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聪聪 > 正文

石聪聪 /

金刚狼三,殊死一战中的共情

作者:石聪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电影赋予观众以第二人生,使他们体验自己生活之外的生活,置身于千姿百态的世界与时代,去追求,去抗争,去感受其生活状态的各种不同深度。当我们移情于剧中人物的生活欲望时,其实是在为自己的生活欲望而喝彩。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使人共情的不仅仅是欲望,还是一种情怀。在本期电影课堂中,我们将结合《金刚狼三.殊死一战》为大家进行讲解。

首先,观众共情于其中英雄的低落结局。通常来讲,悲剧现实是人们急欲回避的严酷真理。金刚狼三中的英雄末路的基调更是一种人们害怕发生却又时常会发生的人生境遇。前些年的金刚狼系列电影把金刚狼罗根塑造成了一个铁血硬汉的英雄形象。而在本部电影中,金刚狼罗根对抗的便是之前的英雄形象。这个之前热血沸腾悍不畏死的英雄在生活与时间的重压下只想一心褪去金刚狼的称呼与之前的英雄荣光,只想同当年的最强大脑做平凡安稳的普通人罗根与查尔斯。他伤痕累累低声下气,否认自己的身份,并且接受异种人求助的最初出发点是因为钱。属于金刚狼的桀骜被内敛到了灵魂深处。甚至就连活着也只是因为对查尔斯的爱与责任。

观众对这个形象没有谩骂,甚至没有一丝的谴责。金刚狼褪去了英雄的光环后,观众看到的其实不是罗根,而是他们自己。不论是西方以个人为中心还是东方以大义为核心的道德体系,有些情感是全人类所共通,所认可,所梦寐以求的,诸如梦想,英雄,自由和爱。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自信与激情只存在于年少时代。因为个体构成了社会,而社会的稳定依托的却是绝大多数个体本身价值的幻灭。在绝大多数人漫长的一生中,随着年少时的壮志凌云接踵而来的却是青年时的受挫,壮年时的庸碌,中年时的世故,老年时的无力。英雄末路似乎是一件遥远的事,但是其实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之前年少的自己就是英雄。而观众对金刚狼的共情也正基于此。他们所看到的不仅是金刚狼的抗争,也是自己的抗争,悲哀的不仅是对英雄的悲哀,更是对自己的自怜。当金刚狼变成一座坟墓的时候,观众心中竖起的是曾经的自己的墓碑。


其次,观众共情于其中金刚狼的父亲形象。在金刚狼三中,异种人的血脉得以用另一种方式延续。当老一代人凋敝之后,新的血液重新出现。出现的不仅是血脉,更是希望。罗根在以生命为代价重新爆发出属于金刚狼的骄傲与力量,这份情意与力量的源泉其实来自于一个身份,这个身份被称为:父亲。

随着时代的高节奏与高压生活,‘缺失的父亲’早已在几年前作为普遍性社会问题被热议。小金刚狼之前对罗根表现出的抵触与敌意,在同行过程中对罗根的一步步接受,直到最后对罗根的承认与爱。这种相处历程不仅仅独独属于这部影片,也属于绝大多数个体,绝大多数家庭。相同的骨架即使被不同的皮肉覆盖,但其所带来的情感仍能唤起本质上的共鸣。这部影片中罗根的父亲形象对观众父亲情节的唤起并没那么显著其实是因为电影用一个绝对客观的角度向人们展现了人们主观认知上的另一个侧面。

站在父亲的角度来看,罗根最初是无法全面接受小金刚狼的。小金刚狼的出现打乱了他的全部生活轨迹。甚至可以说,正是由于小金刚狼的出现,才先后带走了卡利班,查尔斯,罗根的生命。而幻化在现实中,这种带走可以看作是生命重心的一种转移。站在一个成年人的角度,这种转移无异于是一种另类的牺牲。年少时对朋友的两肋插刀,对父母的信誓旦旦,对自己残余的骄傲与梦想的苦苦坚守都变成了下一代成长的养料。一切为了孩子绝非一句空话。罗根在其牺牲的过程中即使在悲痛中对小金刚狼表现出了一丝愤恨,但在小金刚狼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仍然会用尽最后的力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守护。从这个方面来讲,金刚狼是被超现实化的不折不扣的父亲形象。

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小金刚狼的成长过程缺失父亲,在遇到罗根后最初也是抵触。两者之间之前毫无交流,以至于罗根一度不知道小金刚狼其实会说话。其后来越来越理解,越来越认同罗根的父亲身份。直到最后的彻底理解与承认。这其实是对很多人一生的隐喻。很多事情只有经历后才能懂得,但是经历总是隐藏在时间之后。醒悟有时伴随着无法挽回的悔恨,但其也正因无法挽回的悔恨而臻于完美。完美的花朵总是绽放在眼泪与坟墓上。因为它不可更改且触及灵魂。

《金刚狼三.终极一战》的共情实则有表面有潜藏。但其无论是表面上的英雄末路还是潜藏的父子关系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触动观众的内心。因为在时代的刀锋上活着的不仅是金刚狼,也是千千万万的人类。其中的牺牲是人们本身的牺牲,其中的成全也是人们本身的成全。在共情的角度来看,《金刚狼三》的成功绝非是偶然。因为电影是虚构的世界,而在虚构的世界中沉浸着的,却是千千万万真实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