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奕静 > 正文

陈奕静 /

清明无雨

作者:陈奕静发表时间:2019-04-29浏览次数:

 

从高中到大学,没有几次清明节是回到了老家。今年的清明与往日不同,没有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没有应景的瓢泼大雨。艳阳高照,仿佛在告诉我们:不必担心。 

儿时,我对清明节这个概念还没有特别深刻的记忆;高中时是因为学业繁忙,没有时间前往家乡探亲。到了大学,才有了所谓的探亲之说法。走在乡间的田埂上,听着楚楚的蝉鸣声,抬头望去,是冲我眨巴着眼睛的星星;眺往远处的公路,时不时驶过来一辆汽车。家家灯火通明,但环顾四周,几乎看不到几个行走的行人,只有远处的狗在狂吠着。长大了总不像小时候对任何事情有无尽的乐趣,有的只是尊亲重道的心境。走过水泥路,踩着黄土地。先是看过了爷爷,然后去看了早逝的姑姑。祈福、上香、鞭炮,例行的程序依次走过。我不由地感慨,岁月多么无情,夺去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而我们却又无能为力。“人死后真的能投胎转世吗?在人世间走过一趟最后却什么都没有留下,这样值得吗?”但转念一想,有他们才会有我们,他们的存在必然是有价值的。当然,这也是许多哲学家没有探讨出来的问题,我也只能自我安慰。

被蝉鸣声包围着的我,是孤独的。儿时,不会是我一个人站在这田埂中间,姐姐们必定都会陪在我两侧。可谁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随着姑姑的离世,一个表姐几乎同我们断了往来;另一个表姐则同我们隔了一个太平洋——在遥远的美国求学,就连过年也见不上一面。看着远处楼房前嬉闹玩耍的小孩们,我着实羡慕,想到自己小时候也是如此般开心,就觉得现在生活多么无趣。随着老一辈的离世、随着我们逐渐长大而有了自己的生活,彼此之间的距离真的会越拉越远吗?除了伴侣,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陪你度过余生。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表兄弟们,最多只能伴你度过一部分岁月。一想到此,鼻子发酸。在这一部分时间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陪他们。我感恩他们给予我生命,我感恩他们给予我爱与关怀。

在“亲爱的客栈”中,刘涛提到外婆留下了怀念的泪水,沈月也哭了:“我一年只能和外公外婆见一次面,如果说他们还能活三十年,那我也只能见他们三十次了。”看到这里时,我的心情也是复杂的。从我高中毕业、迈入大学开始,“从此故乡再无春秋,只剩冬夏”。我们和父母在时空距离上渐行渐远。都说父母是伟大的,果不其然,他们不是为了将你锁住留在身边,而是希望你飞的更高,走的更远。我在怀念亲人的同时,也感慨于父母的无私伟大。

 

散文

清明假期转瞬即逝,唯感慨久留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