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悠然见南山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19-08-06浏览次数:

      

      

       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菊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
       回望茫茫史海,我能看见他。厌静倦凡尘俗世,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行走于无车马喧嚣的青石巷陌,乐命巾车,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采菊于东篱之下,悠悠然去逢见南山,终日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之书以消忧,室虽陋却诗酒作乐好不快活。
       穿过这千年风雨,我能看见他。曾听人说:“与其高官厚禄,车尘马足,不如行扁舟,赏垂柳,笑想看人生,一世风流。”俯仰一世,观红如尘,涉江川,攀峻岭,驾长车,享浮生偷闲,演万千悲秋。浮浮沉沉总不可免,凡尘叨扰却也躲不过,问世间又有几人能放下这高官厚禄,而隐于田园,行扁舟,赏垂柳?若有那人定非陶渊明莫属。
       回窥青史,多少文人墨客因官场之不得志而满腹惆怅却终是希望能够得以重用。如李白、如苏轼,宦海沉浮了一世,不幸终不能得偿所愿。佛说:“三千繁华,弹指一挥间,百年过后,终不过一捧黄沙”。陶渊自知不愿以心为形役而后又惆怅独悲,所以悟以往之不谏,归去来兮。不似李白苏轼般执着,却又有种别样的洒脱。
       世人之于陶渊明总存有许多争论,或说其消极避世,或说其淡泊名利,固穷守节。但陶渊明究竟又是如何一人呢?
       依我看来,他正如他所爱的菊,淡泊而高雅,是庸脂俗粉中的一股清流,是闲杂人世间的一抹宁静。能于田园,守一茅屋,种一篱菊,铺一石路,晨钟暮钟,诗酒作乐,好不惬意。若是陷于宦海,人生又能有几回去感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喜悦,遇“木欣欣向荣,泉涓涓而始流”之好景呢?
     “山河不及你眉眼,远方不抵我想家”。随风漂泊的大久,总会回想江南故居,烟雨中它的身姿又是如何的曼妙。多想温一壶美酒,接待四方宾客,伴梅花开落的季节,长眠于故居,一生无悔,这是对人生的升华,而不是消极的避世。

       人生就应该是这样,顺着自己想要,浅浅淡淡,斟却别有的滋味,怀良辰以孤往,或耕植而耘籽。这正是陶渊明想要的人生。或许你愿高官厚禄,车尘马足,而陶渊明只愿闻鸡犬相鸣,悠然见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