,和谐共处。在中国的俗语里,有一个很恐怖的词,叫做“不共戴天”。愚蠢的兔子和狡猾的狐狸,似乎就是这样一对组合。但在电影里,兔子和狐狸却被设定成出生入死的伙伴,默契无人能敌。这对探案侠侣的故事主线,是有点老套的不打不相识。他们从一开始的欺骗、利用,变成了尊重、理解和信任。从狐狸给Judy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他们的关系其实就缓解了。当一个人表现出真心换真心的善意,一般人是不会拒绝的吧?

然而,交好的两个人也会产生问题和误会。当Judy被记者围住采访时,不经意间流露出它对食肉动物的偏见。正是这样的Judy,一个觉得自己最耿直、最正义的警察,却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其实也带着狭隘的种族主义。所以当我们看到动物城一片繁荣、和平的景象,看到每个动物都按照设计好的生活区域相安无事地生活时,我们也许觉察不到危机四伏,正如日复一日沿着既有轨道生活的我们,很难腾出一点点时间来审视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