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钰琪 > 正文

王钰琪 /

春天没有答案

作者:王钰琪发表时间:2019-05-26浏览次数:

 

“我不知道。”

 

听讲座时又收到你的消息,还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你问了九年。每次都是在春天,每次我都答不上来,像一个翻来覆去的谜。

 

七八只飞蛾,十几只飞蛾,像黑夜的碎片散落进教室里,高回低旋绕着白晃晃的电灯飞。极快,倏忽如彗星,像沉默的子弹撞向墙壁,又突然转弯向着黑压压的人头冲来。乱飞的蛾子扑扇着翅膀,在空中织成一张密密的网——网住人们的尖叫和恐惧。一切都乱了,敏感的神经不断延长连在一起,一只飞蛾落在桌上,惊恐就如水花四溅。这恐惧稀薄却有张力,窗外一丝凉风也透不进。台上老师还在讲古登堡。

 

“快开窗!”

 

“不能开窗,那样飞进来的更多!”

 

好好的讲座成了闹剧。从古登堡界面飞来的蛾子像流弹一样袭击着惊恐的女生,所有人都密密麻麻地害怕着。混乱之中,一个男生跑去开了风扇。

 

风扇绕啊绕,一圈又一圈,徐徐的凉风像水汽一样在教室里弥漫,刺破那层最脆弱最紧绷的情感。突然之间飞蛾全不见了,角落里蜷缩的两只也看不见了踪影。喧嚣渐渐平息了下来,恐惧也随之散去。

 

现实有时荒谬得让人想笑。但可能只有荒谬才是真实的,在可笑的情境里才能寻到生命的本真。

 

听完讲座,走进黏腻的春夜里,又突然想到你问我的话。傍晚刚下过雨,潮热的空气凝固在夜里,要很艰难才能穿过这一堵堵紧实的“墙”。一切都被黑夜妥帖地包裹着。走过湖边,暗处有几十双眼睛看向我。

 

“别总是盯着我看,我真不知道。”我烦躁地说。

 

是柳叶。一片片像眼睛的柳叶。一片片在昏昧里闪着光,像眼波流转。

 

我不愿对你说谎,我是真的回答不上来。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像数学题一样有固定答案,不是什么都要问出一个所以然来。我还想反问你,为什么总是春天呢?

 

春风吹人老,不知不觉九年都过去了。这几年我的生活泥沙俱下,像是被飞蛾扰乱。乱流之中,竟连一根浮木都抓不到。你能给出我生活的答案吗?我们一路向前,本希望寻得“相信”的一端,却闯入了铺天盖地的飞蛾阵里,迷失方向甚至睁不开眼。等到终于摆脱了困境睁开双眼,才发现早已泊到了幻灭的彼岸。

 

春天是被雨打湿的潮漉漉的鞋袜,是熄灭了的月亮的犀牛角,是满地狼藉的落花,是明亮教室里乱飞的蛾。她是一个又一个的形象,是一个又一个形象的叠加。她可以轻易地击碎你的自由意志,也可以带来无数种可能。

 

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吗?春天没有答案。

 

没有答案。就像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一年,我们互相交换彼此的秘密,像黑暗中交换眼神的灯塔。你走后我独自下楼,看到灰蒙蒙的窗玻璃后的几只风筝。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那也是一个春天。灰蒙蒙窗玻璃里的春天。三两只风筝,像囚在水缸里的小小的鱼。那时候我便知道了,这会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