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钰琪 > 正文

王钰琪 /

伯奇贩梦街

作者:王钰琪发表时间:2019-05-26浏览次数:

 

黑暗如浪。

 

我吃力地爬上一段斜坡,像是走进一片倾斜的海。几个黑暗的浪头兜头兜脸向我打来,刹那间就将我笼在不真实的阴翳中。天空中桔红色的云,墨水蓝的天,也都被蒙上了一层水雾似的黑灰色,浪花一般地起伏着。

 

等我终于到达坡顶,才发现前路两边的楼房都如秋天田地里被收割的玉米一样消失不见。如海的夜里一片空寂。远方却有星星点点的暖橘色灯光,像是浮在海上的船只。

 

“那是什么?”

 

四下黑暗,我无别路可走,只能满腹疑惑向前。不知走了多久,一直到那橘红色的光把前路照得发白发亮——像一条灰色的蛇,我才看清几乎湮没在光里的商铺。

 

是一条商业街。一条突兀地出现在茫茫黑夜中的街道。一条店铺都亮着灯却空无一人的商业街。

 

我四下张望,发现入口处还立着一个不起眼的路牌:伯奇贩梦街。

 

这名字真是和这街一样荒谬可笑。仿佛上世纪某部电影废弃了的搭景。街道中间居然还铺着两条滑溜的铁轨,道路两边的商店门窗紧闭,唯有灯光大亮,想看看店里情景却明晃晃地照得人睁不开眼。

 

“您是来买梦的吗?”

 

我猛地回头,看到一个猫熊模样的生物站在我身后的不远处。它浑身冒着浅橙色的亮光,一双漆黑的圆眼睛定定地望着我。

 

我半是惊讶半是恐惧,尖叫卡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这就更加荒唐了。掌心渐渐沁出汗来,像是干涸了数十年的掌纹又有河水流出。

 

“我是伯奇。食梦貘伯奇。”它笑着开口道。

 

“我在白天昏睡,午夜夜游,靠吞食人们的梦来生存。我采集过成千上万的梦,多余的梦就拿到这里卖掉。”伯奇解释道。

 

“那为什么会有人来买梦呢?”我问。夜色摇晃,惟有伯奇的身形格外清晰。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它笑着问。

 

“我不知道。”我笑着说,“ 这黑夜,这条街,都太不可思议了。”

 

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是时钟把我折叠到了世界的另一面吗?我是在做梦吗?我怎么敢一个人走在无人的深夜里?我怎么敢?我怎么会遇见神话中才有的食梦貘?我又怎么会来买梦?

 

“可是你能找到这个地方,就说明你一定有这个需求。”伯奇神秘地笑道,“人们看似不需要梦这种大脑就可以合成的东西,但是有许多人,过了一定年龄就不做梦了。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世人常说‘浮生若梦,’白日里劳碌,时光如鸟一样飞逝,清晨转眼黄昏。只有夜晚的梦能和现实生活形成参差的对照,人们从梦中醒来,方能发现白日才是现实。当然还有一些人,现实生活中辛劳艰苦,只有夜晚的好梦才能慰藉他们残损的心灵,抚平他们脸上的皱纹。现实生活如长途涉水,而梦是考暖身上湿衣的火苗。最后还有一些人,经常被梦魇缠身,噩梦,也是我吃的最多的一种梦。这些人当然少不了来买好梦助眠。”

 

我不由地笑了:“你这套说法真是荒谬绝伦。你既食人之梦,自然不免食人好梦,才能拿到这无人的地方来卖。又怎么装出一副菩萨模样,予人好梦?倘若你不食人美梦,别人又怎么得来这里买?”

 

伯奇脸上闪过一丝的窘色,但旋即正言道:“我是食过许多不同的梦,但我不会吃尽整个梦。我一晚上要走过千家万户,怎会在一户人家里等上好几个小时?而我在此地贩梦,也从未想过从中得利。我食梦为生,与黑夜为伴,循梦而来,伏梦而去,我又需要什么呢?”

 

“那你卖梦要什么报酬呢?”我问。

 

“记忆。”伯奇说,“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记忆。我终日夜游,以梦为食,而梦却是最缥缈离奇之物,所以我想看看人们在现实中的生活是怎样的,究竟是怎样的人生经历,才能投射进梦中来。”

 

我最终用一段数年前的记忆换来伯奇的一篮好梦。涌动的夜色里,这篮梦像一艘窄窄的小船。

 

我原路返回,越走天色越亮。走到斜坡处回头看早已模糊的伯奇贩梦街,好像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