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聪聪 > 正文

石聪聪 /

论《爱乐之城》的共情心理机制构建

作者:石聪聪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爱乐之城》自2016年发行以来便在世界范围内拥有良好的反响并一举斩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最佳女主角奖等六项大奖。在近年来世界电影发展潮流趋势来讲,歌舞片趋于较为没落的趋势,爱情片市场则因为拍摄数量过多难免在众多电影类型中落于俗套。对于现代电影市场大环境来讲,《爱乐之城》的成功离不开影片中的共情心理机制的构建。

共情即将观众带入到故事叙述中使其根据自身特质对相应的人物角色及其活动进行一定的理解与认知,从而在观影过程中形成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效果。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共情是观众的主观活动,但其并离不开影视语言及故事内核的相应引导。所以本文将从影视语言及故事内核两方面来论述《爱乐之城》的共情心理机制。

影视语言中共情机制的构建可通过三点来表达。一,社会缩影的隐喻。影片以堵车时的歌舞狂欢开始,在歌舞狂欢中人们尽情地对自我进行表达。伴随着汽车鸣笛声响起,进行自我表达的人们纷纷进入车内进入真实的现实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社会与科技的繁荣相伴而生的是个人价值感的缺失。人口基数的增大与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使得岗位竞争日益激烈,这使得人们不得不按照市场的定势需要进行自身塑造而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大幅度减少。影片中刚开始的堵车狂欢到后面的开车上路在观众潜意识中进行经验调动与联想性引导,使其于自身处境相印证从而增加观众认同感引发社会共情。二,爱情悲剧的隐喻。影片中男女主在确认恋爱关系之前,男主约女主看电影后在路上用歌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不安与梦幻感:“谁知道这是一个梦幻乐章的开始还是另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谣。”在电影院中两人准备接吻时恰逢电影散场灯光亮起。在两人确认恋爱关系后女主开车经过电影院发现电影院已经倒闭。种种细节都在传达出一种无力感与悲剧意识。即使影片大部分多层次采用喜剧因素。但悲剧的铺垫仍然能被观众以潜意识察觉并通过焦虑与期待的方式表达出来。并且喜剧的形式与悲剧的细节相融合在观众心中成功构建起复杂的矛盾感从而调动起其对生活悲喜剧形式的联想认知。使得观众在生活层面上产生认同感及共情效应。三,梦幻形式的表达。《爱乐之城》中男女主人公在确认恋爱关系后在星空中跳舞。其在影片末尾部分更是有一段由男女主想象构建出来的蒙太奇段落。这种拍摄手法用于爱情的开始与结尾。并用梦幻唯美的场景构建将爱情的美好演绎地淋漓尽致。这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绝大多数人对爱情的定义。符合其中美好但梦幻的定位。导演对艺术空间的使用在对观众潜在心理进行迎合的同时同样保持了现实性与理性构建。从而在心理机制上引起观众的认同感及共情效应。


故事内核对共情心理机制的构建则可以通过四个方面进行说明。一,贩卖梦想。《爱乐之城》虽然主线为爱情故事但其副线却是两人的梦想。从编剧语法上来讲,由于梦想在影片中具有贯穿性其甚至可以称为本部影片中的主线。而影片对梦想的贩卖主要经过四个阶段。首先是追寻。对于男主人公来讲其热爱爵士乐,想要为爵士乐开一家酒吧。对于女主来讲其自幼受到姑妈的影响始终怀有对演艺事业的热爱。影片的开始男女主人公便处于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其次是失败。主人公光环在影片前期并未出现,男主人公因为擅自演奏爵士乐被解雇,女主人公面临一次又一次的面试失败,即使是有二次面试的机会也是空欢喜一场。然后是妥协。对于男主人公来讲,在一定程度上他因为爱而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爵士乐,加入乐队进行不停歇的商业巡演策略。对于女主人公来讲,其在舞台剧演出结束后回到家中想要重新回到学校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并在男主带来面试邀请的消息时选择拒绝,并直言不讳自己对失败产生了畏惧,对自我产生了怀疑。最后是坚持与成功。影片结尾男主人公重拾自己曾经的梦想以及对爵士的热爱开了爵士酒吧。女主人公则如愿成为明星人物正式开始自己的演艺生涯。影片中对梦想四个阶段的表达不论是刚开始的坚持还是后来的逃避妥协自我怀疑或是最后的再一次选择拥抱机会皆极为符合人类共通的心理特征。皆是依据最小损伤最简单决定的原则进行的情节推进。这无疑使得观众对梦想这一副线产生认同感及共情效应。

二,对自我价值的突出与肯定。《爱乐之城》虽然是爱情电影但其并非按照理想化模式与脑残套路对爱情进行大肆推崇。男女主人公虽然很爱对方,但其并未在爱情中丧失自我。男女主人公在梦想与爱情之间选择了前者。这一设定使得双方角色为成熟而完整的人格。其摆脱了青少年理想化的爱情模式并将其转化为成年人的冷静与成熟。人类的主观性较强,其心理机制与思维意识皆是围绕主观认知进行构建。而在个体进行主观认知的过程中,其自我意识与自我价值被压制在潜意识中被其余意识衍生物所遮掩。而《爱乐之城》中对自我价值的突出与肯定对于青少年群体来讲可对其潜意识产生一定的影响与引导,对于心智发展成熟的成年人来讲则会引起较强的共鸣感与共情趋势。

三,悲剧体系的普遍性。在影片《爱乐之城》中,其最大的悲剧性即爱情与梦想不能两全。对于男女主人公来讲,理想与现实中最大的鸿沟便是两人如果想要在一起,必有一方选择放弃自我与梦想。而在影片的结尾,男女主人公在分开多年后偶然见面时,导演用长段蒙太奇形式描绘出“如果当初.....那么现在......”的想象语法。这种不能两全的悲剧体系与想象语法具有较强的普遍性。人类生命短暂精力有限,其在人生旅途中必然有所选择与舍弃。但是舍弃了的并未真正离去而是会存留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影片的悲剧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可唤起绝大部分人的情感共鸣。而后面紧跟的想象语法则将观众从潜意识层面带入剧中人物的情感之中。这种悲剧体系的双层设置在最大程度上对观众的共情机制进行引发。

四,等价交换原则与现实主义童话。《爱乐之城》中男女主人公成功追寻梦想付出的代价是放弃对彼此的爱情。并且影片无论是双方在相处过程中的毛盾还是双方对彼此的希望等众多细节皆洋溢着现实主义。主角光环并未给双方带来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大团圆结局。但是在影片中男女主分开的时候互相对对方说:“我会永远爱你。”在影片末尾相见时双方对对方仍然存有炽热的爱意。而在现实生活中这种长久而真挚的感情很难存在。等价交换原则与现实主义的设置并未让影片落入沉重的氛围之中,并且这部电影仍定位于喜剧。喜剧并非是单纯的搞笑,笑并非是一种情绪,快乐才是。影片中两人的爱情近乎理想化,而这种类似于成人童话模式的应用使得影片虽然讲述的是爱情悲剧但是哀而不伤。并未激发起大部分观众的心理保护机制。使得大部分观众在对影片本身产生对理想化的追寻与对现实化的肯定。从而激发起其对影片整体基调的共情机制。

电影虽然是第七艺术,但其本质是以人为本为人服务。在此过程中对心理学的了解与把控是十分重要的环节。无论是对电影语法的选用还是对电影故事内容的构建其皆建立在一定的逻辑基础与心理认同上。而共情则是心理学在影视作品中的主要运用之一。《爱乐之城》对共情机制的设立与把控无疑是其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世界范围内电影工业体系的不断成熟与发展,心理知识在电影中所占比重将逐渐上升而其作用也将逐渐加强与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