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唐小婷 > 正文

唐小婷 /

春天的战斗

作者:唐小婷发表时间:2019-09-12浏览次数:

战斗是在春分的凌晨拉开序幕,从闪电撕开黑夜、雷鸣掷地有声的那一刻开始;从电子炸破云层的皮肤、雨点倾泻而出开始。拂提杨柳、春风露华的美梦已经阵亡,战鼓鸣号劈开这均等的白天与黑夜。

那前不久还在天上乖乖呆着的太阳,似乎和过去的恋情一样,只在记忆的深处留下她那温和柔美的光辉和再也触及不到的背影。开着满天星的草丛、晒着被子的房屋顶、躺在蓝天怀里的白云,一切她逗留过的地方都失去了,她的踪迹。那古樟下的阴凉、那积着露水的油光满面的草地、那从湿漉粘腻的红壤中蠕动出的蚯蚓,不过是别人口中的吸引孩童的童话罢了。也别忘了月光下燥热的风、风中漂浮的木兰香和心爱女生微微摆动的裙边,那不过是时间对你耳语的最美丽的谎言罢了。这个最大的谎言家轻而易举地带你去到风筝飞扬的那个午后、那藏着情侣绵长的吻的树林、那泛着咸腥味的江畔,让你陷入一个美好春天的蜜罐,这个由粉红色泡泡堆积起来的春天只能住进明媚的少女,眉眼泛着星星的情侣,嘴里含着蜜的昆虫小兽、柔弱的花与鲜嫩的果儿。

而你的眼睛尽可以放肆嘲笑大脑的异想天开。我们总是活在自己创造的缤纷里而不愿正视此时此刻自己正经历的真实。

眼下的春天与你的幻想也好,过去的记忆也罢,实属南辕北辙,令你大失所望。风,将你所有甜蜜的幻想刮走,从天边登陆、沿着湖面涌来,推你的手臂、掀你的脚、抽打你每一寸裸露的肌肤。你这才敢承认,所谓春天,原来是一场战斗。那昔日安静的躺在樟柳怀抱里的桃子湖,已然变成了可以容纳尼斯湖水怪的鬼湖,他每一次狰狞的抽搐都暗示着新一轮狂风的登陆。不论是细嫩的柳,还是粗壮的樟都在战斗中誓死抵抗。被折断的树枝,被一股脑卷走的枯败的叶,都被卷进湖里,被拍在岸边腐烂黑的泥土上,溅起不知名的白色泡沫。而那些被惊起的鸟群、被吹翻了的鸭子,被吓得腾出湖面的鱼,则不小心成为了这场战斗中的难民。彼时,在高楼被晃的“嘎吱嘎吱”叫的玻璃上还挂着雨滴的尸体,远方的摩托报警声成了他们丧礼唯一的哀乐。

不管怎么说,战斗已经打到了眼前,抵抗是唯一的选择,这是生命的本能。就连平时只会臭美的山茶、桃花都开始了斗争。她们挥舞着那纤弱的花瓣企图劝阻风的狂暴,在强力的威逼中,用最后一瓣粉红的柔弱去鞭笞惊魂的雨。这些平时弱不禁风的小家伙们,这时却似乎拥有了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时的勇气与斗志,不惧中亚细斯库提亚的高山、不畏潘多拉的宝盒与鹫鹰。她们知道,她们生命的全部重量不在于忸怩的摆拍,而在于与命运抵抗时不屈的生动姿态。甜蜜的幻想无用,唯生存永恒。

而有战斗就必定有损伤。那些金钟罩铁布衫的假设随着幻想一同破灭掉。命运从来只会挥想方设法扼住你的咽喉,在你每一个求而不得的叹息里、在你每一个念而不见的沉思里,以眼泪、以悸动来提醒你生命的真实。那在空中被随意左右的花瓣、那躺在湖边苟延残喘的枯叶,那些你生命中的残花败叶,必定应承受不了战斗的残忍而从你身上剥离,但只有在这样的磨练下新的信念才能成长。

你瞧,路边的木兰花落了,树枝上长出了新芽