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婷婷 > 正文

唐婷婷 /

故乡对鲁迅的影响

作者:唐婷婷发表时间:2019-10-01浏览次数:

环境能够影响人,绍兴市,是中国历史名城,是著名的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是一座文化浓郁极富地方性色彩的城市,年少在家乡度过的十几年对鲁迅产生了深刻且久远的影响。虽然鲁迅并未将自己的创作归入“乡土小说”,但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写作“乡土小说”的是鲁迅,他是中国现代“乡土小说”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早年的很多作品是取材于故乡的,描绘了一幅幅富于浙东水乡地方特色的风俗画与风景画。

 

一、故乡对鲁迅写作风格的影响

绍兴多产师爷,清代官署中的幕僚,在幕府中办事的那些类似今秘书、参谋等文职佐理人员,由于绍兴籍人较多,故称“绍兴师爷”。他们是一些受过专门训练,在法律、财会、文秘等方面具有专门知识和一技之长的读书人,被各级地方长官聘请为某一方面的私人顾问,不带官职而参与政务。

“无绍不成衙”不仅表现为绍兴师爷遍布各地衙门,也表现为很多地方的衙门中书吏多绍兴人,绍兴籍大名士李慈铭在日记中写到这种情况:“吏皆四方游民无籍者充之,而吾越人更多。”此“越人”即绍兴府人。在京师许多衙门,书吏之职几乎被绍兴人垄断。师爷和书吏之所以多绍兴人,与绍兴人文化素养高、苛细精干、善治案牍等特点有关。绍兴向为文化之邦,绍兴人处世精明,治事审慎,善于言辞,具有作为智慧的多方面能力。

而鲁迅的杂文像匕首,像投枪,直击敌人的心脏,是艺术性的政论文,是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的融合,这与“绍兴师爷”历史文化渊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鲁迅的杂文,正是这样一种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言辞犀利,锋芒毕露,具有鲜明的批判性、否定性、攻击性的特色。如鲁迅先生在参加了北京学生运动受害领袖刘和珍的追悼会之后,亲作《记念刘和珍君》一文,“惨像,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这段文字读来悲愤之情铺泄而来,这是鲁迅对反动派的愤怒控诉,意思是一个民族之所以衰亡,之所以被压迫而默无声息,正是由于反动派的残酷迫害所致。将攻击的矛头直指黑暗腐朽的段祺瑞政府,揭露反动派的下劣凶残,鼓舞革命群众进行斗争,发挥了巨大的战斗作用。

再如鲁迅的《战士和苍蝇》中“战士战死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现的事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安全,远在战士之上”,鲁迅以战士和苍蝇分别比作为国奋斗乃以至以身殉国的革命者和攻击他们的军阀,并形成鲜明对比,揭露了攻击孙中山先生和民国初期革命先烈的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奴才们的卑鄙、渺小的本质,表达了他对革命者的深情赞颂与对军阀的极端鄙夷之情。全文短小精悍,比喻确切,语言有力,论述自然,哲理深刻。

二、故乡对鲁迅写作内容的影响

鲁迅外祖母家在农村,使鲁迅能够和许多农民亲近,“逐渐知道他们是毕生受着压迫,很多苦痛”。这都深刻影响鲁迅后来创作,鲁迅的很多作品体现了关注农民的命运,探索中国的农民问题的思想。首先他描写了清末民初时期中国农民生活的艰辛与悲哀,如《故乡》里的闰土,记忆中的闰土是“那金黄的圆月下,碧绿的瓜地上,项带银圈,手捏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刺去的活力少年”,是“我”的小伙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很多欢乐。而中年的闰土却是“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了很深的皱纹”,“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缩着”,还叫他的孩子水生给老爷磕头。多子,饥荒,苛税,兵,匪,官,绅使闰土变成一个麻木的木偶人,凸显了封建礼教对农民精神的摧残。              

其次鲁迅的小说展现了中国农民双重精神特征,一方面,他发掘农民善良、质朴、勤劳的品质,如《社戏》里,“我”想去看戏,但外祖母又很担心,双喜、阿发、桂生等聪明活泼的小伙伴们做通了外祖母的工作。而且他们都通水性,照顾“我”坐船,“双喜拔前篙,年幼的都陪我坐在舱中,较大的聚在船尾”,保证我的安全,而且他们陪“我”看戏,写出了他们负责又乐于助人的品质。回来的时候去偷罗汉豆,小伙伴胆大心细,觉得偷自家的比较好,还偷了六一公公的豆子。六一公公发现之后,并没有真正地责骂我们,反而听到“我”夸豆子很好的时候,还非常感激“我”,将大拇指一翘,得意地说道,“这真是大石镇里出来的读过书的人才识货”,后来还送了煮熟的罗汉豆给“我”,刻画了自然纯朴的农民形象。另一方面,鲁迅的小说又展示农民麻木愚昧的状态,如《祝福》中众人对祥林嫂悲剧的赏鉴,“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地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鲁迅写出了当时人们的自私自利,麻木阴暗的看客心理以及世态炎凉的现状。鲁迅看到了中国农民多少年来的悲剧命运,给予深刻的理解和深厚的同情,但是他的描写是沉重的,以唤起人们对中国农民现实要有清醒的认识,特别集中在毫不留情地揭露了批判了农民身上体现的麻木、愚昧、落后的思想性格。

鲁迅出身于一个渐趋没落的士大夫家庭,7岁入读本宅私塾,12岁入读“三味书屋”,接受严格的传统文化教育,随之也萌发了他的反叛思想。13岁时,祖父介孚因科场贿赂案入狱,被判“斩监侯”,曾举家避难在外,被蔑称为“乞食者”;此时父亲伯宜又重病卧床,家计靠典当维持,遂由小康家庭而坠入困顿。鲁迅作为长子,深感世态的冷暖炎凉,“以为在这路上,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小时候的经历给鲁迅的思想产生重大的冲击。

《父亲的病》鲁迅回忆了儿时为父亲延医治病的情景,“我有一种丹”,有一回陈莲河先生说,“点在舌上,我想一定可以见效。因为舌乃心之灵苗。价格也不贵,只要两块钱一盒”,这篇文章十分体现了当时社会庸医的无能,他们明知道病已经没法治了还故意蒙骗,看似开的是神丹妙药,其实就是故弄玄虚,使用障眼法,对病是没有一点疗效,搞得家里人东奔西走到头来还是白忙活一场,并且对治病只是忙于应付而草草了事,给人看病只是为了那些身外之物——金钱。那时的社会就像鲁迅的父亲一样病重了,让鲁迅体会到人生的伤悲。

   再如鲁迅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毫不留情地揭露了宗法家族的弊端,“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吃我呢?还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鲁迅以其长期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的深刻观察,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呐喊,表现了作者对以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为主体内涵的中国封建文化的反抗。小时候家庭的变故,让鲁迅看清了封建大家庭里的自私自利,丑恶的嘴脸。

   三、鲁迅对故乡的感情

   他早年在北京所写的《孔乙己》、《风波》、《故乡》、《社戏》、《祝福》等都是是取材于故乡的,描绘了一幅幅富于浙东水乡地方特色的风俗画与风景画,充满了“故乡情结”。

   鲁迅对故乡充满怀念之情,他的许多作品中都反映了绍兴文化浓郁的地方性色彩。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鲁迅用清丽的文字描写了生机盎然的百草园。“从一扇黑油的竹门进去,第三间是书房。中间挂着一块匾道:三味书屋;匾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没有孔子牌位,我们便对着那匾和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是拜先生”,三味书屋则是一个充全不同的世界,作者逼真地写出了三味书屋的陈腐味。

   还有《孔乙己》中孔乙己经常去咸亨酒店喝酒,对店小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社戏》中“忽而一个红衫的小丑被绑在台柱子上,给一个花白胡子的用马鞭打起来了,大家才又振作精神的笑着看”,看社戏是镇上的习俗,“直到现在,我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鲁迅的作品随处可见他的故乡情结。

   鲁迅的作品还表现了对故乡衰败的慨叹。鲁迅与家乡阔别多年,将它作为精神的寄托和理想的象征。但是当他们重回故乡,却不是记忆中的故乡,而是衰微破败,满目凄凉,这使得鲁迅感到怅然若失,悲愤伤感,产生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辛酸、凄楚的情绪。如《故乡》中“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鲁迅记忆中那么美好、鲜活的故乡消失了,所以他充满了伤感之情,实际上是对当时黑暗现实的强烈不满与憎恨。

总之,绍兴这座充满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对鲁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而且也是很长远的影响,它影响鲁迅的写作风格,影响鲁迅写作的内容,鲁迅也对故乡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作品里随处可见“故乡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