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金沛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金沛 > 正文

李金沛 /

今夜为你无眠

作者:李金沛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在幽黄白织灯的照耀下,我缓缓合上剧本,轻闭双眼抹去眼角残余的泪痕,无声地长叹了一口气,耳畔却依旧萦绕着丽娘喃喃的细语声。泪之为其绝美三妙,叹之为丽娘情之至也。


其一妙之于虚无。所谓“实处之妙皆因虚处而生”,从以留白来制造悠远意境之美的中国山水画,到白居易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再到中国园林建筑讲究的在有限的空间中营造一种步移景异的感觉,无不深刻体现中华文化中虚无之美的内涵。而《牡丹亭》的感人之一处也在于丽娘对于“梦中人”超越时空和生死的爱恋。

一个不谙世事的十六岁花季少女,却因后花园游园赏春梦一场,与虚无缥缈的心上人幽会于牡丹亭下梅树边上,致其梦醒后从此一蹶不振病怏怏。都言一场梦一场空,可丽娘在梦境中真切而又剧烈的怦然心动之感又有谁能体会,不论是柳梦梅,还是李梦梅王梦梅,也不论这一梦中人是否真的存在,丽娘的情是的的确确的动了,待其再往后花园寻梦却只能叹道:“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她竟然因为一个梦,因为一种渴望而香消玉殒,汤显祖高叹:“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她爱上了自己的青春,爱上了爱情本身。这样纯洁至深的爱仿佛穿越几百年的光景直抵读者的灵魂深处,丽娘因虚无而欢,又因虚无而哀,那股冥冥之中的巨大力量大概是情之至所带来的,感天又动地。

其再妙之于浪漫。没有什么能阻挡杜丽娘与柳梦梅之间的爱,即便是生死。当人与人之间的爱达到至深又至纯的境界时便是超脱生死之时,作者与民众之间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关于死而复生存在合理性的一种默契。如古希腊三大悲剧家之一的欧里庇得斯的代表作《阿尔克提斯》,其主人公为了保证丈夫的生命,她甘愿自己替他去死,当宙斯的儿子赫拉克勒斯听说后便同死神搏斗,让阿尔克提斯死而复生与丈夫再次团聚。超越生死的夫妻之爱给了人们巨大的心灵慰藉,也许这就是浪漫主义之美的独特魅力。

如果说他们的相聚是由外力作用的促成,浪漫的还不够彻底的话,那么丽娘与梦梅之间的“再会”便是两人突破层层阻力,以真情为动力勇敢争取来的。丽娘不甘心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奔于九泉之下,便化作游魂重返人间寻找梦中人柳梦梅,柳梦梅也凭借自己曾经的梦,坚信“梅花树下,立着个美人”,完全信任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天仙般的游魂,也不顾一切世俗的阻挠,掘墓救人,终于在各自的争取下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在我们看来这是极其理想化的结局,殊不知当丽娘春梦肆起的那一刻,她已全然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界限,就像一个初恋未果的少女整日沉浸在无限悲伤之中无法自拔,那么汤显祖也索性选择成全这个小女孩,给她续一场仍未做完的青春华梦。

其三妙之于细腻。汤显祖以起美丽而含蓄的语言塑造了感情极其细腻的杜丽娘这个大家闺秀形象,比如这段“步步娇”:“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说的是丽娘对着镜子打扮,明明是自己要照镜子,可偏还这么说:“没想到这镜子偷偷地照见了我,害得我羞答答地把头发都弄歪了。我这闺秀怎么能随随便便现身呢?”这样的丽娘是何等的自恋啊!但却显得娇羞又可爱让人看得出她满满的少女气息,不得不叹服汤显祖的生花妙笔啊!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不读《牡丹亭》怎知其眷美如花,让人流连忘返。今夜读懂了丽娘的酸酸楚楚无人怨,读懂了汤显祖的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此之谓情之至也!今夜无眠,只为《牡丹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