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朱思嘉 > 正文

朱思嘉 /

生成的真理与此在之人

作者:朱思嘉发表时间:2019-03-29浏览次数:

 

海德格尔作为存在主义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围绕“生存”在诸多哲学命题上作了自己的阐述,而自由和真理作为一直以来被全人类追求的目标却很少被人共同探讨,在《论真理的本质》的一书中,海德格尔建设性地提出了真理的本质是自由。关于他是如何在一步步地论述中体现了人的活动性和生存的重要性,我希望通过以下几点进行一个简单的小结。

 

 

一、传统真理观:知与物的符合。

 

传统的真理观认为真理的本质是判断与其对象的符合。即把真理定义为知与物的符合,其中既包含了物对知的适合也包括了知对物的适合。

 

1、真理如何可能

 

在中世纪神学对真理的解释中,对象并不是符合知识而是符合基督教信仰,也就是说物对知的适合中的“物”作为上帝的受造物(ens creatum)符合于“知”——上帝之精神中预设的理念(intellectusdivinus)。这样,在保证了知和物同时统一于上帝创世计划中后,我们也就保证了真理的可能性。因此,我们也能得出物(受造物)对知(上帝的符合)的真理保证了知(人类的)对物的适合。作为受造物的创造者的上帝和受造物的存在着的人类自身得到一致,这种根据创世秩序规定的符合的真理被称作协同convenientia,成为了神学对真理的解释。

 

   而当把创世秩序转换成世界理性(Weltvernunft)对一切对象的可计划性的时候,上述论证一样可以被表象出来。但是在真理概念下的不言自明性的阐述下遇到了难题。

 

2、符合的内在可能性

 

符合在形式上至少有“如……那样”(so-wie)的关联结构。这个形式下,我们讨论物与物的符合时似乎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是当我们谈论到陈述与物的符合的时候,如果要同意性质完全不同的陈述和物能守住其本身的本质并在一个维度上是适合的,我们必须要知道陈述什么方面和物一样以及陈述是如何关联到它的对象的。

 

陈述在这里并不如传统认识论所理解的认识活动的结果,而首先是一种存在活动。海德格尔认为这种存在活动是由表象(vor-stellen)进行的。他把这个表象抽离与物成为新的对象,而物仍保持在自己的位置上却呈现为一种敞开状态。物如其所是地显现为对象,而表象通过陈述与物关系(Verhaltnis)的实行接受了这个敞开域然后作为一种行为Verhalten)表现出来。而行为持留于敞开域而总是系于一个可敞开者(Offenbares)。可敞开者就是我们所说的“在场者”(das Anwesende)或者存在者。

 

行为的开放状态(Offenstandigkeit)正是陈述的正确性的保证,因为它能满足存在者适得其所并可言说。只有行为是开放的,行为才能成为“表象”适合“物”的标准。存在者得以向表象性陈述呈现自身,让陈述根据存在者的指令如其所是地言说存在者。由此,陈述是指向存在者的,由此指引着的言说也相应地是正确的(即真实的),被言说的东西也因此是正确的东西。

 

 

二、真理与自由

 

真理和自由往往作为两个不同的但同时被全人类所追求的目标被我们所认知,但是海德格尔在这里将真理和自由一起思考,发现在本源上真理与自由是统一相通的,没有自由就没有充分的、完整的真理。

 

所以海德格尔认为真理的本质是自由。而他所说的自由却并不是人的随心所欲,人不仅不占有自由甚至被自由所占有。在这里,自由被认为是绽出的、解蔽着的此在,也是让存在者存在。同时,这里的让存在也不是消极地对某物放任、疏忽,而是通过自行展开参与到存在者的被解蔽状态中,让存在者成其所是。每个存在者所置身的敞开域被把握为无蔽者,正是由于参与,敞开域的敞开状态即“此”(Da)才是其所是。而无条件的自我敞开就是此在的自由存在:为自身开放自身。

 

而只有在此在(Da-sein)中,人才能实现绽出的生存。这里海德格尔把人解释为历史的人。所以人是以一种活动着的、涌现着的方式在场,并且通过自由给予的和存在者整体间的关联去创建历史。而存在者整体,即“自然”本身是无历史的。由此,我们也可以推导出一个历史性人类的本质被保存于存在者整体之解蔽之中,我们也就通过对自由和真理的本质的深入窥探到了人的本质。

 

 

三、非真理

 

因为真理的本质是自由,所以人在让存在者存在的过程中也可能不让其成为其所是和如何是。作为存在的去蔽状态和无蔽状态,真理不是人的行为结果,而是人天生存在于真理之中。所以非真理既不是判断的不正确性也不是人的无能或疏忽,而是一种真理的对立面,非真理和真理是同属一体的。

 

在这里,海德格尔又进一步把非真理分为作为遮蔽的非真理和作为迷误的非真理。

 

首先,存在者整体的遮蔽状态是根本性的非真理。前面讨论过存在者总是有来历的存在者,因而总是整体中的存在者。自由让存在者作为其自身存在就是把存在者从整体中抢夺出来亦即去蔽出来。但整体本身却拒绝这种去蔽变成了不在场的存在(Un-Wesen)。没有去蔽活动,从而无物出场,整体的这种不出场也可以被视作是让—存在对整体的遮蔽。遮蔽其他存在者,才能解除存在者一切的关联,让其成为无关联的自身存在。而这一切海德格尔认为是由神秘在运作,但是神秘被遗忘成为了“非本质性的”真理的本质来运作。

 

当人在固执地朝向方便可达之物和绽出地背离神秘中来回往复敢向通行之物却错过“神秘”的时候就是“误入歧途”了。而人总是在迷误中彷徨歧途。迷误不等于错误,但是包含了错误,迷误通过使人迷失道路而彻底支配人,但是同时给人绽出的存在以一种可能性:人通过经验迷误自身,并且在次在的神秘那不出差错,人就可能不让自己误入歧途。

 

 

四、小结

 

海德格尔在对真理的本质的追问的过程中,从流俗性的真理出发,认为真理的核心是“符合”。紧接着通过事情(Sache)的真和命题(Satz)的真两个层次讲述了“符合”的双重含义:知对物或知对物的符合。通过借用表象性陈述对符合的内在可能性进行讨论后海德格尔得出了真理的本质是自由。而自由最终又被理解为一种解蔽的过程。通过这种解蔽所显示出来的人的绽出的存在则表现了人的历史性的本质。而海德格尔对非真理的进一步探讨从另一个方面表现了人存在于真理之中。

 

通过对存在者、存在者整体和此在等之间关系的阐述,海德格尔从更深层的生存的层次来重新理解真理和自由。这种理解即表明了真理的非人类学因素上的神圣,也同时让真理在人的绽出生存中有了现实意义。以此证明面对真理,人不可为所欲为也不可无所为,而是要参与到对真理对世界的认知过程中去。

 

我认为,对于海德格尔来说,即使是讨论真理,也不是传统知识论层面对真理的讨论,绕来绕去,他最终还是在讨论生存在此在中的人是如何靠着自己无限绽出的可能性创造历史的来讲述关于生存和世界之间的联系。对于生存在那个时代的海德格尔来说,人或许是向死而生的,但也靠着人的无限的活动在历史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这让人区别于其余一切的存在者,给生命和存在本身赋予了无与伦比的独一无二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