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章淑祺 > 正文

章淑祺 /

一生追逐,一生热爱

作者:章淑祺发表时间:2019-10-01浏览次数:

一把钥匙,开启了千代子的记忆之门,时光倒流,回溯到16岁的雪地里,救下的那个青年和他给出的约定:“来日再见”。于是千代子开始不停地追逐奔跑,在车站里、在沦陷的中国北方、在马辈上、在自行车上、在凄冷雨夜、在漆黑树林、甚至在荒凉淼茫的月球,她穿着青楼的木屐、穿着樱花和服、穿着笨重的宇航服,从战国时代到幕府时代,从大正时代到昭和时期,她跑过了空间,跑出了时间,前路遥遥,却从未停止脚步,只为一把钥匙封锁的承诺。但是那个青年早已离世,千代子穷尽一生追逐的只是一个幻影,终其一生,只为追寻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到后来,她甚至忘记了那个人的模样,她最终找到的,不过是北海道茫茫雪地上一幅空荡荡的只有背景没有人物的油画,她一生的追求,变成了一个对象缺失、无所指称的空洞的能指。但是她从未后悔,她说:“我真正爱的,是追逐他的旅程。”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初衷早已改变,手段逐渐变成了目的。她扮演过少女、公主、忍者、妓女、科学家,在参演的作品中,她永远是那个不顾一切的女人。追逐使她永远年轻,永远充满生命的活力,就像女配角说的:“我妒忌你的青春,不停地追逐那个男人让你永葆青春。”

故事很精彩,但是讲述故事的手法更精彩。今敏擅长运用虚实交织、时空穿梭的叙事手法,配合淡入淡出、蒙太奇、同位置机位场景转换等剪辑技巧,将现实与虚幻完美地融为一体。在《千年女优》里,叙事与技巧完美融合,嵌套结构和“剧中剧”的设计,让千代子轻易就能穿越时空,而不需任何交代,从而加快并丰富了叙事节奏。今敏用只有动画才能实现的高速剪辑来表现头脑中的画面,他对动画的苛求近乎完美。但是今敏的伟大,不仅仅在于技巧的运用,更在于打动人心的渊源——所有根深蒂固的追寻连同等候,都为爱的定义追加了生平的砝码。

千代子如是,那么立花呢?那个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人。作为男二号,立花默默付出,但是千代子却一直追寻着别的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之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今敏在访谈中承认:被爱的对象不一定也对追求者抱有同样的感情。其实,《千年女优》中追求者与被追求者之间的关系,反映的正是今敏与自己理想中的作品之间的关系。他认为自己一直在追求的完全理想的作品,是他永远无法抓住的东西,这就再一次体现了他对动画的完美苛求。但是有执念的人并不会停止追逐的步伐,无法实现的,只会让自己更加坚定。就像今敏说的:“理想这东西永远是梦里温柔乡。尽管我大概永远无法梦想成真,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不断追寻理想的态度。”

影片的最后,千代子说:“因为我真正爱的,是一直追寻着他的我自己啊!” 这就揭露了“追逐”的真相,悬念被解开,千代子抱有的,并不是对他人的某种热情,实际上她爱的只是自己。也许有人认为千代子太任性太自恋,他们鄙薄这种“自我感动”的状态。但“自我感动”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即使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看见一个背影,但至少追逐的过程是快乐的。这句台词,也正如今敏自己在动画造梦之旅中的追逐。他曾说过,他对很多事情都会很快失去兴趣,但画画是唯一一件怎么做都做不够的事情。他认为千代子的这种感情是凌驾于自私与任性之上的,是一种孤高而严肃的自我肯定。

千代子的追求之路,并不是直线的,而是环形的,她的看似永无止境的追寻,实则是一种轮回——遇见、追、追不到。而在电影结束时,千代子沉睡着闭上眼睛,却以少女的面目飞向太空,今敏用出发代换了死亡,暗示着一种轮回与重生。由平泽进作词的片尾曲中写道:“绽放吧,轮回之莲,让这声音响彻数千年,响尽每一刻”。很多人说莲花的花语是“纯真”,暗喻了千代子的“纯洁”,其实莲花的另一个寓意是“轮回”。“我最喜欢的是满月前的月亮,因为再过14天又会是满月”。这是剧中男主角为数不多的台词中的一句,在某种程度上也暗示了“轮回”这一主题。而对某种执念的热爱便在这种轮回中愈演愈烈,层叠加深。

今敏将《千年女优》的片尾曲选作自己葬礼上播放的曲子,《千年女优》是他用以言志的作品,它代表了自己心中“追寻”的意义——那就是追寻本身。即使那毫无意义,可我还是要追。不是为了得到爱而追逐,而是为了追逐而追逐。追逐使我永远保持前进的动力,保持对生命的热望。一生追逐,一生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