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莉 > 正文

杨莉 /

美是一种经历

作者:杨莉发表时间:2019-10-25浏览次数:

——读《美的历程》有感

美,这一字从三岁孩童到七十老妪全都知晓,但却没有什么人能够说得清楚美是什么,如何才能表现的更美。从《说文解字》当中,美是这样解释的 “美,甘,爽口。字形采用“羊、大”会义。羊在六畜之中是提供肉食的主力。“美”与“善”同义”。依据我的理解,在古代生产力低下,畜牧业和农业均不发达的情况下,用能有食物用来果腹便为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美”这一字的含义出现了新的含义即“能够令人产生愉悦情绪和美感的客观事物”,这一含义从很多古代成语上都有所表现如“良辰美景”,“珍馐美馔”等。

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国家,从古至今一直都保持着对“美”的关注,“美”的含义也在不断流变。你很难用语言描述一种“美”的具体形态。以前我总是浅显以为,“美”是属于艺术层面的,而读完李泽厚先生的《美的历程》后,我更觉得“美”是哲学层面的,是属于整个人类的。“美”的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

任何事物发展成为现在的样子都不是平白无故的。《美的历程》就是从社会学、人类学、文化史的美学观把审美艺术和整个历史进程有机联系起来,揭示出各种社会因素对审美和艺术的作业和影响。

李泽厚先生认为,艺术趣味和审美理想的转变,并非由艺术本身所能决定,决定它们的归根到底仍然是现实生活。考察一个时代的文艺,必须先考察那个时:代的社会经济、政治情况。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在第二章中提到了饕餮,什么是饕餮?至今还没人能完全描述出它的样子,它面容可怖, 是“完全是变形了的、风格化了的、幻想的、可怖的动物形象”。以前的我从不会觉得它会有什么美学意义与价值,可是看了本书,我的观念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人类从动物开始。为了摆脱动物状态,人类最初使用了野蛮的、几乎是动物般的手段,这就是历史真相。历史从来不是在温情脉脉的人道牧歌声中进展,相反,它经常要无情地践踏着千万具尸体而前行。”而战争便是人们为了摆脱动物状态所用的野蛮的手段之一。原始社会晚期以来,随着氏族部落的呑并,战争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巨大。大规模的、经常的屠杀、俘获、奴役、压迫和剥削,便是社会的基本动向和历史发展主题。“暴力是文明的产婆。”我们不能这是毫无理由的,恰恰相反,这是文明发展的必然过程。饕餮在我们现在看来是暴力的,可是吃人的饕餮也正是那个时代的标准符号。正如作者所说,“它一方面是恐怖的化身,另方面又是保护的神祇。它对异氏族、部落是威惧恐吓的符号;对本氏族、部落则又具有保护的神力。”在这双重的宗教观念下,人们的想象、寄托和情感便凝聚在这个虚构的形象之中。饕餮的美学价值便是带着浓浓的历史沉重感和传统文化积淀的。与现代春节我们把希望寄托于“门神”、“灶神”不同,人在那个时代毫无威力、地位可言,而最强大的力量是在这神秘的动物之中。在宗法制的社会,类似于饕餮的铜器是没有审美价值这一说的,
而是诚惶诚恐顶礼供献的宗教礼器。“恰恰只有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宗教观念已经淡薄,残酷凶狠已成陈迹的文明社会里,体现出远古历史前进的力量和命运的艺术,才能成为人们所理解、欣赏和喜爱,才成为真正的审美对象。”正是因为在现代文明社会,离铁器战争较为遥远,我们才能体会这其中的意义与价值。

第二点就是先秦的理性主义。

“理性主义”这个名词于我来说已经不算陌生了。但是我们不管是以前读过的书还是目前我们所推崇的理性主义都是西方的理性主义。一般是指用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认识世界、把握世界从而得到真理。而先秦的理性主义却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时期,是中国古代社会最大的急剧变革时期。在意识形态领域,也是最为活跃的开拓创始时期。其中所贯穿的一个总思潮、总倾向,便是理性主义。正是它承先启后,一方面摆脱原始巫术宗教的种种观念传统,另方面开始奠定汉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儒家强孔子用理性主义精神来重新解释古代原始文化——“礼乐。他把原始文化纳入实践理性的统辖之下。

李泽厚先生在书中说:“中国美学的着眼点更多不是对象、实体,而是功能、关系、韵律……中国古典美学的范畴,更多是带有功能性的。”目前对中国人行为思想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孔子了。孔子说:“敬鬼神而远之” 在道德情感上,崇敬鬼神;在现实理性上,离鬼神远点。两者不可偏废。对于刚从原始社会的宗教束缚中脱离出来的时期来说,这是非常先进的。而孔子地位的确立和他用实践理性主义精神来重新诠释了古代原始文化有着重要联系。孔子思想的基本特征是对鬼神保持敬畏之心,同时采取积极进取的生活态度。这种政治观念对以后的统治者治国方针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这种理性精神奠定了汉文化,两千多年来,儒家和道家的互补第中国思想的一条基本线索。

一个入世,一个出世;一个乐观进取,一个消极退避。道家和儒家两者看似对立,实则相互补充。

这周我刚好去了趟湖南省博物馆。或许是读了此书的缘故,这次去博物馆带给我的感受大大不同。以往都是走马观花看看历史在各种文物上留下的痕迹,这次我却细细打量着每一件文物。

“人面纹方鼎、长沙窑、辛追墓T型帛画……”一刹那的感动,在千年风霜间永恒。我依旧是不能完全领略他们的美,可是我却感受到一丝感动。这些都是古代人民的杰作,从一件器皿到一口棺木,每一个纹路都体现着特定时代的经济文化。人类的心理结构浓缩了人类的历史文明,而艺术作品就是打开了时代灵魂的心理学。

而我呢?离开现代科技,我什么都不是,在人类历史文明长河中,我太渺小了。

我们总是在呼吁“提高科学技术”,却忽略了对美的追求。可恰好知识可以很容易获得,美却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