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小婷 > 正文

唐小婷 /

凤凰,凤凰

作者:唐小婷发表时间:2019-09-17浏览次数:

如果你是开车前往,那么穿过七千米的雪峰山隧道不久,凤凰便到了你的脚下。

我寻思这是一个除了住房有仿古的意图外,和其他南方小县城没有太大差别的地方。沿着起伏不断的盘山隧道,穿过满是小商品、副食店的街道穿过路上响着刺耳喇叭的摩托,终于在预定的更像招待所的沿江酒店安顿下来。

凤凰城起先是沿河建立,后来才不断向外发展,导致老城紧紧的被新城包裹着,到了沱江边才算到了古城。

只是,所谓古城更像是混着沙子、水、石灰的水泥,或是新年后外婆将所有剩菜一锅煮了的大乱炖。当然,古城冠冕堂皇的架子还是得有,河岸边两排木质吊脚楼和横跨江面的风雨桥,将这里装点的有模有样,足够游客们在朋友圈里炫耀一番。

沿着河岸走两边的商铺出乎意料的一致:贩卖姜糖,木锤酥的特产店;以血粑鸭为名号的菜馆;挂着祺袍汉服的服装店;人坐在门口抽烟的银器店……满街的凤凰特产占据了古城的半壁江山,街边挑着担子卖民族纺织品的小贩占了另一半。一路走着,把天走黑,把灯走亮。突然感觉凤凰被翻转过来。水在天上,夜在脚下,星星长在树上。河对岸似乎传来了歌声,仔细辨认后,确定不是阿哥阿妹的情歌。节奏随着水波振动,原来是《醉赤壁》,再仔细一听,还有西边酒吧传来的《董小姐》。行走在沱江边上,我却感觉自己来到了解放西。与解放西唯一不同的是,这里还贩卖情怀。酒瓶被店员艺术地堆放在角落;门旁摆着三两盆枯萎的花;有些窗台上还放上几个布娃娃,我有意的避开某些怀旧的街道,才发现凡霓虹笼罩处,皆是民谣。

第二天清晨跟着大巴到了苗寨。久在樊笼里突然感受到一份远离世俗的宁静,自然有一种轻轻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的的爽快感。但我终究是一种了凤凰。我所期待的隐藏在青山绿水间的是“飞鸟相与还”与“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真实质朴,这些竟然也成了如同对边城的幻想,被沱江水卷地丝毫不剩。这些苗寨居民穿着他们的民族服饰,用对唱的方式迎接我们,我们被引入一个老宅参观又被带到一片空地,小伙穿着背心卖力的表演吃炭,乔装打扮的老丈人用抢亲的方式招上门女婿……我和其他凑热闹的观众一样,爬上墙找个最佳位置观看。但直到坐上大巴还城,我仍没有丝毫轻松自在的感觉。

这样的凤凰,仿佛是饭店门口招揽生意的店员,用力的讨好只为客官您留步上去歇个脚。它如此拼命地投其所好,以期展现一个古城的真实原貌。但正因如此,它才一步步走向扭曲,失掉了它原本的纯真。为了展示它最真实的一面,它假得彻头彻尾,在表面的繁华下,它死的悄无声息。
那凤凰还有真实可言吗?我想是有的,但不在虚张声势的吊脚楼上;不在博人眼球的当地特产里;更不是酒吧传来的诗与远方。那是长满了青苔的水车、被水打磨的跳桥、河岸边妇人的打衣声、邻水人家炒腊肉的熏香……

那是瞭望台上转身无意间听见的群山回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