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石聪聪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聪聪 > 正文

石聪聪 /

愿有岁月可回首

作者:石聪聪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如果皮囊朽坏,我们还剩下什么?

 好吧,你告诉我,还有灵魂。

可是如果失去皮囊的灵魂,我们还剩下什么?脱去皮囊的灵魂,无非整日游荡,孤独流浪。每个人内心的酸甜苦辣,每个人经历的,喜怒哀乐贪嗔痴,都需要一个躯壳,去包裹着我们脆弱的灵魂。

皮囊有心,不管这具皮囊是什么质地,它包裹着一颗心,温暖,逸乐,疼痛,脆弱,可耻。打开皮囊,没一个芸芸众生的百态,有人视人生无常曰正常,回首向来萧瑟,也无风雨也无晴,有人感事伤秋,心细如发,落得人比黄花瘦,也有人顿悟世情,自得逍遥。凡尘俗世,谁又不是普通人?谁又能逃脱这颗心?舍弃这个皮囊?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每一个皮囊下都有一颗心,一盏灯,照亮一段路。

《皮囊》是认心、认人的书。


透过那皮囊看到自己的灵魂才是我们不断经历的真正目的,或许这就是蔡崇达《皮囊》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它没有华丽的语言去刻意表达什么,也没有故作深情去装饰什么,更多是像一个时间的见证者,像一个老人,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去娓娓诉说着过往,于平淡中见深情,于无声处可闻惊雷。李敬泽曾经谈到,自70后起,在文学书写中,父亲这个角色就失踪了,不是去了远方就是面目模糊,他不在是被尊敬,畏惧,审视,反抗的对象。他直接被屏蔽。而在《皮囊》 中,我看到蔡崇达笔下中国式家庭中父亲这一家庭精神支柱,看到了底层人民面对现实的反抗尊严和自强,看到了这个父亲,离家,归来,生病,挣钱,离去。父亲用一生去争取自尊,虽然最后带着失败离去,可是,却用自己照亮了母亲的心。 母亲用自己的隐忍,用自己的坚持,为了一栋房子.不惜倾尽一切。与其说是母亲完成父亲的嘱托,倒不如说是每个普通人捍卫尊严和自强的体现。

蔡崇达的笔下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坚持,怀着一颗年轻有活力的心步入社会,在历经世事沧桑,变得伤痕累累,但这只会让这颗心更成熟,更对未来充满希望,永远不会停止跳动。“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这是阿太对家人的嘱托,在她的世界观里:我们的生命本来多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给拖住。在阿太日渐老去的身躯里,血液里依旧流淌着对自由的渴望,骨子里永远对未来的憧憬,在蔡崇达的认知里,阿太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倔强而固执,但后来随着时间和阅历的增加,慢慢发现只有在啊太的身边才能得到那种说不出的安宁和享受。蔡崇达笔下的人物,阿太,母亲。父亲,......每个人都被禁锢在彼此的皮囊中,而在这皮囊之下,却是千千万万个真实的灵魂。

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轻盈的灵魂,于被皮囊负累,所以要不断锤炼,实现生命的超脱。

未来的我们或许都将离开家乡,远离故土。来到大城市寻梦,求学。我们或许会努力地在城市中消磨着家乡带给我们的印记,努力去融进城市之中。但是,等到有一天,我们终于变得和城里人一样了,却发现,我们最想念的,却仍是那个内心深处的家,正如漂浮空中的风筝而已,无处可落。
 关于家与现在,与故土,与血脉的矛盾议题,蔡崇达用对待海的最好方式给出了答案:海藏不住,也圈不住。对待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每个人自己去寻找到和它相处的方式。每片海,沉浮着不同的景致,也翻滚着各自的危险。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为节制或者自我用逻辑框住,甚至掩耳盗铃地掩藏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无论如何,它终究永远在那躁动起伏。我们终究也会找到和远方、他乡、家乡相处的距离,找到自己与每个地方以及那里的人相处的默契和方式。但要记住,远方藏不住也圈不住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每一个皮囊下都是一个真实的灵魂,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成长,惟愿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原有岁月可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