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唐小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小婷 > 正文

唐小婷 /

临安之灵

作者:唐小婷发表时间:2019-09-17浏览次数:

五月的杭州,就连不经意的穿堂风都自有一股灵气。

我去过同样沉淀着岁月的北京,可它肩负着庄重失掉了青春的俏皮;我去过同样粉饰过繁华的上海,可他装点了太多霓虹缺少山水的点缀;我去过同样自在悠闲的广州,可他更重视舌尖的旅行缺少人文的雅趣。而五月的杭州,一切都刚刚好,她安详地在钱塘江畔,像极了千年前倚门回首的顽皮女孩。

杭州的灵在于山也秀美,树也苍劲,水也柔滑。百年大树,我见的不算少,长沙的劳动西路旁的枫,上游中路直插云霄的松,雅礼校内的樟。但一座城市几乎被大树环绕,杭州市第一座。骑车沿着下坡滑行,抬头便是满眼的葱茏。在光的映衬下,蓝天被染成了一片绿。在来杭城前,西湖,不过是是旅游手册上夸夸其谈的符号。但当西湖真正出现在眼前,才知道她的美可以容纳一切不着边际的夸耀。那是湖畔旁荡漾的金柳,盛着晶莹的绿荷,是远处时隐时现的古刹,是傍着晚钟归巢的水鸟。在转角处少有人迹的树林,就连飘在水上的落叶都是对湖水温柔的抚摸。

杭州的灵还在于路边悠哉游哉的生灵,像西湖旁喜欢上蹿下跳的松鼠,已经习惯了在游客面前招摇;懒洋洋地趴在树干晒着杭州久违的太阳。或是在水面上浮着的鸳鸯,像个呆瓜一般一动不动,忽然“倏——”地窜进水里,留下一层层涟漪。还有灵隐寺门前小溪里扑腾着四肢的乌龟,可能佛前慈悲,对周围肥大的红锦鲤丝毫不曾在意。

没有文人的雅趣,杭州会少很多乐趣。这些闲不下来,肚里又一箩筐墨水的文青们把杭州着实把玩一番。他们估计也是爱极了杭城的树,这才有了盆栽的诞生,发端于宋朝的杭派盆栽不似“川派”喜高干,那曲折的枝干和小巧的身形一看便知是江南的风韵。胡雪原故居则是另一种韵味。位于皇城脚旁,这小小精致的园林时刻透露着他富庶的过去与高贵的身份。迷宫般蜿蜒曲折的地下走廊、精心打磨的法琅彩玻璃、古朴低调的厅堂、精巧的戏台,这是属于杭州的高贵与奢华,这是对美的分毫必较。就连寺里高僧也是精妙的很。凡山水诗意处,必见古刹。湛黄的寺墙只道是与头顶的蓝天融为一体,周遭的的绿影只道是通向慈悲的唯一道路。

现在的杭城则同样富有创见。若博尔赫斯的天堂在图书馆,那么杭州的天堂则走在自行车道上。恰到好处的宽度、清晰的标识、延坡而下移步换景,真是杭州对宜居的最佳诠释。智能科技同样给古城注入了新的活力。

我一直在想,评判一座城市好的标准是什么?是一路高歌的GDP?是高楼大厦的鳞次栉比?到了杭州,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城市最好得有那么点灵气。换句话说,他得对美有所追求,对自然有所依凭,对历史有所敬畏,对未来有所期待。千城一面,使我们迷失在钢筋森林里,但始终不能忘记的是,城市对于人与自然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