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聪聪 > 正文

石聪聪 /

恰一壶香茗

作者:石聪聪发表时间:2019-05-29浏览次数:


合上《傅雷家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时光。舍友有人在读英文,有人在看游戏比赛。现代化的气息与这本书的背景相差如此悬殊但是并未削减它带给我的沉浸感,恰如一壶香茗,韵味悠长。对于《傅雷家书》来讲,大部分人都着重于傅雷夫妇文笔的优美与思想的深刻。虽然文笔与思想确实是书中的点睛之笔,但是这本书最让我感到震撼且沉迷的其实是其中呈现出的亲子关系。


秩序,牺牲与轮回是我国传统意义上的亲子关系。在传统文化的浸染下,孩子作为父母生命的延续以及未来的希望往往被父母灌注巨大的热情。对于秩序感来说,不论是饱读诗书的学士还是胸无点墨的普通人皆表现出父权的绝对权威,在孩子的幼年时期,父母对孩子的完全掌控将孩子限制在约定俗成的社会标准之上。在现代社会自然表现在幼年时期的百舸争流,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使得许多孩子在两三岁的时候便已经听到发令枪的声音而冲刺在试图将同龄人甩在身后的拼搏道路之上。即使大多数孩子都会在泥巴和钢琴之间选择泥巴,但是大地母亲还是鲜少能够将孩子拥在怀中。从社会标准上来看这一类父母绝对具有先见卓识,事实上随着社会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这类先见卓识已经逐渐成为普遍现象。对于牺牲性来说,孩子一旦出生,大多数父母便会对其注入大量心血甚至不惜大幅度降低自身的生活水平以满足孩子并非那么热切的需要。在我国经济并未完全发展起来的时候便有父母卖血等等各种令人心酸的事实,但是即使在我国经济处于快速上升阶段的现在,即使卖血在全国大多数地域已经成为上一时代的代名词,但是现在大部分父母的付出与卖血并无二致。孩子的支出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促进家庭整体恩格尔系数保持在极低的水平值上,使得基于数据理论下的高质量生活得以单方面成立。对于轮回来说。随着孩子的逐渐成长其与父母的权威关系将会出现倒置的倾向,即越年迈的父母越依靠和崇拜孩子。尽管很难想象一向强势的父母会越发敏感与脆弱,但事实确实如此。

如果说文化是民族性格的体现,那么亲子关系就是民族灵魂的表达。对我国传统意义上亲子关系的描述并非是对其进行抨击。事实上孩子与父母之间本身便需要互相之间异常亲密的情感连接,而且父母对孩子早期的控制,中期的自我牺牲式付出以及晚期对孩子的依赖确实是爱在不同阶段上的表现。但是在现代社会将“巨婴”,“穷人家的富二代”,“青少年自杀率”等问题摆上桌面,将“原生家庭”,“与父母和解”,“弑母惨案”等话题放置在讨论区热点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对惯用的亲子关系进行重新审视与思考。而《傅雷家书》恰巧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契机。

在家书的撰写中,明显可以看出傅雷更多地将孩子当做朋友以及“可以一同探讨问题”的对象,其即使经常对孩子提出长辈的指引,采取的也是站在大层面上进行探讨与评述的方式,有理有据且逻辑清晰,这是阐述而非灌输,是建议而非强制。除此之外,傅雷以沉痛的口吻对自己在儿子年幼时对其进行的严厉管教进行了情感极其哀切真诚的道歉,并请求傅聪与傅敏的原谅。在傅雷发出的最后一封家书中,更是不加掩饰自己身心的疲惫。而在傅雷夫妇的遗书中,事无巨细,从从容容,充满了知识分子的风骨与精神。

在深深感动于傅家整体的深情厚谊的同时,我们不难发现,傅家在孩子年幼时期同样对孩子实行了较为严厉的管束。但在孩子成年之后,傅雷便将孩子的人格与自身的人格进行了独立,转变为了朋友的身份对傅家兄弟进行规勉。在傅雷的家书中有亲切的勉励与规劝,但无以自身经历为出发点的生硬的强制性规定。有对孩子的关心,但无万事皆抗于己身自我牺牲式的沉重。甚至其对自身的教育方式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并在此基础上对孩子进行深切的道歉。并且傅雷夫妇在不堪受辱选择自杀身亡之时,其在遗书中并未对孩子进行深切的泣血般的悲诉,而是只字未提,从容且富有风骨。

在我们的亲子关系中,需要的是什么。

爱又是什么。

《傅雷家书》中洋溢着的平等且独立的人格划分,恰到好处的对爱的表达,难道不是答案之一吗?试想一下,父母自亡,这件事本身便会对傅家兄弟造成极大的打击与创伤,如果傅雷夫妇在信中对自身的不幸与愁苦只字未提,而是像大多数父母一样告诉孩子“一切都好。”,并且在遗书中传达出对孩子浓重的不舍与无奈,那么恐怕傅雷夫妇的自缢会给傅家兄弟带来难以跨越的精神伤疤,成为其一生难以摆脱的心理阴影。

爱的本质不是沉重。父母与孩子互为独立的个体。我们需要的并非完全的美式亲子关系构造,也并非是纯傅雷式的关系复制。我们需要并且真正呼吁的,是孩子与父母之间的相互尊重。我们需要的是父母能够明确并且保证自己能够好好生活而非单一的自我牺牲式的付出,以便使孩子不要再饮着父母的鲜血长大。我们需要的是父母与孩子可以如同朋友一样相互倾诉与相互承担,而不是父母粉饰出来的太平所带来的爱的沉重。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有健全的人格,而并非怀着对父母的愧疚,病态的依赖或者超乎寻常的愤恨等综合起来而引诱出诸如妈宝男,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社会巨婴,弑父弑母等心理缺陷。

而亲子关系塑造的问题涉及范围则过于宽广,这一问题的综合性及伦理限制使得我国对亲子关系的探讨并未形成科学的系统。《傅雷家书》传达给我们的仅仅是一个构思,一种情况的设定,而并非是完备的解决模式。有史以来大多数优秀的作品给予我们的并不是解决办法,而是一剂使我们保持清醒的良药。而相对于不断更迭变换的真理来讲,一时的解决办法并不属于永恒的正确,而一剂清醒的良药则往往能够历久弥新,而这也正是《傅雷家书》的根本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