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邱妤婕 > 正文

邱妤婕 /

二月随记

作者:邱妤婕发表时间:2019-05-28浏览次数:

 

散文

 

大概是从大年初三开始大半张中国地图就一直被阴雨笼罩,淅淅沥沥没有休止的雨带给人们的除了阳台上像蜘蛛网一样密布的湿衣服,更多的是持续性的心情阴郁。

 

因为寒冷而僵硬得不能动弹的手指,让人行动愈发不便的厚重的棉衣,肆意在人群中传播的流感,这些都在以往给了我太多太多不喜欢冬天的理由。今年二月这样不停歇的雨让我更加不喜欢这样的冬天,滴滴答答的雨声甚至成了每天睡前的催眠曲和醒来的闹铃。对于我,冬天就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懒惰以至毫无计划,在难以言说的一种混沌和清醒之中度过时日。

 

我是一个情绪极度容易被影响的人,一部黑色幽默的电影,不好的天气,被雨水打湿的裤腿,别人无意的一句嘲讽,都能够影响我一天甚至一星期的情绪。而冬天加上这无休止的阴雨天气,就像是一团糟的生活加上充满了抑郁的心情,情绪时刻处于爆发的边缘。

 

然而间断性的情绪低落周期,就如同嗓子发炎,头痛脑热一样是必须要忍受的。忍耐时,我喜欢沉默。情绪低落不振时的我活像一只刺猬,我拒绝和任何人进行任何形式的交谈。那种情绪像一头野兽,试图把人吞噬,一种压抑的委屈和深深的匮乏充斥大脑。忍耐这种感觉确如忍耐疾病般,忍耐不时来袭的阴暗感觉。每次来袭都会让人感受到软弱,这种软弱也提醒我,这每一次的承担都是一次举重的过程,越来越能理解这世界上发生的曾经以为不可理喻也无法接受的事。

 

庆山说:“心之艰难,是跟自己做斗争。”

 

我习惯在情绪失控的时候读庆山的文字,她文字里所蕴含的纯净和力量似乎能让我暂时忘却这被雨水浸湿的城市。少年手中的鸢尾花,夏天的午后,白色的棉布裙子,总能让我把现实的阴郁关进黑屋子。或者,我会学着她写些文字排遣无处释放的阴郁心绪,用文字将所有不好的记忆逐一打包搁置,把他们扔入体内悄无声息的骨血之中,扔入一刻也不停止变动的流水之中。没有比写作更理性的排解情绪的方式了吧,我想。

 

从文字中抽离,雨滴拍打雨棚的声音变得清晰可闻。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服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没有什么比汤汤水水地面条更能在寒冬雨夜更加熨帖肠胃。我开始思考一些东西,有关生活。或许对于我这样过于敏感的性格,柴米油盐的平淡会好过舟车劳顿和波澜起伏。

 

我想要让自己成为我真心喜欢的样子,而不是别人想看到的样子或者生活逼迫我成为的样子。有的时候,我所做的坚持在大多数人看来是在浪费时间,我所渴望的未来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一事无成,我却愈发觉得重要。这样的我看起来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可这确是真实。

 

因为我总以为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各自的生活意义,不是对不对,而是值不值。

 

我走到窗边,小镇的夜晚漆黑,雨依然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