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聪聪 > 正文

石聪聪 /

江湖不远,侠义长存

作者:石聪聪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的书页中夹杂着几代人的青春,构建了一个华人的江湖,儿女情长,快意恩仇,为国为民。你或许没看过他的书,总看过他的改编电影、电视剧,就算没看过电影、电视剧,也听过主题曲。金庸之于整个中国武侠文化、文学、电影体系的意义,是不容置否的。江湖不会老去,但有些人会渐渐变老,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侠文化一直是中华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千百年来文人墨客所追溯的形象。《韩非子》的侠是“犯禁诛者,群侠以私剑养”,他讲的侠单指被豢养的刺客,并不是我们现在普遍认知的侠,宋元时期的侠是“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的抉择。而古金梁温黄的时代,则开启于50年代后的新派武侠小说时期。将侠进一步诠释,古龙的侠是侠客,逍遥飘渺。但金庸的侠是侠士,他们带有很多国家大义的烦恼。金庸所信奉的是大仲马的“历史是挂小说的钩子”式的创作,所以他的江湖集合了很多并非武侠小说的写法,其中有中国古典的演义小说作法,也有西方文学的东西。
       武侠小说的宗旨,是奉行“强道”,“强道”价值可以说是侠文化的本质之一。“强道”意味着侠是“立强于世”。在主观意识创作中流传的侠形象,及其侠义精神的表现形式,所呈现出的发展趋势,也就是“强道”中的社会公信力和武力逐渐融合,趋于一体,恰好就是侠形象“历史具体性”逐渐脱离的象征。在侠进入到主观创作意识为主的文学载体后,受到双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文学家对于侠“强道”行为的丰富想象,渴望创作出形象鲜明、情节精彩的侠义故事;另一方面也需要契合各种文学载体受众的审美趣味,市民阶层渴望通过更为直接的方式从中得到阅读的快感和共鸣。因此,逐渐形成了“以武行侠”的观念,也就是侠的侠义精神通过武功高强的外化方式呈现。
      在武侠小说里,我们不难见到武功高者才有话语权的设定。金庸小说的宗旨,其实是在消解“强道”价值。武功最高者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武功最高者不一定霸占话语权。
      读者熟悉的武侠小说核心驱动力,就是“以武行侠”,这一观念的形成,进一步确立了侠使用武力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侠行为和侠形象,在“以武行侠”观念的促进下,虽然脱离了“历史具体化”,但是形成了侠义精神具体化与抽象化并存的发展趋势。侠的行为是“以武行侠”,而侠的形象则是武功高强的人,侠就是一个通过武力解决社会中不公的人。侠义精神的具体化体现理念及理性上正确的东西,或正义的东西”, 作为一个武艺高强的人行为方式的内在驱动力时,它就是侠义精神;而抽象化的一面,体现在这种内在驱动力的多元化,任何一种可以通过武力来维护的理念及理性上正确的东西,或正义的东西,都是侠义精神的范畴之内,且与侠所存的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息息相关,侠是一种时代精神的产物。


尽管“以武行侠”成为了一种展现侠义精神的主流方式,但是侠使用武力的合理性与必要性的依据,依然是侠义精神,侠是目的,武是达成侠的手段。 虽然有侠义精神来限定武的使用,但是侠义精神本身具有的两个局限性,又通过武的使用而暴露。
      其一是侠义精神所解决的问题,并不触及到社会的根本,也就是侠虽然依靠武力行为解决社会中的不公正,但当社会不公正的源头是政权的腐朽时,侠也无能推翻政权;其二是侠义精神通过武力实现,暴露了“中国人所潜藏的嗜血欲望”,尽管这种嗜血欲望被侠义精神的道德合理化,但究其根本,仍旧是对于杀戮的麻木。韩非子意识到了,侠并没有能力和意识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政权体系,而仅仅以嗜血本能挑战原有的政权体系中的某些部分,因此得出“侠以武犯禁”的结论。司马迁则有意去除了侠的暴力行为,在维护封建王朝统治的基础上,以侠并不危及政权根本的侠义行为,鼓舞和安慰大众,因此而有了《游侠列传》。也正是如此,侠的行动范围,从《史记》、《汉书》中的社会,逐渐通过主观创作意识更强的文学体裁,进入到了虚构、想象的“江湖”世界之中。
      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在金庸笔下的江湖、侠客,似乎脱离了侠义精神的局限性,找到了解决的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的武侠小说在大的架构上有一定的去武侠化趋势,而是更接近历史演义小说,所讨论的也不仅仅是邪不压正这等初级、简单的是非对错问题,而是涉及更为深层次的哲学命题。他以此为基础,创作出了超越武侠小说本质的武侠小说,构建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江湖想象。
      而我们东方的江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江湖,有其具体的人,事,物。但相较于这些实体的存在与要件,它更切近于种精神共同体。一种象征,一种气质,一种虚拟的,弥散的意义之雾,它意味着一群自由散漫的人游离于政府的监管和约束之外,建立并服从于由某一种独特的道德观和义气构建出的民间共识。这个圈子内,尤其自己的法律框架,自制得奖罚。江湖是知识分子,官方系统的平行世界与异度时空。他裹挟着浪漫主义的光晕,沉浸在时间深处,历史的夹缝,或者说,某些人的臆想回忆之中。

它用来解决一切现实中不可调和的矛盾和问题。在这个虚设且泛化的空间里,武功如同魔法、超能力一般的存在,可以帮助渴望解决眼前问题的人,提供一条最直接、最简单的出路。但在简单的武功背后,由侠义编织的道德准则,又分化为了两种不同的层面,明面上的名门正派,和内心遵守的道义,两者之间不一定时刻保持统一,从而造成矛盾和冲突。
      江湖是一个很庞大和悠久的梦,每一代的作者,每一个作品,都给这个梦添砖加瓦,抹上一点色彩。但只有金庸,他穿过了整个梦,走到了江湖的尽头。你未曾见他蓦然回首,只是心中默念不需再会。大侠不死,只会随风飘散,星星点点,落成他人心中少年,人在,江湖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