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甘婷 > 正文

甘婷 /

“宝”可以是“宝气”的“宝”,但更应该是“宝贵”的“宝”

作者:甘婷发表时间:2019-05-29浏览次数:

“‘宝’是傻的意思,‘宝气’就是傻气。”

《马桥词典》是中国作家韩少功先生的小说作品,书中共收录了115个词条,以词典的形式展开行文,向读者叙述了发生在湖南的一个小乡镇——马桥镇的民间故事。总体来讲,文章总共给我们讲述了两类故事,一类关乎于政治,一类有关于民间。我不敢确定这样子的归类是否正确,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从不同的主要人物身上都读出了不同主题的故事。他们之间会有很强的联系,但各自反映出来的实质是有所区别的。这次来讲讲发生在志煌身上的故事吧,也来试着了解志煌到底让我们收获了什么。

暂且大致从第59章豺猛子开始,一直到第64章三毛结束。短短几章的文字,至少让我看到了四个方面的志煌。我想,看过作品的人,大部分都会用“宝气”来形容他吧。这本没有错,因为作者也是围绕着“宝气”这个词条进而介绍描写志煌的。但是在我看来,他的“宝气”里藏的是他的“宝贵”。所谓的“宝气”其实是外人所看到的也所认为的样子,但是这恰好就是志煌“宝贵”外化的样子。所以啊,在我看来,在志煌身上,表现出来的是外人所认为的“宝气”,但是他内心的实质是“宝贵”的深藏。“宝”不仅仅可以是“宝气”的“宝”,更多的还是“宝贵”的“宝”。

“宝”是“宝贵”的“宝”,是志煌所表现出来的凶猛、蓄势待发的性格。“豺猛子”的词条在文中指的是民间的一种平时蛰伏不动、发作起来却十分凶猛的鱼。这是一种虚构的描写,也是虚构的说法。就是恰恰这样子的一种简单的讲述,让我们从另一个方面读出了作者为了塑造志煌性格所展现的铺垫。其实,在马桥镇,志煌这样子的人很多,他们处于底层。就类似于“豺猛子“蛰伏在水中一样,风平浪静的时候就潜在水里,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变会惊动它,进而看到它在水面下翻滚而起。

其实从很大的程度上来讲,这也按时了中国像志煌这样的农民的性格特点,亦或者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受到压迫,因而一直在底层潜伏。但是,在很多关键的时刻他们也可以有淋漓尽致的大爆发。“任何爬满青苔的地方,也许会突然裂开一只黑洞洞的眼睛,冲着我漫不经心地眨一眨。”这双“眼睛”带着怀疑、带着审视,他们在“看”这个社会,在看这个中国。志煌代表了那个时代里最烈的那群人,他们可以沉默不语,也可以突然的爆发。这是志煌这个人物所展现出来的“宝”,这个是“宝贵”的“宝”,是他性格里的刚烈,也是他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的农民的倔强与执拗。

“宝”是“宝气”的“宝”,是在很多人看来他怂怂的甚至有些害怕的样子。村里的人都说他“宝”,还让他有了“煌宝”的外号。他在大众面前调侃本义,一度让本义觉得自己在大众面前丢了面子。在我看来,志煌只是说做了一件在他看来很平常、很随性的事儿,但在场面人看来,就是志煌不懂事儿了。他不懂得作假、不懂得给干部让座、还会有很多让人不理解甚至可以取笑他的做法……在旁人看来,这是真的有点“宝”。而在我看来,这只是他的本性罢了。

志煌活得很敞亮、很真实,他只是单纯地认为这个社会间的人情世故很单纯而已。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当时那个时候中国底层人民身上的老实厚道,亦或者说是老实巴交。在任何的时候,这样子的特性都一直存在,基本都会让人吃亏的。这样子的朴实纯粹在很多场面人看来就是死板、“脑子转不过弯来”,那是真的有点“宝”咧。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个“宝”也是难能可贵,因为没有这一份“宝”,好像我们也看不到那个社会里农民最原始的样子了。志煌“宝里宝气”确实让他也吃了很多亏,但是终归来讲,他的“宝”也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那个社会中不可多得的性格。从这些方面来讲,我想,这个“宝”并不是坏事儿。

在志煌的生命里,三毛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过客。三毛被称作马桥最烈的牛,都说只有志煌可以治得了它。志煌与三毛有一种莫名的缘分,更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一直以来,志煌都把牛看成自己的朋友一般。他会亲自去放牛,给牛找最嫩绿的草、最干净的水,往往是把牛先安顿好了才顾得上自己。在别人的手下,三毛总是最不听话的。因而犯了很多的错误,在大家都想着把三毛卖掉的时候,志煌给它担保了下来。这是志煌对三毛的珍惜,也是对自己的承诺。不过最后世事难料,三毛又伤人了,这使得志煌也无能为力。三毛流泪了,但是志煌的斧头还是向三毛的脑袋挥去。志煌很是纠结,但是他“说话算话”。最后叫出来的那一声“三毛”,算是道别,更多的是心疼与不舍吧。在农村这个大环境里,三毛对于志煌至关重要,不仅仅只是生产生活上的帮手,更是日常的陪伴、情感的寄托。说志煌“宝”,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理解成他对于三毛傻傻的但是却深厚的感情吧。在与三毛的故事里,志煌“宝”得让人感动。

回归到对志煌这个人物的总体认知上来讲,不论他性格里有多“宝”,也不管他做了多少在很多人看来“宝里宝气”的事情,在我这里,他的“宝”终归是“宝贵”的宝。说他不懂得作假、不懂得给干部让座,但在我看来,这是他的诚实与恪守本心,是他活得真实坦荡不会阿谀奉承。打出来的岩石都被人无缘无故地拉走了,他再次看到的时候也只是用特别的方式证明了是他手下出来的岩石,而不会去找人争论把岩石拿回来。有人来找他哭诉,他二话不说给人做了最好的一块石碑。其实这些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只是他骨子里藏不住的善良让他又“宝里宝气”地对他人的哭诉没法拒绝。甚至被扣了工分,但是他不后悔。遇到来偷他家笋子的小偷,追过去之后人家小偷都战战兢兢的了,而志煌还奋力把小偷从沟里救了出来。最后不仅没有对小偷声讨些什么,反而把笋子给他了。“志煌看着那人的背影有些好笑,好一阵以后才有疑疑惑惑的表情。”在他的意识里还是待人善良,虽然后来想起会疑惑,但是也只是一种情绪上的波动而已,并不影响他已经做的甚至以后想要做的事。

你说志煌他傻吗?即使是傻,也傻得可爱吧。当村里的人一直在笑他傻的时候,“志煌对这些话眨眨眼,只是抽他的烟。”他的不言语就表明了他的态度。后来跟本义之间的争论,刚烈的气势在很大程度上把本义和身边的人都吓到了。这只是志煌在面对不公时自己可以做出的反抗,很庆幸的是,他知道自己要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最后大家叫志煌“煌宝”的时候,心里必定都是满满的感恩与钦佩。好像在这里,志煌的“宝”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也让更多人真正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在很多人看来,马桥本身是国家权力意识和民间文化形态混合的现实社会缩影。各种意识形态在这里构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充满了不确定性。志煌的一声都被套在这样子的一个世界里了。在志煌身上,最主要的词条还是“宝气”,但是在我看来,“宝气”只是他表现出来的样子,也是身边的人给他的标签。“宝贵”才是他骨子里的本质,善良为人,淳朴为事。虽然因为时代的影响,很多所谓的权力通过话语及对话语的解释,压抑了民间世界的生命力,但是总会有勇敢不屈的人爆发出顽强的生命力。文中赋予志煌的词条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多样的并且是特别的农民形象,这些个背后隐藏的是民间的正道和对所谓权力的不屈反抗。通过志煌的故事,可以以小见大。他面对本义时没有表现得卑微与软弱,而是在很大程度上释放了自己的本性。同时他的所作所为,也让我们看到了极度压抑下的中国农民的所恨所爱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展现。

“宝”可以是“宝气”的“宝”,但更应该是“宝贵”的“宝”。从志煌的“宝气”里,我更能感受到他的宝贵。他的本质里是“宝贵”,只是被大家所认为的“宝气”外化了。我想也是因为有了他,让那个时代里的马桥镇在如今看来也没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