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金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金沛 > 正文

李金沛 /

烟火

作者:李金沛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有机会一起看烟花啊”

“好啊!能跟你一起看也太棒了。”

我把头埋在宽厚的围巾里,站在高处的石阶上仰望稍纵即逝的烟火盛宴,真漂亮......

又是真的悲伤......

这一刻可以群星漫布,可以放肆光明,可以像流星划过天际,唯独不可以没有你。

就像望同样耀眼的你,每一个绽放瞬间都像极了你温柔又深情的关怀,你还在对吗?

远心端那片宁静被破口而出的狂笑声打破,是我那两个弟弟,在一旁疯狂欢呼打闹,仿佛看到几年前可爱单纯的自己,每当看到漫天星火时像只成功穿越丛林的小鹿,甩开一切羁绊此刻只许记得雀跃欢腾。

“姐,今年放的烟花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明明更盛大了啊?”

“是啊,可能是赏烟花的心境变了吧。”

小我一岁的堂妹挽着我的胳膊跟我同站在石阶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我们总是趁着烟花消逝那几秒钟小声讨论几声,真正轰隆隆拼命绽放时刻,她不言我不语,是从小一起长大形成的默契吗?我竟然能感受到跟我频率振幅都相同的她的心跳,你在想你的那个他,对吗?

在20多岁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里,我们竟然一无所有。我想起了越南人陈英雄在青木瓜之味里的芬芳,我想起了美国人赛林格在深夜里的第235街与世界起舞,我想起了橘子洲头那个独自站在角落里看烟花的自己。如果可以,我真想用力抱抱当时的自己,并悄悄在耳边向你低喃:没事,我在呢。

你来的这一刻一定是烟花炸向夜空的最动人十分,三秒,两秒,一秒,砰!此刻我踮起脚尖亲吻你倔强的嘴唇,此刻我想把世间所有我拥有的美好一分不留的全都给你,此刻我的世界我的人生我的我全都是你,你就是我想要托付一生的小男孩儿啊,你真的来了。

是,我依旧面带微笑落寞的停留在那里,一个人,我走了,我们的故事结束了,他们还在,在烟花绽放的幸福世界里我是个局外人。当初我们憧憬的那样美好,你说要一起浪迹天涯,你说这辈子只和我做最无聊的事,你说要一直一起看橘子洲头的每一场烟花直到毕业啊,你还说我迷路的时候不要慌忙乱跑,就站在原地等你就好。我听了你的话站在原地,好久好久,人潮汹涌,而你却杳无音讯,烟花终有燃放殆尽之时,就像你,尽了就散了。

时过境迁,老家用黄土堆砌的、伴我走过整个童年时光的院子早已不复存在此刻我驻足的地方是庄严气派装修轻奢的所谓现代楼房,红墙红瓦配上洁白的瓷砖和平滑的水磨石地板,别是一番新农村风味,爷爷奶奶也如愿过上了整洁方便的晚年生活,仿佛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可这座偌大的三层楼房里,时常只有老两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再相视一笑,已经被透过玻璃窗的暖阳照着悄悄的进入了梦乡,只剩下电视机在墙上落寞的唱着独角戏。我只记得几年前拆老房子的那几天,爷爷不听家里人的劝,说什么都要在老房子里睡。他说:“不管怎么样只要房子一天没拆,它一天就是个家,既然是个家,就必须得有人守着!”第二天清晨他起了个大早,独自一人坐在窗边不语,缓缓地打量着房间里曾留下的每一点痕迹,看累了就深呼吸一次用粗糙的手掌心揉揉眼睛再看。我们家其他人都站在院子里,谁也不愿去打扰爷爷。到了中午,老房子就如燃尽的烟花,只剩下过眼云烟和飞扬的尘土。

老房子里承载了太多太多,是爷爷奶奶浪漫爱情和努力谋生活的见证,是爸爸和叔叔们外出打拼时累了唯一能停靠的港湾,是我们小一辈无忧无路快乐成长的童年栖息地。是啊,它的使命完成,繁华可以落尽,谁都忘了,但又谁都记得。

“快回屋了,傻站着干嘛,外面多冷啊。”

“啊?烟花放完了?”

“是啊,你不都看了吗?走,屋里有暖气,快回去暖和暖和。”

奶奶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今年年三十的烟花真不错,只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

我又悄悄地回过头对着未散尽的烟雾说:“你好,谢谢你来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