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纯洁 > 正文

何纯洁 /

人间有小满

作者:何纯洁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己亥年四月十七,即五月二十一,正为小满。此时阳光正好,雨水并不凶猛,世间万物均有收获,但因仍有余地,所以这样的境况里隐隐留着矢志向前的意味,万物皆在精进。五月里,我最喜欢的节气是小满,正如《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里记:“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小满足,小确幸,人生需要留白,更需要小满。


五月生了一场病,也因此,病后更懂人生里小满状态的重要意义。

到了某一个特定的阶段,以前有意无意逃避的现实压力也会铺天盖地而来,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也一个个接踵而至。在这个动不动就热血沸腾的年纪里,好像大家都积蓄着足够的活力,时刻做好了五十米冲刺的准备。这份无畏无惧和勇往直前是真的,但爆发力耗尽后长久的茫然和倦怠也真实可感。

我像一根紧绷的弦,每天在做表、写稿、备考与专业课复习上轮轴转,争分夺秒的副作用是效率渐低,于是骆驼上的稻草越来越重,我先是成为一个报复性晚睡病患者,再然后直接急性胃炎。

在医院里遇到的大多数人因为病痛侵袭都神色憔悴,看着他们就像在照镜子一样真实。我一个人排了很久的队,偷偷地看着每一个人的脸色和神情,旁观周遭的嘈杂和吵嚷,猜着每个病人有着怎样的一生,最终得出了人生不易的结论。

中途很想去买个粥,但又不想重新再排队,于是我随手发了个动态开玩笑着哭惨。当时真的不觉得委屈,只是心里还记挂着我一份专访稿快到交稿日期。打点滴时,突然收到了一份粥,外卖小哥说订餐的人千叮咛万嘱咐要送到我手里,让我趁热喝。我不知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边喝着边偷偷酸了鼻子,以前惯常将一切负面情绪归咎于自身的平庸无能,可病来如山倒,倦怠至极时,被远方朋友一句“你要对自己宽容些”和一碗粥感动得一塌糊涂。

药水一滴一滴,使得我昏昏欲睡。我突然想起大二时曾跟朋友绕着北院田径场一圈圈地走,走着走着觉得我们像极了初夏时节那些半黄半绿的草儿,青黄不接的年纪里,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属于什么样的色调,只在微弱的清风细雨里零星探头,时不时地附和着摇曳。都说无欲则刚,当你放低自己的心理预期,放松对自己紧绷的限制,你可以做到不仰人鼻息,可你还是需要倚仗天意,倚仗关键时刻的那一点点运气。正是未来的随机性和偶然性让我极度没有安全感,但当我停下来思考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过度放大了这份悲观情绪。

成年人已经开始在经历失败和低潮,经历茫然和无措,但正是这些经历让自己成长,甚至让自己有了“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的悲悯之心,从而更能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所谓“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当我学会抛弃多余的情绪,开始和那个心比天高的自己握手言和时,人生的小满状态,让我获得了一种心灵的宁静。这种刚刚好的状态即小而满足,充满着期待,朝着未满的空间和余地去精进成长。

“当英雄路过的时候,总要有人坐在路边鼓掌。”这个世界,命运就是如此荒腔走板,绝大多数人拼尽全力,终究只能拥有一个平凡的人生。一个人的强大,并非看他能做什么,而是看他能承担什么。英雄是少数派的身份,平凡才是大多数的,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的平凡个体,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英雄。我们最需要的是这种大多数平凡,是不被平凡击溃的勇气。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草木繁盛的五月时节明媚,天气晴暖,夏风催人,初夏的风不似春风温柔,但也吹得杨柳依依。蓝天里浮云翻涌如画,榴花明艳如火,麦粒灌浆至半饱状态将满未满,至此,万物生长,万物皆可入诗。

所谓人间小满,是大痛初愈、小恙安然。若能在五月的清晨看看路边的栀子花,你能感受到个中云淡风轻的气息,也能感觉六月近在眼前。你靠近她们,一丝丝微凉沁入心田,那种舒爽,让人忍不住和夏天打个招呼:

“你好呀,初夏!”

“你好啊,栀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