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评论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 > 正文

评论文 /

多情却被无情恼

作者:田若愚发表时间:2018-11-29浏览次数:

 

 

 

《红楼梦》记录了一段“写在石头上的”故事,我们通过阅读那块通灵宝玉的“所见所闻”,就可以了解到那一个个形象鲜活的人物。曹雪芹的伟大,很大一部分就在于强大的人物塑造能力,他笔下的人物,或简单或复杂,但各具特色,绝无重样。

 

但归根到底,通灵宝玉还是佩戴在贾宝玉的身上,这就让贾宝玉同它一道成为了整个故事的见证者,进一步说,贾宝玉是作者着墨最多的人,这便注定了他会成为那个经历最为曲折的人。因此在通篇写情的《红楼梦》中,宝玉之情也最为复杂。于是这里我想简单谈谈我对宝玉之情的一些理解。

 

在我的观点中,宝玉的情在残留的八十回中分为三个阶段。在每一阶段论述的开头,我用了一些诗词来进行简单地描述。

 

第一阶段: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陆游《登科后》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晏几道《鹧鸪天》

 

 第一阶段从宝玉记事开始一直到“识分定情悟梨香院”,这一阶段贾宝玉用情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广泛而幼稚。

 

首先,传奇的身世为贾宝玉带来了一股天生的灵气。《红楼梦》第一回写道:

 

“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有一股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蠢物夹带于中,使它去经历经历。’”

 

夹带通灵下凡的便是下一段“凡心偶炽”的神瑛侍者,也就是宝玉的前世,在本段中曹雪芹又特意提到:

 

“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由此便可看出,抓周便只顾脂粉钗环的宝玉拥有异于常人的性情也是有现因后果的。

 

于此同时,贾母的溺爱和王夫人相管却不敢管的矛盾心理极好地保护了贾宝玉的这股灵气。对比书中第二回、第三回和第三十回分别作出了阐释:

 

“独那史老太君还是命根一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其实我何曾不知道该管……若管紧了他,倘或再有个好歹或是老太太气坏了,那时上下不安,倒不好;所以就纵坏了他。”

 

于是乎,刚刚懂事的宝玉便可以在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纵情恣肆。他的灵性得到了解放,对宝玉的灵气文章中有多处传神的描写:

 

“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孩儿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儿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

 

“若一日姐妹们和他多说一句话,他心里一乐,便生出多少事来。所以特意嘱咐你别睬他。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

 

“这一个笑道:’怪道有人说他家宝玉是外像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竟有些呆气。他自己烫了手,倒问别人疼不疼,这可不是个呆子吗?‘那一个又笑道:’我前一回来,还听见他家里许多人说,千真万真有些呆气。大雨淋的水鸡似的,他反告诉人‘下雨了,赶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短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且一点刚性儿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到了。爱惜起东西来,连个线头都是好的;糟蹋起来,哪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

 

贾宝玉的灵气,使他打小就有着与众不同的情感。但是,我们也要清楚地看到:一方面,他这种特殊的情感还不成熟;另一方面,贾宝玉出生在传统的贵族家庭,受到的自然是传统的贵族教育,耳濡目染的也是骄奢淫逸的贵族生活。于是乎,这样一种不成熟的情感,在传统的贵族教育与贵族生活的影响下走上了歧路,正如诗中所云“粉渍脂痕污宝玉,房栊昼夜困鸳鸯。”换句话说,在这一阶段,宝玉身上还有着许多贵族公子哥的性情。书中地例子有很多,比如第六回“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情”,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第三十一回怒斥晴雯,第三十四回调戏金钏儿……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贾宝玉荒唐与不稳重的一面。

 

另外,在这一阶段里还要特别分析的就是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林黛玉在刚入贾府的那一段时间,她和贾宝玉两个人年纪尚小,可以说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关于这一时期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书中有这样的描述:

 

“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正是因为的情感的不成熟,所以这时候宝玉对黛玉也仅仅只是因为“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所以“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

 

  在宝玉和黛玉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他开始发现黛玉身上的过人之处,但这时的他还不懂得如何去表达,他开始特别地关心黛玉,也渴望着黛玉能理会他的心意。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俩经常发生矛盾,而这几次矛盾非常值得玩味。

 

我们先看十八回误剪香囊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并且宝玉在黛玉生气后还将荷包扔了回去,也就是敢和黛玉赌气。

 

在看第二十二回,宝玉劝和不成,反而两边不讨好,他选择了逃避,一言不发地离开,这一次还是黛玉先来找宝玉化解的尴尬。

 

还有二十六到二十八回,一个误会导致了他们长达两天的矛盾。这一次黛玉的失望和悲伤十分突出,她写下的《葬花吟》将她心中的抑郁表达的淋漓尽致。与此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宝玉的变化,他开始非常着急,更是将自己的肺腑之言毫无保留地向黛玉倾诉。

 

最后是第二十九回,张道士的提亲导致了最严重的一次矛盾,双方都争得面红耳赤,宝玉甚至狠命地摔了自己的玉,还惊动了贾母和王夫人。但是这一次我们看到宝玉非常主动去找黛玉化解矛盾,而且态度又有了进步,我们看到宝玉安慰黛玉的话:

 

“我知道妹妹不恼我。但只是我不来,叫旁人看着,倒象是咱们又拌了嘴的似的。若等他们来劝咱们,那时节岂不咱们倒觉生分了?不如这会子,你要打要骂,凭着你怎么样,千万别不理我。”

 

从这段话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宝玉的良苦用心,一方面他在极力减少争吵为他们俩带来的伤痕,另一方面他着重强调了黛玉在自己心中的特殊地位,刻意将黛玉与他人区分开来。在这次矛盾中,作者详细描述了宝玉的心思:

 

原来那宝玉自幼生成有一种下流痴病,况从幼时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故每每或喜或怒,变尽法子暗中试探。”

 

可以发现宝玉已经“稍明时事”,继而发现了黛玉的过人之处,所以才会如此急切地去挽回黛玉。

 

分析这四次矛盾我们能够总结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宝黛二人的矛盾激烈程度在提升,但同时宝玉在化解矛盾时变得越来越主动,我认为这两个方面的变化都反映出宝黛二人的感情在越来越深刻,矛盾越激烈证明两人越在乎对方,从宝玉劝慰黛玉的态度也能看出他对黛玉越发地珍视。

 

在一次次矛盾过后,宝玉对黛玉的感情越来越成熟,这也反应出宝玉的性情在走向成熟。在时光与经历的推动下,宝玉之情慢慢地走向了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离思﹒其四》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鹤冲天》

 

第二个阶段大致是从“识分定情悟梨香园”到“痴公子杜撰芙蓉诔”。这个阶段宝玉的情感逐渐走向成熟,周遭给他带来的孤独感使他越来越珍惜身边的人。

 

贾宝玉性情的变化绝不会是片刻之功,它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首先要提到的是从小便困扰着宝玉的一个问题,即自我意识中对自由的追求与传统士族教育的冲突。仙石原本的意愿是“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却不曾想在那“温柔富贵之乡”的即是“诗礼簪缨之族”万不似仙界那般灵动自由。

 

对贾宝玉管束得最为严厉的便是贾政。贾政对贾宝玉的失望几乎贯穿了贾宝玉的成长过程。从抓周开始即“大不喜悦。”再到题咏大观园,不管宝玉多么的才华横溢,一是维护长辈威严,二是一贯对宝玉的嫌恶,贾政几乎全程都没有给宝玉好脸色看。到了第二十三回,文中的描述便是:

 

“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八九。”

 

然而在这“减了八九”的基础上,开口仍是:“你可好生用心习学,再如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着!”接着还为袭人之事动怒,到了结尾也是“断喝了一声:‘作业的畜生,还不出去!’”

 

不仅如此,贾府上下从贾母到丫头都拿贾政威慑过宝玉,可以说,贾政就是宝玉头上的一块阴影。

 

先天的灵性与后天的打压猛烈碰撞,是贾宝玉感到压抑与纠结。但是贾政毕竟不用照顾宝玉的生活,所以贾政与宝玉的接触时间并不多。我们如果把贾政与贾政背后的传统礼教归到“世故”的话,那么占贾宝玉生活绝大部分的“人情”又怎么样呢?

 

至少在我看来:不怎么样。

 

一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对贾府上下都适应。这一点在第七十四回中体现得尤为明显。除此之外,在贾宝玉身边还发生了太多太多让他震惊与失望的事情:草菅人命的是薛蟠;利欲熏心的是贾雨村;色胆包天的是贾瑞;阴险毒辣的是赵姨娘;纸醉金迷、荒淫无度的是贾珍等一干人;还有那些“比男人更可杀”的婆子们……可以说,作为一个不得不迎来送往的男人,贾宝玉见识过的是非争端;经历过的尔虞我诈比黛玉要多得多。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宝玉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周围绝大多数人的意愿与自己相悖,他继而感到了孤独。不适感使他学会了逃避,而孤独使他开始寻找周遭的美好。对此,第十九回中有这样的描述:

 

“谁想贾珍这边唱的是《丁郎认父》,《黄伯央大摆陰魂阵》,更有《孙行者大闹天宫》,《姜子牙斩将封神》等类的戏文,倏尔神鬼乱出,忽又妖魔毕露,甚至于扬幡过会,号佛行香,锣鼓喊叫之声远闻巷外。满街之人个个都赞:“好热闹戏,别人家断不能有的。"宝玉见繁华热闹到如此不堪的田地,只略坐了一坐,便走开各处闲耍.先是进内去和尤氏和丫鬟姬妾说笑了一回,便出二门来……宝玉见一个人没有,因想"这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的得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自然无人,那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须得我去望慰他一回。”

 

然而,贾宝玉不成熟的心智与性情,在他追求美好与真我的过程中,为他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从一开始的大闹学堂到后来情结蒋玉菡,宝玉一路上走得磕磕碰碰,但论对宝玉影响最大的事件,当属金钏儿之死。我们认真分析第三十回就可以发现,金钏儿之死归根结底就是宝玉自己荒唐的行为一手酿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看原文的描述:宝玉首先“悄悄走到跟前,把他耳上的坠子一摘”,接着“便悄悄地笑道:‘就困得这么着?’”对应金钏儿的举动是“抿着嘴一笑,摆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然后“宝玉见了他,就有些念念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向身边的荷包里带出的香雪润津丹掏出了一丸来,便向金钏儿嘴里一送。”对应着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接着又“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和太太讨了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等太太醒了,我就说。”金钏儿这才“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

 

接下来的结局我们都知道,王夫人醒来打了金钏儿一个嘴巴子,骂着将她撵出去,金钏儿最终跳井自尽。在叹息的同时,我们更要看到是,在整个悲剧发生的过程中,宝玉先扮演着挑事者,他主动勾搭,且越发无礼;接着他扮演着逃避者,一走了之。所以说,是宝玉自己的荒唐无礼酿成了这场悲剧。进一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这时候的宝玉知道爱谁,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去爱。

 

得知了金钏儿的死讯,宝玉“心中早已五内摧伤”,接下来,在贾环的诬陷下,他遭到了一次“不比往日”的毒打。而就是这一次,在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打击下,宝玉再一次领悟,进一步走向成熟。

 

宝玉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发觉自己之前的荒唐作为气了老爷;伤了黛玉;死了金钏……他的性情开始走向理智,其中最关键的便是从一味求爱慢慢变为保护所爱。我们看到他挨打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赠旧绢子给黛玉,这次他变得十分小心,书中有这样的描述:

 

“因心下惦着黛玉,要打发人去,只是怕袭人阻拦,便设法先使袭人往宝钗那里去借书。”

 

然后就是赠旧绢子这一含蓄却又情意绵绵的举动,没有轰轰烈烈,却使黛玉“神痴心醉”;“一时五内沸然,由不得余意缠绵。”没有矫情试探,恰使人看到了他的成长。

 

接下来,满怀歉意的宝玉在为他送羹的玉钏儿面前也再没了轻佻与浮夸,有的只是忏悔,做的只是保护。我们且看文中的描述:

 

“那玉钏儿先虽不悦,只管见宝玉一些性子没有,凭他怎么丧谤,他还是温存和气,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了,脸上方有三分喜色。宝玉便笑求他:‘好姐姐,你把那汤拿了来我尝尝。’玉钏儿道:‘我从不会喂人东西,等他们来了再吃。’宝玉笑道:‘我不是要你喂我。我因为走不动,你递给我吃了,你好赶早儿回去交代了,你好吃饭的。我只管耽误时候,你岂不饿坏了。你要懒待动,我少不了忍了疼下去取,来。’说着便要下床来,扎挣起来,禁不住嗳哟之声。玉钏儿见他这般,忍不住起身说道:‘躺下罢!那世里造了来的业,这会子现世现报。教我那一个眼睛看的上!’一面说,一面哧的一声又笑了,端过汤来。宝玉笑道:‘好姐姐,你要生气只管在这里生罢,见了老太太,太太可放和气些,若还这样,你就又捱骂了。’……”

 

满满的温柔与体贴。

 

一日好似一日的宝玉怀着全新的领悟,清闲了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对爱又有了新的理解。

 

在第三十回的开头,文中有这样的叙述:

 

“或如宝钗辈有时见机导劝,反生起气来,只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立言竖辞,原为导后世的须眉浊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因此祸延古人,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众人见他如此疯颠,也都不向他说这些正经话了。独有林黛玉自幼不曾劝他去立身扬名等语,所以深敬黛玉。”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此时的宝玉已不再是爱无差等,他对黛玉的爱已经可以用一个“敬”字,再不是简单地因为“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同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这份感情,已经上升到了精神上的共通。紧接着,“绣鸳鸯梦兆绛云轩,识分定情悟梨香园。”宝玉意识到“从此只好各人各得眼泪罢了。”自此,一个成熟专情的宝玉出现了我们面前。

 

  三十六回后,宝玉再没有了之前那样的荒唐举动,曹公在他身上的着墨也逐渐减少。《红楼梦》开始更多地描写其他人的悲欢离合。而又是其他人的这些悲欢离合,将宝玉之情推向了第三个阶段。

 



 

第三阶段: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曹雪芹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临江仙》

 

前文分析过,自“识分定情悟梨香园”后,宝玉开始变得专情,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宝玉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这样的情感对于宝玉而言是幸与不幸的,正如懂事的人总会多些烦恼,宝玉明白了自己爱的理由,但生活中值得他爱的人却越来越少。就像小红说的那样:“‘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是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着谁呢?”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夹在凤姐和贾琏之间惨遭荼毒的是平儿。

 

受污蔑含恨而死的是五儿。

 

被逼婚,立志终身不嫁的是鸳鸯。

 

被玩弄,遭悔婚含羞自刎的是尤二姐。

 

受尽屈辱,吞金自尽的是尤二姐。

 

无法左右自己的爱情,撞壁而死的是司琪。

 

受排挤,被迫出家的是芳官。

 

还有日渐病重的黛玉。

 

……

 

她们如一枝枝鲜艳的花朵,在最美好的时刻凋谢。宝玉无力挽回,他什么也做不了,连挽留几句都要害怕老爷知道。他眼睁睁地看着落花飘散,却什么也抓不住。

 

更令宝玉绝望的是这些美好与纯洁所要遭受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摧残,更可怕的,是心灵上的腐蚀。

 

这里就必须提到大观园里的那些婆子们,她们大多势利、阴险、不近人情。凤姐有过极好的概括:

 

“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

 

可以想到她们年轻的时候也是一般的美丽纯洁,可人情世故磨平了她们的棱角,侵蚀了她们的心灵。我们也就不难理解那声痛心而无奈的叹息:“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

 

宝玉无奈地看到,那些值得他爱的人他守不了一辈子,各人各得的眼泪他得不到。终于,晴雯之死让他失望与痛苦的心情彻底爆发,从《姽婳词》到《芙蓉女儿诔》,从“我为四娘长叹息,歌成余意尚彷徨”到“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都是宝玉一声声泣血的悲呼。

 

《红楼梦》真正的结局我们已经不可见了,还有多少悲剧将要上演,宝玉最终情归何处都已无法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任凭宝玉有情,身逢末世,终逃不过“多情公子空牵念。”

 

 

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