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李慧琴

当前位置: 首页 > 李慧琴 > 正文

李慧琴 /

秋意浓

作者:李慧琴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星城的秋天好像来得格外早也格外突然,仿若炎热夏日午后的一场对流雨,说来就来,没有预兆——好像某天早晨你一开门就突然与迎面的凉风撞了个满怀,袭人的冷意让你不禁往后缩了缩;刷牙的时候一口水灌进嘴里,凉水沁入整个口腔,牙齿竟好像要从牙床脱落;路上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湿的,潮湿粘腻的寒气慢慢从脚底渗上来,硬生生地将行人的脚步拖扯得迟缓。

对,秋天来了,突然,细密,而又绵长。这是南方的秋特有的特征。


北方的秋大多声势浩大,大风刮过,落叶簌簌,金黄的叶子铺满一地,厚厚的,软软的,像是一床珊瑚绒的毯子,反倒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而南方的秋风虽盛,却也没有让树叶变成金黄簌簌落下的魄力。南方的常绿乔木秋天大多不掉叶,只是树叶的边沿慢慢褪掉了绿色,染上了令人疲倦的黄,一簇簇半黄半绿的叶子静静地耷在枝上,安然静谧,却也给人一种凄清悲凉的触觉,对,是触觉,仿佛你可以触摸到那片片的黄,怠倦忧伤。

秋意渐浓,她出现在枝叶交错间,于是树叶开始渐渐枯黄;她出现于行人温暖的脖颈,于是脖颈开始被各色围巾包裹;她出现在那个卖豆浆的小店里,于是冷清的小巷中升腾起温暖的雾气。她悄无声息地,钻进生活的每个毛孔,每个细胞。所有的东西仿佛蒙上了一层浅浅的忧伤,枯黄的,安静的,萧条的。

站在桃子湖畔,曾几何时层层郁郁的荷叶已经衰败,只留下零星的或折或弯的荷茎,在迷蒙的水雾中若隐若现,仿若有着大量留白的一幅写意画。湖水在秋风的吹拂下晕开一圈圈涟漪,湖边的柳树依旧袅娜,只是少了几丝勃然的生机,像一位独守空闺的思妇,美丽而忧伤。
南方的秋就像一幅黑白素描,线条简单,意蕴却悠长,虽是透着凉意,却也同样有温暖的“斑斓”色彩--当欢声笑语融入秋风中,一切都变得明朗。
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挽手依偎着,手心豆浆冒出的热气散在脸上,融进温暖的酒窝里。嬉笑打闹声仿佛一颗石子投入秋日这片湖中,激起层层涟漪。秋天仿佛没那么凉了,冷硬的线条里似乎飞进了几片红叶,突然就欢快起来。说起红叶,就不由想起爱晚亭那漫山遍野的红,蓊蓊郁郁的枫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好像枕边情人的私语,缱绻低沉。山中,树下,路旁,到处都是人们欢快的音调,有朗朗书声,有亲切寒暄,亦有孩提稚嫩的惊叹。一串串笑语好像变成了融融的阳光,照在红叶上,映出炫目的光芒。
秋天不只是像郁达夫所说的那样“清”“静”“悲凉”,更是代表着收获硕果的欢乐与希望,对,希望,谁说只有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金色的秋天和累累的硕果不也为来年藏下了希冀的种子吗?正是有了金秋的硕果,才更激励着人们来年继续奋斗不是吗?

金桂飘香的十月,我们迎来了校庆——我们回顾着湖师大八十年的风雨历程,感受着湖师大的厚重,感慨着湖师大的活力,感恩着前辈们的耕耘与奋斗,更时刻准备着,准备着传承和弘扬这可贵的精神……秋天于我们而言又多了更多意义。我们在这个秋天收获着,也快乐着。

秋风再起,眼中已不再只是发黄的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