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经纬 > 正文

团学经纬 /

去看看《言叶之庭》吧

作者:陈柯男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言叶之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高中生秋月孝雄,边读书边打工,母亲不靠谱,他与哥哥过着看不到前方的生活。入梅之日,孝雄逃课来到市里的庭园,凉亭中,职场女性雪野百香里边吃巧克力边饮啤酒,引起了孝雄的注意。似曾相识的二人,每逢落雨之日便从世俗烦恼中逃脱出来,相会于钢筋铁骨都市丛林中,宛若世外桃源的幽静角落,他们的心也渐渐靠拢。立志成为一名鞋匠的孝雄,决心以雪野为模特做一双鞋子。雨过天晴,艳阳高照,蝉声阵阵,庭园中却久久不见二人身影。相会无期亦有期,相见不如怀念。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一问一答的短歌,一定是许多人对《言叶之庭》的最初印象。电影源于《万叶集》开篇的“孤悲”之恋,穿插着鞋、短歌、庭园、雨、绿等一系列元素和意象。

短歌暗示了雪野的真实身份,同时为电影增添了古典文艺的气息,也让男女主人公的相遇更具有戏剧性。


电影深深吸引我们的,还有精心绘制的大片大片的绿和连绵不断的雨。在新海诚的一番布置下,我们仿佛能望见宁静的声音,聆听绿色的飘动,抓住飘动的白云……每帧都能作为壁纸的电影是不多的,可以看出导演对画面质感的追求。短短的46分钟里,情节不能再多亦不可再少,叙事恰到好处、戛然而止,一切刚刚好。人物、色彩、念白、配乐交织在一起,舒缓、细腻、恬静的艺术表达与导演微妙隐晦的情感表达融合在一起,仿佛有意无意地虚化了孝雄与雪野的现实年龄差距,为他们的懵懂倾慕蒙上了迷人的基色,以至于我认为他们的爱理所当然,水到渠成。

特别提一下电影的音乐,以一系列音列和旋律为基础,从开场相遇邂逅的悠扬轻快、两人距离拉近的延缓明亮,到期待相遇却阴雨绵绵的焦灼欢腾、晴空万里而不得相见的失望压抑,再到两人共处一室的温馨柔婉、雪野最终吐露心声的酣畅坦然……配乐与情节紧紧相扣,与画面合为一体,对气氛的渲染、人物的塑造、情节的推动有着及其重要的作用。柏大辅创作的这张原声大碟无疑让这部电影成功了一半。

与新海诚电影一贯的题材——描述普通人的爱情、生活故事一样,《言叶之庭》也是如此,激起了我们对纯真爱情的肆意想象,惊讶于如吐露心声般的情感共振。它的特殊之处在于——该片主人公的身份差异。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学者,习道受业释惑,古来,两者便尊卑有分、上下有别,这可能是传统伦理道德影响下大家不能接受师生恋的原因。一个是15岁的青涩高中生,一个是27岁的职场古文老师,打破电影美好爱情幻想的或许不是他们之间12岁的年龄悬殊,而是“老师与学生”的难以跨越。

我看完电影许久才意识到这一点,让我惊讶的是电影描述得是那样的轻描淡写、波澜不惊——“不是雪野小姐,该叫我,老师”,轻淡到让人心痛,倍感沉重。



好在,新海诚用属于自己的方式传递了思考与态度,艳阳初照下楼梯间的拥抱、亭中长椅上的女鞋、雪野寄给孝雄的信笺、孝雄下雪时走过亭子的脚印……都反应了他在爱情层面上对这一禁断之恋的人文关怀,不禁让我们去憧憬和祝福这段纯洁简单的感情,希望雪野和孝雄多年后还有相见之时。


他,拥有理想却为生计奔波、升学烦忧,家庭的原因促使他细心早熟、谦逊友善;她,感性娴静却被流言困扰,周遭尘俗让她畏葸不前、压抑寡言。

雪野一人抱紧双膝,坐于床上。这时旁白响起:“27岁的我,丝毫不比15岁时的我聪明。只有我,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地方。”


我相信许多在大城市奋斗的青年一定会很有感触,越长大越孤单越迷茫,成长的路上一定有寂寥、消极、艰难的风景。

但我们要去接受和拥抱它们。如果能找到那个对的人,听我说,陪我走,必是幸事一桩。


他有时像个小大人,操持家务有条不紊;她有时像个小女孩,做饭不行笨手笨脚。在某种程度上,两人的实际年龄和心理年龄能很好地契合在一起,达到意想不到的平衡。

梅雨为他们交流心和孤独制造了契机。就如同画面中流动的绿色一般,他们的相知相爱从不炽烈火辣,更多的是平淡生活、压抑现实、繁复人生中产生的孤独寂寞的共鸣。在这样一个人生的特殊时期,他们找到了能相互倾听、理解、共勉的心友,从而惺惺相惜、互为托寄。单纯地把这份情感看作“师生恋”,似乎是一种敷衍和亵渎。

不得不说,他们首先是作为孝雄和雪野的自我,才有老师、学生身份的附丽。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在那种“自我”的驱使下,人们往往难以克制内心的汹涌澎湃,而是敞开心扉去证明——我想你留在身边,让我们一起勇敢向前!一切本无可厚非,不必过分指责。


爱情线索贯穿电影始终,但也不要忽视“鞋”的深刻蕴涵。“鞋”象征孝雄的理想,为此他坚持不懈而勤奋刻苦;也代表雪野克服困难的尝试和勇气,在孝雄的帮助下,雪野恢复味觉并勇敢迈出追求幸福的步子。


“鞋”背后所掩藏的梦想、力量、重逢,给我们无限的遐想……




某天,她或许会穿着孝雄做的鞋子,又一次静坐东京庭园浅读,听远处哗哗啦啦的雨声;

他也许撑着透明雨伞,再一次跳过大大小小的水洼,寻那处隐隐约约的孤芳。


两颗孤寂敏感的心,又一次靠近、又一次相拥、又一起融汇。

骤雨初歇,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而故事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