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邱妤婕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此刻的温柔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19-10-23浏览次数:

 

“当你明白无论身处何方做何决定皆有桎梏,才会懂得:不怨不悔,就是自由,也是我们给予自己最初的温柔。”

起初这本书最初吸引我的地方仅仅在书腰上的这一句话。

这本书的书名便叫《此刻的温柔》,遇到这本书的时候,我正处于一个浮躁烦闷的阶段,也许是因为长沙迟迟不肯降下的火热天气,又或许是因为身边的琐事和得到的否定。

当宿舍中央的等灯熄灭,四个女孩都拉上了床帘,把自己关进密闭的四角空间,我会打开在我床头的台灯,开始一天里最后的阅读。

往往只有在这样黑暗和细碎的光明相伴的环境下,我才能够获得片刻无忧的宁静,而往往只有这样的平和才能让我感知陶立夏的文字里的温柔。

记忆中我在高中毕业以后便丧失了对于这些畅销散文集的热爱,也许是出于中文系里对于作家的鄙视链,使得我不愿意承认当初我的书柜上有多少被某些处于鄙视链顶端的人所嗤之以鼻的书籍。

实际上文字是一种极其主观的东西,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抛开文学功底,或许有些人会觉得那些作家的文字无病呻吟贩卖情怀,但总有人会在他们的文字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寻求到灵魂上的共鸣。

陶立夏书中在烟花熄灭时的盛大暗恋,背着大提琴的娜塔丽,喜欢在下雨天洗衣服的人和将就的美食家,都让我感觉这样的温暖好像就在身边。

曾经我很羡慕这些作家能够遇见那么多有趣的人和事,也听人说写作的灵感都是来源于现实的经历,因此我时常会抱怨自己生活的波澜不惊使得我的文字贫瘠,写作的灵感也时常丧失。

后来我明白写作者的工作并不仅仅是将遇到的事情记录,比记录更加重要的是升华和发现。写作就好比一棵树开花,对于路过的人来说,含苞、盛放、凋零,花期不过十几天的事,但对于树来说,这个过程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了。种子发芽,枝干成长,经历过许多个日出日落和雨雪风霜之后,他才能长得枝繁叶茂并于某个春天开花。写作便是将那个很久以前发生的故事,经过漫长的酝酿和组织语言才能成为大众所知道的故事,而那些灵感缺失的日子就像是种子埋在土里暗无天日的时光,这都是写作的一部分。

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从她的书里开始学会了如何去感知生活的温柔,并用文字将她表达。

譬如在长沙极为短暂的秋天里,上完两堂有些乏味古代汉语课,在公交站旁边的糕点店买了自己喜欢的蛋黄酥当做午餐。回到宿舍将牛奶倒进粉红色的猫爪杯,打开最近在追的综艺节目,疲倦了便倒在床上午休,抱着最好的朋友送的玩偶。

闹钟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收拾完东西便从容地去文学院上这一周地最后一堂文学批评课。撑开带有小草莓印花地太阳伞,在宿舍楼下地奶茶店买了一杯名为玻璃球的水果茶,葡萄味的饮料在太阳底下泛着紫色的光,一颗颗葡萄像极了剔透的玻璃球。

下午三点半,去文学院的公交车上人并不多,秋天带些温暖意味的太阳透过车窗照在每一个人身上,灰尘在阳光里肆意飞扬。车子上的电台在放刘若英的《后来》,主持人问大家,是否还能够记得自己18岁的时候最喜欢的那个人。18岁的时候喜欢的人大概就像今天的天气吧,温暖而不炙热,照耀在我的身上,让我在他眼中也能够闪闪发光。

文学批评是一周中我最期待的课,小潘老师和我们讲述他在武当山遇到的灵异事件和夜晚独自前往森林的神秘之旅。下课后独自前往食堂,走出文学院,夕阳正盛,红墙青瓦的老旧教学楼像浸在暮色里,微风吹过,是桂花的清香,我暂且称它为秋天的味道。

记得亦舒曾今在书中还写到:“过了十八岁,谁还会为一朵云一阵风一支玫瑰絮语而笑。”实际上不管年龄怎么变换,我们都需要用一颗足够诚恳的心去体会生活给我们带来的一切细微的美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很多时候,生活的温柔,就在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