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何纯洁 > 正文

何纯洁 /

总空花幻影当前

作者:何纯洁发表时间:2019-08-29浏览次数:

《长生殿》是洪昇“经十余年,三易稿而始成”,初名《沉香亭》,继改称《舞霓裳》,三稿才定今名《长生殿》。剧本讲的是唐玄宗李隆基和贵妃杨玉环的爱情故事,取材自白居易《长恨歌》和白朴《梧桐雨》,当时在市井舞台演绎,一时间取得了“勾栏争唱,非此不奏”的效果,被称为“千百年来曲中巨擘”。

洪昇在情节铺排上别出心裁,五十出里有三十出详细描写李杨爱情的经过,将天宝遗事渲染流传成一个前所未有的爱情故事,他充分借鉴前人的创作成果并“借旧曲,翻新意”,将唯美悲戚的爱情注入到严肃的历史事实之中,令乏味冷酷的故事增添亮色,赋予《长生殿》新的视角,新的主题,新的表现方式,使得《长生殿》在中国文学史和戏曲史上独树一帜,经久不衰。《长生殿》赋予了“帝妃爱情”这一母题新的内涵,结合李杨爱情主线,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洪昇式爱情”主题。


一、由欲到情:情不知所起

“轻盈臂腕消香腻,绰约腰身荡碧漪”。杨玉环原是唐玄宗之子寿王李瑁的王妃,美艳不可方物,“寰区万里,遍徵求窈窕,谁堪领袖嫔嫱?佳丽今朝,天付与,端的绝世无双”,读之令人神思缥缈,欲一观也。在如此绝伦美色下,李隆基受原始本能冲动的驱使封其为妃,起初的这份感情既是对“丰姿秀丽”的肉欲贪恋,也是对“倾国之貌”的美色之恋。最初在与杨玉环的爱情行为中,他所寻求的是一个男性对原始性欲的满足。洪昇不避艳色靡乱的帝妃私生活描写,如在《定情》《春睡》《幸恩》《窥浴》中,以“只见你款解云衣,早现出珠辉玉立”“锦云中一对鸾凰”表现出李对杨肉欲的渴望和对鱼水之欢的贪恋。鸳帏秀幕芙蓉帐里,“红玉一团,压着鸳衾侧卧”,杨玉环美丽姣好的容颜与丰腴的体态深深吸引着李隆基的爱欲。这是李杨最初纵情声色、追寻享乐满足的爱情生活。

中国历来都有着“红颜祸水”的说法,从夏商周的妺喜、妲己、褒姒就能看出,但不同于《长恨歌》和《梧桐雨》女色误国,耽误朝政的论调,《长生殿》里摆脱了“女色亡国论”的传统思想,把白朴《梧桐雨》丽杨玉环与安禄山私通的情节也删了,《絮阁》里,因为梅妃事件,杨玉环说:“到日三竿犹不临朝?”唐玄宗则“妃子劝寡人视朝,只索勉强出去”,可见杨玉环顾全大局,唐明皇亦勤于临朝。又如《制谱》杨妃问“陛下今日退朝,因何恁晚?”答道:“只为灵武太守员缺,地方紧要,与廷臣议了半日,难得其人,朕特擢郭子仪,补授此缺,因此退朝迟了。”

洪昇开篇即点题,本传奇乃写“古今情场”,“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李对杨的爱不只基于爱欲,更是对那个集美好才情于一身的女子的真心喜爱。杨玉环的才情集中体现在《霓裳羽衣曲》,在第十二回《闻乐》、第十三回《制谱》、第十四回《偷曲》和第十六回《舞盘》均有描写,她可以把梦中的整支曲记下来,并且自己谱奏成篇,也可以在盘子上跳舞,“独擅千秋”。在《制谱》中,洪昇将他们两人的爱情加以升华,两人通过音律舞蹈实现艺术的共鸣、心灵的沟通。李隆基其实是一个精通音律的艺术家,在杨玉环面前他可以不顾一切地与她一同夜谱羽衣曲、日做霓裳舞,志趣相投自然情感日笃,后两人又在长生殿海誓山盟,并以“钿合金钗”作为定情信物。

二、至情不泯:三千宠爱在一身

《长生殿》以前的李杨爱情主题作品多以帝妃爱情侧重点,多从政治角度和国家利益来考量和评价,而《长生殿》则是从至情角度高扬一种真挚的情感,还对他们追求至情给予充分的肯定。

晚明文坛以“尚情”为中心,《长生殿》剧本开场曲也写道:“古今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可是这份至情偏偏发生在皇帝李隆基身上,作为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他是整个封建社会至高无上的权力化身。“存天理,灭人欲”“克己复礼”等封建伦理的道德规范,要求皇帝不能只专情于一个妃子,不能肆意追求人的自由与感性。但《长生殿》的独具特色之处就在于这种“精诚不散,终成连理”“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的寻常儿女爱情。

在李杨爱情发展过程中,唐明皇由于贵为天子,后宫佳丽三千,杨玉环也曾为之争风吃醋,发生过一些矛盾。第一次冲突为《楔游》至《复召》五出中,李隆基游幸曲江,召虢国夫人入宫侍候时,杨玉环醋性大发,言语间触怒了李隆基,李隆基一怒之下将玉环遣送回府。事后,李隆基后悔不已,见玉环的青丝后,顾念往昔种种情事,不顾帝王威严,又迅速命人将玉环连夜接回宫中。皇帝三宫六院是伦理纲常,处罚驳了皇帝威严的妃子是维护封建正统。然而李隆基常表现出愧疚与不安,甚至焦虑与紧张。无独有偶,第二次冲突是李隆基对梅妃旧情复燃,在翠华西阁偷偷复幸梅妃,欺瞒杨玉环不得后,身为帝王却对她百般认错、千般道歉,将梅妃遣回以寻求原谅。在李隆基的两次情变中,都以李杨重归于好收尾。

如唐明皇在《埋玉》一出的感慨:“堂堂天子贵,不及莫愁家”,这种完全逾越了封建社会伦理纲常的帝妃爱情模式注定走向毁灭。李杨的个人爱情最后发展为“逞侈心而穷人欲”,受到国家政治和封建礼制的多种挑战,一边是《盘舞》《窥浴》等的缠绵悱恻,另一边是《权哄》《合围》里国家政权的动荡。在前二十三出里,唐玄宗的安逸享乐与国家的内忧外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第二十四出《惊变》开始,便是全剧的分水岭。前半部分展现的是李杨花园赏花对饮对唱的美好场景,后半部分则是杨国忠直入花园向唐玄宗禀报安禄山起兵造反。哪怕是如此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李隆基最先想到的却是顾念贵妃“可曾安寝”“累他玉面花容”,深情款款溢于言表。马嵬坡惊变,面对爱人的甘愿赴死,李隆基大呼“宁可国破家亡,绝不肯抛弃你也。”

三、如梦如幻: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马嵬驿,六军先是杀了杨国忠,又逼李隆基赐死杨玉环,不杀杨玉环便不护驾西行。杨玉环不忍夫君蒙难,主动请死,临时还嘱咐高力士好好照顾李隆基,而后寂寂孤魂浮游于茫茫大地,尽管尸解还魂得以恢复仙班遥住蓬莱,仍心心念念不忘旧人,定情钗盒时时在手,泪眼朦胧滴不尽相思之泪。至于李隆基在击败安禄山之后回到长安,此时已没有了玉环相伴,他闻铃肠断,见月伤心,不时对着杨玉环的雕像痛哭。

《长生殿》以第二十五出为转折点,从叙事结构上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写实,着重表现李杨爱情悲剧,第二阶段写幻,着重宣扬两人的至情不泯。李杨爱情并没有因为兵乱和贵妃的离世而结束,相反他们脱离了人间世俗,脱离了帝妃恋既定的悲剧环境,情感更加真挚动人。《埋玉》这出是李杨爱情由现实转向梦境的一出,之后李杨之间的生死相思之情感人肺腑,其情真意切可谓是异于常人。在杨玉环捐生的一个月后,李隆基将帝位传给太子李亨,彻底摆脱了帝王身份的限制,不再受社会角色的束缚。他派方士去海外寻找蓬莱仙山,最终感动了天孙织女,最后他们生离死别、天人永隔的思念与爱恋,以梦的形式得到消解,他们在月宫相会,并可永远居住仞利天中,“恩情美满,地久天长”,以“有情人终成眷属”来证明“情”之伟大,证明真情足以超越一切的爱情信念。


钱穆先生这么评价中国的传统戏曲:“一切严重的剧情,则如飞鸟掠空,不留痕迹,实则其感人深处,仍会常留心坎,这真可谓是存神过化,正是中国文学艺术之最高境界所企。”《长生殿》属于长篇内容,但通读全剧却丝毫没有余赘之感,剧中场面壮丽,情节曲折,并且组织相当严密,主次结合,且用新奇的手法将可见之物寄予不同之情,这样就给人一种脉络清晰的感觉,钗盒为经、盟言为纬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如唱词所写,“升平早奏,韶华好,行乐何妨。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所谓“知音互赏式的凄美爱情”,情之所衷,实乃帝王家罕有。情深似海,又是大团圆结局,看似喜剧,只不过正如其唱词所说,总空花幻影当前,人世间不过就是凡间梦,悲欢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