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经纬 > 正文

团学经纬 /

自由的价值 ——观《为奴十二年》有感

作者:王晨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这周我观看了《为奴十二年》这部电影。《为奴十二年》根据所罗门·诺瑟普在1853年所著传记体小说《为奴十二年》改编,由史蒂夫·麦奎因执导,该片获得了2014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被称为是黑奴版的《肖申克的救赎》,备受观众好评。

有趣的是,这部电影和我不久前观看的《绿皮书》一样也是有关种族歧视的。那同样作为备受好评的同题材电影,这两部作品在关于种族歧视这一敏感主题的表达上会有什么 不同吗?怀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认真地观看这部电影。


电影的一开始,我就感受到了两部电影在镜头和叙事风格以及气氛营造上的差异。《绿皮书》设置了两位在种族、阶级、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差异的男主人公,故事讲述了他们去南方巡演的一路上的种种有趣经历与思想碰撞。而关于“种族歧视”这一主题的体现,该片并没有直接展现白人和黑人的直接冲突,而是选择了一种更委婉的方式,通过一些细节来体现歧视本身(男主人公之一——唐·谢利博士在南方遭遇的种种无礼对待中如,不让唐使用别墅内的洗手间,拒绝把西装卖给唐……),电影中还有适当的幽默来缓和主题的沉重,所以电影的总基调是温馨而感动的,最后的结局也可以说是大团圆式结局;而《为奴十二年》这部电影相比起走温情线的《绿皮书》则要残酷的多。


   首先,比起《绿皮书》的平凡温馨的故事,《为奴十二年》所讲述的故事就要显得沉重得多。电影主角——所罗门·诺瑟普是一个木匠兼小提琴手,与妻儿生活在纽约州的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后来两个白人以给他提供一个在马戏团伴奏表演的机会为由,把所罗门骗到了华盛顿卖为黑奴。从此,所罗门开始了他长达十二年的奴隶生涯。经历多年磨难,他才依靠一个好心的加拿大人帮忙送信回家,经过一场诉讼,他重获自由。其次,两位导演采用的叙述方式和表现手法也是大相径庭。《绿皮书》是采用委婉柔和的方式,把矛盾通过细节进行展现,而非直接暴露,并利用幽默缓和了沉重;而《为奴十二年》则选择直面矛盾,将所有的冲突赤裸裸、血淋淋地展现出来。史蒂夫·麦奎因用近乎真实的手法再现了一个残酷时代下的悲情个体,并用一系列近似冷漠的“旁观式长镜头”来制造一种冷酷氛围,现实而沉重,残忍而赤裸,这也让整部电影显得十分压抑,有些镜头甚至让人产生难受而恶心的感觉。



   电影中,有几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镜头。一个地方是,所罗门被吊在树干上,双脚需要不断的点踩才能保障不被吊死的桥段。闷热的天气,无情的绳索,克制又不回避的长镜头,让发生在十九世纪美国南方的残酷一展无遗。这个地方甚至让我一度产生了生理性的难受,看着一个生命慢慢地消逝,却在绝望中努力挣扎着想要活下去,就像一场惨烈的生命的挽歌,让人感受到极度地震撼,也让人直面了奴隶制的残忍与血腥。

        另一个地方是,所罗门的女黑奴同伴——帕特茜被鞭打的镜头,导演在这里给了一个背部全裸被皮鞭不停抽打,皮开肉绽的特写镜头,配合着影片中鞭子抽打肉体发出的声音和帕特茜的哀鸣,让人感受一种极度压抑,不忍心观看,本片生命的厚重感和绝望的高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影片基调沉重,处处展现了黑奴生活的艰辛与不易,但这部电影不仅仅只是让观众见识奴隶制的残酷与血腥,我觉得它更多的是一种警示,让人们得以意识到自由的可贵。影片中,男主当了十二年的奴隶,在日复一日地辛苦劳作与斥责打骂中,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欺骗与绝望后,他依然没有放弃对自由的追求与渴望。

        电影中,男主有一句台词今人印象深刻,“我不想生存,我想要生活”。

        生存与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前者代表你作为一个生命体活着,后者则代表你作为一个人活着。这句话讲出了男主作为一个曾经拥有自由,在失去自由后,想要奋力重获自由的渴望。很庆幸,在那样的一个绝望的境地里,男主仍没有放弃对于自由的执着追求,并一直有巨大的勇气去努力、去反抗;也很庆幸,他最后终于成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在十二年后终于回到了家乡。虽然一切物是人非,但还好他终于又拥有了自由与生活,这是我在整部电影中唯一的慰藉。



    看了这部电影,我不禁长出一口气,进而感到了一丝庆幸,我还有拥有自由,我还可以选择我想要的生活,这真是太好了!我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庆幸我的自由。我曾经一直理解不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在看完这部电影后,似乎也有了一些理解了。


  自由是可贵的,但现在很多人却难以意识到这点,他们似乎更乐意把时间花在羡慕嫉妒恨着别人的生活上,天天抱怨着生活的不公平,殊不知自己可能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少抱怨,多关注自己,珍惜自由,珍惜当下我们还可以选择的生活,或许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