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章淑祺 > 正文

章淑祺 /

吊诡的预言与荒谬的真实

作者:章淑祺发表时间:2019-10-01浏览次数:

王小波的时代三部曲《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 分别象征着美好与纯真,幽默与困惑,天马行空般的战争童话。而《黑铁时代》作为一部未竟之作,则是丑陋与混乱的时代的表征。

对于时代以金属划分首见于古希腊神话,人类与神的关系被划分为五个阶段。最后一代人生活在黑铁时代。也许诸神在制造人类的过程中耗尽了耐心和材料,黑铁时代的人类是最糟糕的产品。他们彻底堕落,贪婪狂妄,崇尚暴力。最终神对人类失去了希望,永远地逃离了这个世界,大地上只剩下痛苦和绝望,这种生活一直延续到今天。

用神话来影射现世固然无稽,但不可否认,当下我们所生存的这一时代,确实或多或少地留存着“黑铁时代”的一些影子,王小波对虚拟世界的构架,竟浮现出一丝预言的精确。

王小波的想象力在当时也许荒诞,在如今看来却异常准确,甚至许多想象已经变成了现实,比如《黑铁时代》中关于互联网的描述真实得可怕。什么是黑铁时代?粗粝冰冷,声嘶力竭的时代。正如他所说:“虚拟的世界比现实世界还是多一些自由。”他用荒诞的世界影射悲哀的现实,颠覆一切,重塑一切。

在《黑铁时代》里,王小波构建了这样一个社会和这样一类公寓:在这个社会里,最聪明的人成了最傻的人。获得“图灵奖”的信息科学家被“荣耀”地戴上了用穿甲弹的材料做的“裹了贫化铀芯子”的手铐,,手铐上镀了“国之瑰宝”四个大字。在这个社会里,一般认为,“有学问的人聪明,必须把它们关在公寓里”,所有上过大学的人,都必须住在仅有营业执照的公寓里,据说公寓里特别好,别人想住都住不进去。这就是黑铁公寓。在这个公寓里,“底下铺着黑色的水磨石,四壁上涂着黑色的油漆。整个楼层黑的一塌糊涂”。这里有第一流的房间服务——一日三餐都有人从铁门口的送饭口送进来。在这个公寓里,房客还可以买卖,看好了货以后,把他带到市场中心的公平秤那里,卸掉了手铐脚镣,脱掉外衣和裤子,往磅上一站,“每斤一百块”。

   黑铁时代,人们读书是为了住进黑铁公寓。知识分子的地位大幅下降,管理员和有关部门控制着他们,给了他们被束缚的自由。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无时无刻不被监控着,重要的是,这已然成为一种常态,所有的人都愿意融入体制,不曾想推翻他。

这种“虚拟的真实”在当下时代的印证,令人不寒而栗。如今的大学毕业生和有一些有学识才能的人似乎都住进了“黑铁公寓”,我们被卖到那里,人身自由受限,我们的管理员掌管着我们的一切,我们为他们赚钱,为他们服务,还得接受他们的管制。“在这天地一色的天气里。外面一片洁白,你却待在漆黑的屋子里。这种处境让人想到失去了的自由,因而变得心痒难熬。”

我们必然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但谁又能从哪个牢笼中跳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遵循现有的社会模式生活才是最安全的活法。也许每个人都像书中的主人公一样,还未进入“黑铁公寓”,不想进入“黑铁公寓”,但最后却不得不进入“黑铁公寓”。抵触、排斥和抗拒并没有用,因为这就是时代的潮流。

王小波一直在用一贯的方式表达着对缺乏个性的时代的不满,在那个时代,真正追求自由与强调个体的人反而被认为是异类。这种不满在当下社会依然有理由存在。万事万物有区别才显得社会丰富多彩,强调统一就意味对人性最本真的东西的压抑。“黑铁公寓”使人变得循规蹈矩,将一些人的棱角磨平,将另一些人的激情耗尽,即使这些人最初都有一些特立独行的愿望,最后也不得不顺应惯有的那一套约定俗成的模式而“安定”地生活。

我们都该尝试做个异类,无视生活原本的设置,活得纯粹真实。倒不是说要如何追求个性与自我,而仅仅做一个独立的人,不被庸常病变的生活消磨了棱角和心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