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燕 > 正文

王燕 /

余生

作者:王燕发表时间:2019-09-13浏览次数:


(一)苦喊

已是盛夏,山里的野鸟躁动不安;风瑟起,布谷们争先踏风而行。任夏牵着余冬的手,走在这条静谧的山路上,感触着烈日中冰的温度。

“于冬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的手像冰一样寒冷?”

“因为总有一个人帮我抵御寒冷啊!”于冬朝任夏挤了挤眉眼。

“以后万一我不在你身边了呢?”任夏追问道。

“你敢!”说着说着两姐妹便打闹了起来,窸窸窣窣间,一阵谈话声传来。她俩敏锐地停止了谈话。

“左边那个叫什么名字?”…

“余冬!”

于冬反射般地回过头去。

是她的一群同学,还有一个陌生微胖的男子,他刚好触到了于冬的视线。尽管是烈日炎炎,于冬都不觉得打了个颤,好冷,他是谁?冬天来了吧?

 

(二)淡茶

和任夏匆匆分别后,余冬躺回了自己的小窝当中

青春期的敏感是谁都有的,对于这个陌生男子的来历,余冬多多少少有些疑惑,但疑惑便也只有疑惑罢了。

小躺之后,她很快就忘了这个不寻常的经历。

随手打开了微信,一个好友申请。备注是:余冬,你的名字让我尝到了淡茶的氤氲。

于冬断定对方认识自己,便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嗨,我是周升,是你隔壁班的学长,今天见过,很高兴认识你。

 

(三)烈焰

我喜欢你,就像我喜欢烈日里的冰块一样。

周升喜欢余冬很久了,他像烈焰;但余冬从来都是一块冰。一块经烈火焚蚀,滴水不融的冰。她是个求上进的好学生,是让爸爸贴心的小棉袄,况且她从来不喜欢周升。

“最近天气变冷了,注意身体多加衣服。”

“晚上别熬夜,早些睡。”

“有什么委屈别憋在心里,我很愿意听。”

余冬身处离异家庭,她随父亲。为了她的前途,父亲外出打拼,每月为她及生活费。她被奶奶一手带大,没有享受很多的温情,而敏感也是这个家庭带给她的个性。周升偶尔的几句关心,竟让她深深记在了脑海里。

 

(四)涩雨

 

白驹过隙。快一年了呢。五月,细雨绵绵。

“我答应你”余冬对屏幕那头敲出这几个字。

不久之前,余冬曾说:下辈子他俩才有可能。周升说那我现在跳下河好了,下辈子很快就到了。余冬心软了,他的一字一句都牵动着她的心弦。

“天都哭了”余冬舔了舔嘴角苦涩的雨滴,她有很多时候都信命。在这个时刻,这场大雨,就是老天给的结局吧。

(五)冷夏

这年夏天,格外寒冷。

周升毕业了,他去考试这天下午。余冬站在教学楼三楼从涌动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他同往常一般放荡不羁,但他的头不曾回过一下。

余冬心头一颤,她似乎在冥冥之中预知了他们的结局。

“要等我。”余冬看了看周升的留言。

“等你什么?”余冬在这头冷笑。

“等我娶你。”余生本该像往常一般,感动得稀里哗啦,但她看了看他此时的定位,已经上了高速,他要去远方,何来等不等一说。

 

(六)流连

 

余冬的奶奶早就对她失去了信任,自从有男生上门找她以后。期末,她识相的交出来手机,考完后她换了卡,去到爸爸工作的地方。对于这场回忆,余冬也不想再提了。

任夏发过来两个文件,说是有人给余冬的。余冬没有多想,安装了app。有很多很多唯美的文字,那些让余冬感动的一点一滴。一个软件,周升在网吧蹲了十三天,送给她的七夕礼物。

回忆越是深刻,越是让人流连。

她拭去了眼角的泪,删去了一切的一切。

 

(七)空城

 

我为你跨越千山万水,最终寻到的却是一座空城。

余冬在南方,这个黑夜比白天绚烂的城市,周升死皮赖脸地向任夏问到了这里的地址。他在你手边四百米,人潮拥挤,他看不见你,你要见他吗?任夏敲了敲键盘。

余冬没有回复,匆匆下了线。逃离了这个地方。

二十天的旅程,她回了家,答应奶奶要调整状态好好学习。

余冬在那座城,去过海边,爬过高山,用自然之景抚平内心的疼痛。

 

(八)初夏

 

是断了一切的联系。

余冬最后一次输上周升的账号,登上了他的微信。

女朋友一号安安,女朋友二号小雪。

他是个爱情杀手,在这个战场上,余冬的心被他杀得片甲不留。

余冬是真的哭了,累了。她沉沉地睡了。

良久。

余冬拉开窗帘,外面阳光依旧。光线照进,像母亲对一个初生婴儿的爱抚一般拂过余冬稚嫩的脸颊。

任夏,夏天了。阳光甚好。

(九)余生

 

今生辗转千百回,只为余生的感情不那么卑微。

余冬成长了,周升离开了。只是周升在余冬心底留下的痕迹,怕是用尽余生也抚平不了的。

“若有余生,我放弃余生;若时光重回,我果敢地让你去到下辈子。”

余冬过了漫长漫长的冬天。

她拨通了任夏的号码,邀她见面。她俩又来到了从前那条山路上。

又是盛夏,山里的野鸟躁动不安。风瑟起,白鸽们争先破风而行。一路静谧,也不见当年苦喊的主人。

余生。

我用余生来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