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燕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燕 > 正文

王燕 /

我要苟且不要远方

作者:王燕发表时间:2019-09-06浏览次数:

 


高晓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有人说,生活的苟且是指困于红尘世俗追逐眼前的利益,而诗与远方则是指心中崇高的理想。显然,不拘泥于眼前的苟且,执着追求理想,已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声音。而就文学层面来说,依我管见,我宁要苟且,也不要远方。

读者定会质疑我的发声。诚然,这个论断似乎是没有格局、眼界狭小的。可细细想来,它又未尝不是文人首要的自保方式。我也终究渐渐明白到,导师在第一堂课所说 “活着便好”是何意味。遥想文学史,有太多我们所深爱的文人,为了捍卫自己关于诗与远方的理想,放弃了生活的苟且,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我时常在想,这样是否值得。从屈原开始,迫于局势,一腔的爱国豪情无处安放。写就《离骚》,香草美人就象征着他的诗远方。楚国沦陷,屈原放弃眼前苟且,投汨罗江而去。从此,便有许多文人相继效仿,为表忠心,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屈原是高贵的,正是因为如此,他不能够接受任何的东西玷污他的高洁。被俘,是耻辱;所以他选择死,即便死,也要选择最干净的方式,让躯体归于江河。这是一种名族气节,因为我们很多人,是无法做到如许勇敢而决绝的。但设想,如果屈原没有选择投江呢?暂时放下忠君与高洁,或隐姓埋名作一渔夫,用笔下文章汇集更多的有志之士;或逃匿于他国,运用自己的军事谋略,为楚报国仇。也许屈原不再以高洁而千古流芳,可那样甘于苟且,是否也是有价值的一种选择?

后世的古文人,改朝换代之际,都选择“以死报君王”。每一位文人的逝去,都是文学的一大损失;捍卫理想的同时,却无法奋起反抗来改变时局。放弃了眼前的苟且,某种程度上,不也放弃了自己的诗与远方吗?理想未曾继续,后世却也不再知道他们的名字与模样。

再看看那些已经离开的名人作家,对世人来说又是多么遗憾。多喜欢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多喜欢海子的“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砍柴周游世界”,多喜欢三毛的“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当那些我们无比深爱的诗人词人作家一个一个地离开,或为了捍卫理想,或为了祭奠诗意的过去,我们只能痛心着。诗与远方,在生命面前要显得多么渺小。际遇多么可怕,生活多么难熬,暂时甘于生活的苟且好好活着,为什么一切不能再有希望?又怎么知道前路渺茫,没有诗与远方?

我爱着他们的品格,同时又惧怕着他们的选择。我宁愿卑微地活着,成为芸芸众生里平凡的一人;也不愿为理想而死去,又或者为此困顿不堪。毕竟我们没有高贵的出生,不必一份誓死捍卫的情怀。“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遥马亡。”诗与远方固然重要,享受生活也未尝不可。坚持自己内心所向,更重要的是,在生活的苟且中快乐地活着。更多时候,我要苟且,不要远方。

何止文学如此,世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