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莉 > 正文

杨莉 /

属于我们的光荣与梦想

作者:杨莉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个时代。

美国象征着什么?

提起美国,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由女神雕像,“自由民主”像是世界给予美国的一个标签。而在各种电影与电视剧中,美国更是一个令人无限向往的“天堂”与“乐土”,那里国家富强,人民自由。八十年代的莘莘学子似乎都怀抱着一个美国梦。我对美国的认识只是从初高中课本得知的,“美国只有两百多年历史”“美国在1929—1932年经历了经济大危机”“罗斯福新政”这些零散的词语是我对美国的寥寥印象。

很惭愧地说,读这本书也不过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因为自己的时间有限和知识储备不足,并没有踏踏实实把这本书全看完。但是从这本书中彻底打翻了我对美国以往的印象,让我认识了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美国。


《光荣与梦想》一开篇就讲述美国陆军中将麦克阿瑟开着坦克驱赶向总统和国会讨救济金的退休老兵们,造成他们大量伤亡,而此次命令正是总统胡佛下的。政府和百姓之间的矛盾冲突非常之大,书中对此也有记录。

还有曾多次被评为美国最佳总统的罗斯福,从前在我的心里,他一直是解救美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中,带领美国人民走向光明未来的伟人形象。可是在作者笔下,他就是一个平凡的人物,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七情六欲,有着小缺点。

乍一看。呀!美国社会哪是民主国家啊,活生生不一个黑社会么,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任何现代化都不是容易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这过程中,必定是崎岖坎坷、血泪斑斑。

之前自己也读过历史名著,可是总感觉以往的历史著作总是站在一个过高的角度,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冷眼观看历史,记录的也只是知名者的历史,总感觉少了一份历史互动感与参与感,略感冷酷。威廉·曼彻斯特却不同,40年的美国历史,不管是国政要闻,还是报纸上的民生百态,甚至连街头巷尾的小细节,都被他观察在目,编织成如清明上河图全景式画卷,向读者娓娓道来一个真实可触摸的美国。

高晓松对历史有着独特的见解:“历史不是镜子,历史是精子,牺牲亿万个才有一个活到今天。”我们对历史的评价,往往是根据它的后果所得出,但当我们剥茧抽丝,回顾当时的情景,那些血与泪的付出,你是否还记得呢?

记得初高中历史课本中,总是把美国称为“美帝”,“帝国主义”这四个字就代表着横行霸道,坚不可摧。但翻开史书,才发现美国没有一刻是和平的:经济大萧条、罗斯福、珍珠港事件、罗斯福逝世、朝鲜战争、麦卡锡事件、越南战争、肯尼迪被刺、黑人争取民权运动、水门事件……美国就是在这个样地重重困难、步步艰辛中度过了次次危机,进入到世界舞台中心,成为世界霸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这本书中我也看到了中国的影子。1932年,经济大危机开始,美国从“迷惘的一代”,到二十世纪中期“垮掉的一代” ,再到宣称“在这片土地上,通过自身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东西”的美国梦一代,恰恰与中国相似。而美国反共运动也和中国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有着相似。那么这本书描述的是美国的“光荣与梦想”,我也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中国的光荣与梦想是什么呢?21琦1”我读这本书的时候,也去上网搜素了中国的“光荣与梦想。”不出意外的是——“《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系列公益片由“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组成。”由此我们可以鲜明看到,中国的“光荣与梦想”带有非常强烈的意识形态。《光荣与梦想》不同于华夏历代的史书只为少数人说话,它是民众的口舌,眼睛,思想。作者没有可以维护谁,或者恶意抹黑谁,他本着媒体言论自由的权利,客观地陈述这一切。于是我对中国的“光荣与梦想”产生了怀疑,我们的“光荣与梦想”是从人民的历史和生活中进化出来的吗?似乎不是那么回事,我们的“光荣与梦想”更像是一项“上面”下达的指标,这是一项任务,表面光鲜亮丽,内部却是黑暗破烂的,政客用虚伪文化粉饰社会,愚者为之满足,智者感到麻木,着实令人感到悲哀。

回到开头我的疑问,美国象征着什么呢?

“自由和民主”这依然是我的回答,尼克松说:美国之所以伟大,“并不是因为政府为人民所做的努力,而是因为人们为他们自己所做的事情。” 作者可以在书中自由发表言论(基于事实),不用担心“被封”亦或是“被禁”,如同书中所说:“英国人在地球上昂首阔步,一副主人的样子;美国人则在地球上昂首阔步,根本不管谁是主人。”

而中国却不一样,作为文字工作者,尤其是新闻工作者,你不能随便揭露“敏感话题”的,在媒体界,最不好干的职位就是调查记者,因为调查记者往往都是揭露性的调查,触碰的都是利益者,而且往往都是庞大的利益集团,它不同于上街采访你“幸不幸福”那样简单,他们要承担着被报复的风险,甚至是提着脑袋去采访。这还不是最令人伤心的,最让人崩溃的是,几乎是拿着命换来的稿子被毙了,看着心血付之东流不能见光,这对调查记者来讲是最悲惨的事了。可是我们似乎忘记了,如果一个议题只能往向上积极的方面说,那么无论多么旁征博引的论证,都毫无意义与价值可言。这就是我们说的“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张志安《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175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130人。在六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在今天,在今天的中国,我们的光荣与梦想呢?我们又应该何去何从呢?大概只有时间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