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思嘉 > 正文

朱思嘉 /

长江大桥上坏掉的灯

作者:朱思嘉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樱花三月下汉城

 

三月,在一场期待外的连绵细雨中应着久违好友樱花初绽的邀约,和四百公里外的异城来了场期待外的遇见。

 

对武汉这个城市的向往是在一年前的这个季节开始的,在我面对着高考的无数紧张心情中,我神经大条的母亲独自一人踏上了去武汉的旅程。来自武大的精致樱花书签和透着古朴祥和气息的校舍照片让我对这座学校乃至于整个城市有了一种道不完的情愫。甚至幻想着,如果六月鸿运当头是不是也能入住珞珈山下的那块宝地。

 

可惜像我这样的人的结局通常是现实到无趣的。没有任何意外或者惊喜,我来到现在的城市,也算依山傍水,倒没这许多遗憾,只是心中向往的种子在突然的时刻适时地发了芽,这么看,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确实不是无迹可寻的。

 

抱着一点担忧,某种期待和很多兴奋,没多少准备的,在周五下课就买了最近的一班列车,在对好天气的许愿中驶向了傍晚的汉城。无论是坐在高铁上的我回想一年前迷茫无助的自己,还是当时对一年后的美好愿想,如今看看,都是过分遥远的思绪了。

 

 

樱花初绽,人群满开

 

这个周末虽然还不是正宗的樱花季,包含武汉大学在内的一块已经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市民了。从荒僻的省博一路摇到珞珈山底,在异城又经历拥挤的交通和公车也算是一次很有趣的经历了。我想,公车大概是唯一让人不得不突破亲密距离的场所了,以及武汉没有拉环的公车真是非常棒的设计。

 

车窗外是东湖,不同于家乡西湖的精致小巧,寥寥一片也很是赏心悦目。可惜直到旅行的最后也没能好好游览一次,不过,留下可能不会迎来的下次的遗憾也是旅行的乐趣之一吧。

 

招待的同学带着我一路参观校园,一路走到传闻中的樱花大道。樱花确实是美丽的。那白色的一点点总是不论历史世情,不顾天气客人,妄自地盛开着。唯独和一切热捧的景点名迹一样。在拥挤的人群之上那种一期一会的珍惜感却所剩无几了。但是各异的人群也不失为一道有趣的风景。

 

先前的英语课,老师就大学是否向公众开放在课上做了讨论,我至今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并没什么争议的论题。大学之大,始终在于它的包容。且不说迎接四方来客那种天下的情怀,就是按国有资产也是理应出现在任何一个公民的接触范围里的。或者说我更觉得,被理想和美好的追求浸润着长大的脆弱的青年在遇见世俗和现实后会变得更加坚强,面对了真实才能更加坚定着自己所选择的道路。

 

这么看来,谁又能说繁密的樱花雨会比满开的人群来的更有价值更有趣呢。

 

 

他们确实是相似的

 

朋友把我送出校门后就是我一个人的探索了。心心念念在照片中一见的昙华林,于是盲目地听着导航里不急不缓的播报来到了传闻中的文艺一条街。很适合青年的一条街,但是对于一个并没有太多时间闲逛的短途游客来说,除了拍照也并没有其他什么价值了。沿着街,走走拍拍,并没有花上太多时间就走到了端口,我并没有料想到的是,端口连着的是一片嘈杂还有点脏乱的小摊市场。

 

小心翼翼地穿过一滩滩冒着油光的水渍,果然,我还是在异城街头迷了路,灰蒙蒙的傍晚让这座城市显得古旧而破败,剥落的墙壁,洋溢着上世纪感觉的霓虹灯牌,叫卖的小摊贩子,和地上被风吹着走的白色垃圾。我傻傻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天桥,很难想象这和前一天晚上走过的明丽轻奢的楚河汉街同属同一座城市。空气里交织缠绵的晚饭气味和漂浮在每个角落的喜怒哀乐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加的立体。

 

混进当地人的队伍,在街角看起来并不干净的摊子上买一个热乎的饼子,边走边啃着,充满侵略性的香味和微微灼烧的辣感抚慰了刚刚浮现出来的饥饿感。嘈杂的街道更能让独行人安心似乎成了亘古不变的奇怪现象。

 

我从这个陌生城市的一角走向另一角,从繁华走向平常,终于深信了,每个地方确实是有相似之处的。

 

 

长江大桥上坏掉的灯

 

硬要说的话,好不容易赶到黄鹤楼却刚好遇到关闭时间应该是最尴尬的经历了。于是提前了行程直接踏上长江大桥感受横渡长江的豪迈心情。

 

从钱塘江到湘江到长江,一路傍水而来的我的眼里,这些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当不再是乘车路过,而在大桥中间俯瞰辽阔江面的时候,心中“长江”的认知格外清晰。在壮阔的景观之前,对时间的感知确实会发生偏差的。黑色的巨大的货船极其缓慢地航行着,两岸已经亮起了夜晚的霓虹,晚归的车流延绵不断,后方偶尔响起清脆的铃声,骑着单车的年轻男女说说笑笑从我身边慢慢经过。

 

天地毫无保留地用他的静谧美好保护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很慢很慢的走着,眼前出现一块闪闪烁烁的光斑。抬头,接近尾端的一盏路灯坏了一半的灯泡,正有气无力地一闪一闪。每辆驶过的车,每个从路灯下路过的人,无一例外地用自己创作了光与暗的两幅后现代画作。原来,如果以一种无比闲适的旅人的心情看,所有的错误也可以成为一种情趣。

 

穿过长江后,两只脚已经迈不开步了,小心地避开脚上的水泡,在没什么人的江岸上一晃一晃地继续走着,我像看起来应该是个微醺的叛逆少女,想到也许身边的人会猜测我的故事,却鲜能想到这个正无聊闲逛的女孩来自隔壁的省市,我不禁有点兴奋和得意。

 

比起从江底穿过却只能见到一片漆黑的二号线,我更喜欢这天夜里回旅舍搭乘的地铁,在城市的空中,路过一幢一幢楼,亮与暗无不诉说着动人的故事,看着变的狭窄的街道里可爱的光点,夜晚的城市美好的让我对即将到来的分别异常感伤。

 

 

坐上返程高铁的那一刻,所有难忘的、没什么特别的瞬间永远成了照片里不完全的回忆。从来没有人能再复述出他们的旅程,但是或被遗忘或被改造的记忆依旧能证明着那时的自己是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