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城中客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19-08-13浏览次数: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身边的所有事情变得异常敏感 ,无论是微博热搜上网友们正在激烈讨论的热点事件,还是我行走在路上忽而吸引我注意力的现象。我总试图去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关这些充盈城市和城市里行色匆匆的人们。

高中的时候很喜欢读韩寒,觉得他的文字总是一阵见血,不管是之于人性还是之于这个社会。记忆最深的是他翻译电影《怦然心动》里的一句话:“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芒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千万种,浮云莫去求。”

月初在深圳旅行期间对这样一句话似乎,有了一些更深刻的感触。

在每天出门例行的一小时公交上我不会选择玩手机或者睡觉,我习惯望着车窗外,看车子经过的每一个地方看,路过我视线的形形色色的人。

开往机场东的M313路公车会经过大片大片的工业区,我总看到许多穿着各色工衣的工人或骑着共享电动车或踏着匆忙的步伐奔走在街道。

我突然想起曾在知乎上看到过的一个问题:在工厂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有一位答主说他当时去工厂打工是因为学历不够,那些工厂的工作简单机械并不需要用脑也不需要学历,招聘上说包吃包住最低工资也有4000一个月。去了之后发现工厂里没有空调,大夏天就算有风扇扇出来的风也是热风,最低工资说是4000其实最高也就6000,怎么爬也爬不出这个社会的底层。

家乡是个小县城很多知识水平不高的亲戚都纷纷南下打工,不得不说广州深圳那大片的工业区确实是廉价劳动力的天堂却也是一个人的深渊,几乎所有人都会在在三点一线没有目标日复一日的庸碌生活中渐渐麻木。

几年前曾经在深圳的一个超市打工,和同一个工位的阿姨相谈甚欢。她是个很乐观的人,若是单纯的接触根本想不到她竟然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邀请我到她家里坐坐,她的家在离超市不远的一个拐角处的出租屋,一楼阴暗潮湿,即使是白天房间也显得暗无天日。他的哥哥和她住在一起,我们到家时他正躺在床上,手机屏幕发着微弱的光。房间的地上堆放着许多杂物,很少有落脚的地方。她让我坐到电脑桌前的凳子上,热情地把电脑打开给我玩,而那台电脑的键盘甚至看不清一个字母。她和我聊天时说她做过很多工作,在食品厂电子厂服装厂超市都待过,无论怎么跳槽都有走不出这个圈,工资也总在两三千浮动,一个人还要抚养两个孩子。

她告诉我,千万不要放弃读书,千万不要在那些工厂里庸碌一生。

在中国,“打工仔”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群体,八九十年代的农村便有人大批大批的人涌入沿海地区成为那个城市的一部分,却始终无法融入那冰冷的都市。

郭敬明曾经在书中将上海比喻成一个巨大的机械怪物,吞噬理想和志气。就算你已经遍体鳞伤,这个巨大的怪物也不会在意你半分,继续繁荣,继续车水马龙。

赵丽宏的《厚朴》中写道“城市里的很多人都长得像蚂蚁,巨大的脑袋装着一个个庞大的梦想,用和这个梦想不匹配的瘦小身躯扛着,到处奔走在一个个尝试里。”在这些机械运转没有温度的城中,梦想是否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